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7章我爹去哪了
    容绒头晕脑胀的仰面躺在了床上,容火火抱怨道:“公主,你的伤才刚刚好,不要这么劳累。”

    容绒揉着自己的脑袋,“我哪知道灵魂碎片会这么复杂,辨认一下都要费这么大劲,我还看了没多久,魂力都已经耗光了!”

    七万道魂力,只是查看几百个灵魂碎片就耗光了,可想而知检查灵魂碎片是一件多么耗费精力的事情。

    容绒觉得这一天之后,她的魂海都比以前要浑厚多了,搞不好等她检查完这些灵魂碎片,她迟迟没有增长的魂力都能提升一步。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

    容火火却只是心疼,“公主,要是累了,你就休息休息,你别忘了,你还有宝……”

    她话说到一半,想起之前封凌打算放弃孩子的话,硬是将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出生,万一出了点什么事,现在提起越多,公主以后只会越伤心。

    容绒没有听出她话里迟疑,满不在乎的说:“无妨,我的宝宝很健康的,正在良好发育中,我消耗魂力又不会伤到他。”

    容火火:“……”

    容绒服下了几颗丹药,休息了一会又继续开始辨认。

    封凌的身影从远处缓缓而来,安静的在她的身后落下,看着她聚精会神的样子,忍不住看过去,“你在做什么?”

    “啊!你吓死我了?回来了怎么不出声?”容绒捂着自己被吓得碰碰跳的小心脏,幽怨的瞪了封凌一眼。

    封凌觉得很无辜,“明明是你太专心了。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来偷袭你,肯定百分百成功。”

    “绝地城早就已经整肃了好几遍了,怎么也不可能再有杀手混进来。”容绒撇撇嘴,摆弄着手里的瓷瓶。

    封凌看到她小心分开的灵魂碎片,神色微微一震,一股暖流从心底油然而生,呆了一会,情不自禁的从身后抱住了容绒。

    复活两个哥哥一直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甚至在过去很长一段日子里,都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件事。

    但是他可以用自己的血肉来恢复哥哥的肉身,却没有办法修复他们的灵魂。对于将灵魂碎片复原,他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他一直没有行动。

    但是容绒帮他做了,做了他想做但迟迟不敢做的事。

    容绒感受到封凌温热却深沉的气息,以为他担心,连忙回过头安慰他:“别担心,我很有分寸的,绝对不会损伤哥哥的灵魂,我一定有把握了才会的开始融合……”

    “我知道。”封凌闷闷的回答一声。

    他有什么不放心的?容绒做事从来都很细心,对他的事更是一定也不马虎,可是他却保不住他们的孩子。

    想到孩子,封凌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又黯然下来。

    他想要去找木合来为容绒看看,但联系了安排在圣皇城的人马之后却得知,圣朝学院发生巨变之后,木合就失踪了。整个圣皇朝都找不到他。

    他似乎是进了皇宫,至今都还没有出来。早知道当初离开圣皇城之前真的应该回去找木合,直接将他掳回绝地城。

    圣皇城的气氛最近也有些诡异,全中原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圣皇城中却没什么反应,各大妖族的王者和长老似乎都安静下来了。

    封凌不觉这是他们私下里和萧天权达成了什么协议,这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别人不说,就说单猛和司空,他们两人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们应该是在等什么。

    容绒发觉封凌好像跑神了,伸手在封凌眼前晃了晃,“凌,你没事吧?”

    封凌猛然惊醒,有些尴尬的握住容绒的手,“没事,我刚才去绝地城外看了一下,萧玉枫已经带着军队离开了,对绝地城的封锁已经彻底解除了。”

    “这不是好事吗?你怎么还是心事重重的?”

    “……”他们跑的太快了,我想抓个人问问圣皇城的情况都找不到。

    容绒见封凌不回答,也不再多问,松开手,继续专注的分辨灵魂碎片,“没有了封锁,我们购买灵药就不会受限制了。我们从圣朝学院带回来的灵石足够去药宗买很多灵药了……对了,还有起死回魂丹!我们需要起死回魂丹!”

    容绒突然想起想要复活两条黑龙,还需要两颗圣药起死回魂丹。9品圣药她还炼制不出来,必须找她爹。

    “我爹最近在干嘛?”容绒立刻问封凌。

    封凌被问得一愣,他还真是不知道容帝现在在哪里。他的这位岳父大人自从离开了绝地城之后就不知所踪,传音玉简更是形同虚设,只有他主动传回来,别人传音过去没有一点回应。

    容绒也想起她爹的坏毛病,但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拿出当初她爹送给她的传音玉简,传了消息过去。

    好歹这也是他送的,而且送的时候说了,让她有事可以联系他,总不能是一句空话吧?

    然而,消息传过去好半天,一点回应都没有。

    就在容绒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时候,玉简发回来一道消息:我在圣皇城,别来,别回。

    容绒发呆的了好一会,疑惑的看向封凌:“他什么意思?让我别去找他,也别再回消息了吗?”

    封凌眼底涌起一丝晦暗不明的冷意。

    岳父现在居然也在圣皇城!听他的语气,似乎发生了一些很严重的事情。

    联想起如今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圣皇城,恐怕私底下的暗潮汹涌已经开始了,容帝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本来以容帝的实力,封凌不至于替他担心,但是萧天权现在很大可能和魔尊梵天在一起,而且是一个伤已经好的差不多的魔尊梵天,如果碰上他们两联手……

    “岳父恐怕在做他自己的事,我们暂说不要打扰他了。”封凌垂下眼眸,掩去眼里的担忧,假装很轻松的安慰容绒。

    容绒却嘟起嘴,趴到他的胸口上:“你是安慰我吧,我总觉的老爹这句话说得好严厉,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和我说话。”

    “也许是事情比较紧急,他来不及说太多话。乖,别多想。”封凌抬手摸着容绒的头顶,宠溺的揉乱了她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