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8章情绪和天气一样
    得到封凌的安慰,容绒安心了很多,可是心里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眼泪莫名其妙啪啪的往下掉。

    “你说我爹是不是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所以不敢告诉我,他是不是被萧天权给抓了……”

    封凌一脸愕然的望着说哭就哭的容绒,张张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容绒很少在他面前哭,就算哭也是很克制的,这样眼泪如泄闸的洪水一样还从来没见过。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

    迟疑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不会的,你爹的实力,谁能伤得了他?萧天权也不行。”

    容绒抽了一下鼻子,眼泪立刻不掉了。忽闪着还挂着泪珠的睫毛,眼巴巴的瞅着封凌,“你说的有道理……那他为什么不理我?他之前说他去找娘亲了……所以他是找到了娘亲,不要我了?”

    她说着又难过起来,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样把脸埋进封凌的怀里。

    封凌:“……”

    封凌绞尽脑汁的想说点什么,但他还没想出来,容绒突然不哭了,擦着眼泪,喘了口气,“我感觉好多了。你说的对,老爹的本事,用不着我来操心。”

    她说着又平心静气的继续折腾起灵魂碎片了。

    封凌无语的从房间退了出来,去了书房。子参和越云横正在那里等着他,他离开绝地城这么些天,有一堆绝地城的事务在等着他处理。

    如今的绝地城已经是一座真正规模巨大的城池了。

    除了五万士兵之外,还有他们的家眷居住在城池里,商业以及教授修炼的学院也已经渐渐的发展起来。

    天境统领也终于超过五十人了,但和萧天权的圣皇朝不同,他们的天境统领可都是实打实的自己提升上来的,不像圣皇朝有一大半都是用药物堆上来的。

    只可惜封王级的人数还是太少。

    封凌忙完这些事务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当他再去找容绒的时候,就很郁闷的被容绒给轰了出来。

    “没看到我正在忙吗?这需要很专注,完全集中注意力的,你这个时候跑来打扰我做什么?要是我弄错了怎么办?”容绒一个河东狮吼把封凌给推到了门外。

    封凌呆呆的望着门,一脸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容绒把他赶出来了!他的魅力什么时候下降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法吸引容绒的目光了。

    虽然知道容绒是在为了他两个哥哥的复活大业做准备,但他还是很委屈好吗。

    这一幕刚好被子虚看到,子虚努力的捂着嘴巴,还是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公子,你也有今天!我还以为你早就吃定了夫人呢,原来也还没搞定啊。”

    封凌黑着脸,阴森森的盯着他,“不想办法帮我把她哄好,你就去圣皇城探查情报去吧。”

    子虚顿时耷拉下脑袋,上司的笑话果然不好看。

    他也不知道容绒为什么生气,只能找了子参商量,给封凌出了主意,让他做点好吃的去哄哄容绒。

    “这就是你们的建议?每次都是这一招,被识破了怎么办?”封凌皱眉。

    “公子,这你就不懂了。重复没关系,重要的是管用!”子虚一副过来的人的模样,拿着封凌给他解释。

    封凌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去厨房做了容绒爱吃的烤肉,然而这一次却不管用了。

    不但没哄好,还把容绒给惹哭了。

    “你现在才想起来给我做吃的,你都好久没有给我做,你一定是不爱我了,你为了宝宝才做的对不对……”

    容绒哭哭啼啼的将烤肉吃光了以后,封凌还是被赶了出来。

    子参和子虚无语的站在门口,对上封凌投过来杀气腾腾的眼神,慌忙拼命的摇头:“这可不管我么的事,公子。夫人现在这情况恐怕不是哄哄的问题了,她的情绪明显不对。”

    一会暴躁的要死,一会又多愁善感,还时不时的抽风,幼稚的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胡搅蛮缠。

    封凌只好去找了容五。

    容五听说了以后乐的哈哈大笑,“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容绒不会有这种情况呢,还是让你给碰上了。”

    封凌一头黑线,“你早知道她会出现这种情况?”

    “对啊,这是正常现象。孕妇怀孕的时候情绪都会不稳定,不过兔族尤为特别。她们本身就是以灵魂为重的种族,延续下一代的时候,她们的灵魂也会发生变化。灵魂的力量和特性会有很大一部分延续给下一代,这导致她们的情绪会很不稳定,有时候看起来就像没脑子的在胡言乱语一样。”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封凌想起他这几天每次都碰巧撞上容绒情绪不好的时候,他就一肚子火气。

    容五感觉到封凌阴森森的冷意,连忙收掉脸上的幸灾乐祸的笑意,无比真诚的给封凌倒了一杯茶,“我这不是没想起来吗?照你这么说,容绒这几天的情绪变化比天气还快,恐怕是刚刚才出现,之后会正常一点,你最近就少去接近她就好了。”

    封凌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不许看她?万一魔虫出现变化怎么办?我可不放心。”

    说起魔虫,容五的神色也黯然下来,“你真的已经决定好要动手了吗?不如我们再看看,实在不行了再说。”

    封凌端起茶杯,望着杯中漂浮不定的茶叶,默默的握紧了杯子,“拖延到后期,真的没有关系吗?”

    容五犹疑了一会,“后期孩子已经成型,那个时候才除掉魔虫,连同孩子也会一起消失,到时候容绒恐怕会更伤心。不过不到最后关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永远都是有希望的。”

    希望……

    封凌咀嚼着这两个字,仰头喝下一杯茶水。

    这两个字对他来说曾经是无比陌生、遥不可及,他对未来的希望都是容绒带给他的,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份希望破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的依赖容绒。

    他只想看着她平安无事,和他安安稳稳的度过今后的日子。

    日月星辰,山河湖海,天地万物,都比不上容绒的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