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70章毒药
    容五深吸一口气,震惊的看了封凌一眼,“你真的决定要杀死魔虫吗?”

    “是的,决定了。我不能让容绒一直处在生命危险当中,就这么办吧。”封凌低下头,双手握着容绒白皙的素手,声音低沉到了极点。

    容五张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劝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去了城里的药材库,开始挑选药材,准备炼制能够杀死魔虫的毒药,这种毒药他绝对不能失手,一点要保证绝对能将魔虫杀死,不留一点后患。

    他一点一点的取着药材,心却在一点一点的沉入谷底。

    “唉——为什么我们凤族都这么倒霉呢?老祖是这样,容绒也这样……”他摇头叹气的收拾好药材,端到了炼药室。

    容火火刚好在这里炼药,见到容五赶忙行礼,“见过凤王,凤王你要炼药啊?你这是……要炼制毒药?”

    “你别管,回去好好照顾容绒。”容五挥挥衣袖,很烦躁的赶火火离开。他本来心情就糟透了,听到容火火说毒药两个字就更烦了。

    火火见他这样,不敢多问,赶紧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对。

    凤王可是很少炼制毒药的,可凤王手里拿的都是些什么药材啊,一个个都剧毒无比,他这是要毒死谁啊?

    该不会……

    火火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目前需要用毒药来除掉的就只有容绒身上的魔虫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会这么快就要动手了吧?公主要是知道该怎么办啊……”

    她愁眉苦脸的回到城主府,此时容绒还在昏睡中,封凌一直陪伴在床边。

    她干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老老实实的照顾起容绒。

    魔虫休眠下来了,容绒很快就恢复了,第二天就醒过来了,只是脸色还是十分难看,脸白的像鬼一样。

    封凌心疼的用手指轻轻摩擦着她的脸颊,“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容绒动动身体,给自己检查了一下,“你们又把魔虫给冻住了吗?这次应该会持续久一点吧?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之前就是疼的,现在不疼,立刻就好了,你不用太担心。”

    听到容绒说是疼的,封凌反而更加忧心忡忡。

    想起容绒化成原型时那么小小的一只,窝在她的怀里,那么可爱弱小的样子。

    她其实很怕疼,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很疼吧?”封凌拉住她的手,捂在手心里,沉声说道。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还好。”

    被疼的晕过去,怎么会还好?这么死撑着都是为了宝宝。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体,她知道如果现在除掉魔虫会出现什么后果。

    封凌忍不住了,“容绒,凤王说可以杀死这只魔虫……”

    “不用!”容绒没等他说完就立刻果断的拒绝。

    封凌抬眼注视着她,看着她眼里明亮而坚定的光芒,动动嘴唇,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果然知道,她什么都清楚。

    封凌松开了手,从火火那里拿来几瓶灵药,打开来,一一倒出,“先不说这么多了,把这些药吃了。”

    容绒瞧着封凌手里一大把的灵药,脸不由自主的青了,“要吃这么多灵药吗?”

    “当然,你不但灵力空虚,魂力还失控了。因为魔虫的原因,我把自己的灵力灌注到了你的体内,应该还残留了至少两成。如果不好好调理,你的灵力会彻底混乱。”封凌肃然的盯着容绒,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一定要亲眼看着她把灵药全部吃下去。

    容绒只好委屈的靠在他身上,把这些灵药全部都给吞了下去。

    她嚼糖豆一样,嚼着一堆灵药,面皮直抽,“这些灵药也太苦了,谁炼制的?”

    “凤王炼制的。”

    “容五叔啊,他真是完美的继承了我老爹的炼药特点,难吃死了。”容绒埋怨的嘟嘴。他老爹炼制的灵药如果不特意调味的话,味道能和刷锅水有的一拼。

    “对了,我之后是不是每天都要服用这些灵药,来保证灵力的平衡啊?这魔虫好像对灵力的变化很敏锐啊……凌?”

    封凌听着她的抱怨,却在走神。

    听到容绒的呼喊之后,突然低下头猛然吻住了她。

    容绒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到了,想要推开封凌,可封凌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压在容绒身上,霸道的吻住她,缠.绵着迟迟不肯松开。

    “好、好了。”容绒喘着气,摸着自己被咬破的嘴唇,无语的瞧着封凌,“你今天怎么了?是想我了吗?”

    封凌眼里的火焰渐渐消散下去,手指温柔的拂过容绒的嘴角,苏得让容绒浑身一颤的低音攥紧她的耳朵里:“容绒,你要相信,无论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害你。”

    容绒不明所以,呆滞点点头,“我相信啊。我一直都相信。”

    封凌笑了,“你相信就好。”

    容火火在窗外听到了这句话,不由的一脸忧愁,她现在相信封凌是真的准备不顾孩子将魔虫毒死了。

    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容绒?如果不说,等公主孩子没有了,她一定会伤心的。

    可是说了……说了又能怎么办?还能解决目前的难题不成?

    火火纠结了好几天,最终还是一直没有说。

    直到三天后,容五拿着一瓶灵药找到她,“你将这里面的灵药放进容绒的茶水里,让她喝下去。”

    容火火瞬间毛骨悚然,“凤王,你只是要害容绒吗?”

    “胡说!容绒是我们族的公主,我怎么会害她?我保护她都来不及呢?她的情况你也已经清楚了,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会这么做吗?”容五语重心长的拍拍火火的肩膀,示意她赶紧去。

    火火纠结的握着药瓶,“可是你至少应该和公主说一声吧,至少要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吧!”

    “你在说什么傻话?这种事情告诉她以后,她还会答应吗?她绝对会拒绝!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毒杀魔虫就根本不可能了,不要小看一个炼药大宗师对毒药的敏锐程度。”容五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将她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