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4章怎么把这条虫子给弄死
    封凌带着容绒终于安全的回到了绝地城里,迎接他们的却一群人的黑脸。

    “你们还知道回来?怎么不干脆在外面闹个天翻地覆再回来?居然瞒着我们偷跑出去!”容五吹胡子瞪眼,瞧着躺在床上的容绒,一张脸黑的不成样子,头顶上真的要冒烟了一般。

    容绒委屈的努努嘴,“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

    “你还好意思说!”容五气的差点没跳起来,指着容绒半天说不出话来。

    越云横抱着胳膊,倚在一旁,笑眯眯的瞅着封凌,“你带着容绒闹得天翻地覆也就算了,把她弄得一身伤算怎么回事?她可还怀着你的宝宝呢。你就不怕这么折腾,孩子会出什么事?”

    “就是啊,公子,还连累了绝地城被人攻打围困,这件事你们也要负责。”子虚也笑眯眯的调侃。

    这下轮到封凌黑脸了,充满杀意的朝着两人瞪了一眼,“闭嘴!我的孩子能出什么事?至于绝地城,你们不是在吗?连这点小事都管不了,还要你们做什么?”

    两人立刻闭上嘴巴,假装什么也没说过,眼神带着笑意的瞟向了子参。

    子参唉声叹气,讪讪的笑道:“公子,那木清死了这件事,也算是小事吧?我可不可以自己处理?”

    “木清死了?”封凌还没什么反应,容绒却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你给我躺下!”容五没好气的又把她给按了回去,捏着她的手腕,仔细的诊脉。

    容绒只好老实的躺着,眼神却还是止不住的望向子参,继续追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死的?”

    “就在你们两离开没多久,怎么死的……我还没搞清楚。”子参十分惭愧的说。

    封凌撇了他一眼,“我把人交给你审问,你却连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子参露出很尴尬的笑容,但很快严肃起来,“我对她的审问还没开始,她就死了,身上没有伤口,也不是自杀。”

    “照你的说法就只可能是灵魂的问题了。”容绒想起了木合说的话。

    他当时那么笃定木清会死,是不是他知道木清的灵魂有问题,被人做过手脚?

    会是谁?木合自己做的吗?

    木合对萧天权再怎么忠诚也不至于亲手杀了自己的族人以免泄密吧?

    而且从种种情况来看,木合对自己的族人虽然没有那么重视,但对萧天权其实也不像表面那么忠诚,他似乎一直在隐藏什么。

    “容绒,容绒!我问你话呢,你在想什么?!”容五心累的吼道。容绒回过神来,一脸无辜的表情,“啊?什么事?”

    容五彻底无语,心疼的瞅着她,“你就别想这么乱七八糟的事了,先想想你自己吧。魔虫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东西,跑到你身上去了!”

    这有什么?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看容五的模样,似乎这魔虫比她想象还要糟糕,容绒不由的紧张起来,“不会伤害到宝宝吧?”

    听到容绒首先想到的是肚子里的宝宝,容五莫名有种心酸的感觉,咆哮起来,“我又不是魔族,我怎么会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你吼什么?

    容绒摸摸耳朵,“反正只要把虫子给弄死,就一切好说,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我记得凤族的传承里对魔虫没有什么记载。”

    “凤族的传承里是没有,但是妖族学院的传承里有,我还记得一点。不过也都是一些不确定的推测,也不知道行不行。”容五叹口气,“不过总归是要试一试的。

    他扫了一眼围在房间里的众人,“你们也别围在这里了,我要给容绒治疗,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众人点点头,立刻一哄而散,只剩下封凌一个人还留在房间里。

    “你还在这里干嘛,出去等着。”

    “我的妻子在这里,我留下来帮忙。”封凌理直气壮,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给容五。

    他之前就奇怪只是一个司双、几个天境,容绒怎么可能会逃不掉,还伤的这么重,现在他才明白是魔虫的缘故。

    关于魔虫,他知道的可不比容绒和容五少,他甚至亲眼见过魔虫。

    不亲自留下来看着容绒,他不放心。

    看到封凌如此坚持,容五也只好同意了,“那行,你先把容绒的衣服都脱了吧。”

    “……”封凌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一头黑线的盯着容五,“要是我不在这……”

    “那就她自己脱。”容五从容淡定的捋着胡子,“我去准备药浴,你们快一点。”

    他说完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封凌来到床边,容绒早已经缩进被子里不露头,发出闷闷的声音:“我自己脱就好……你不要看。”

    “你还受伤在,我来吧,反正早就看过了。”封凌微微勾起唇角,把容绒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容绒红着脸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封凌目不斜视的脱掉了她的衣服,裹着被子,把她泡进了药浴里。

    容绒在滚烫的汤药里泡着,烟雾缭绕的热气弥漫在整个房间,让她有种想要被蒸熟了的感觉。

    “五叔,这样真的可以杀死魔虫吗?”容绒很怀疑的问。

    容五在屏风后面抓耳挠腮的查阅着典籍,“应该没错,听说可以烫死魔虫。”

    “……”不会魔虫没死,我先被烫死吧?

    容绒的脸颊红扑扑的,越来越困,险些滑进浴池中。

    封凌眼疾手快的伸手把她捞了上来,查看了一下她的脉搏,微微皱眉:“这种汤药似乎没用。”

    “是吗?那再加一点别的试试。”

    一个时辰之后。

    封凌:“好像还是没用。”

    “我刚刚炼制了一颗可以毒死魔虫的灵药,可以加进药浴里试试。”

    “你确定对容绒没伤害吗?”

    “当然确定,容绒是我们族的公主好吗?我对她的安全比你还要重视!”

    放进去之后。

    “容绒怎么变成紫色的了?”

    容五干笑:“这大概是灵药的副作用……”

    容绒:“我觉得还好,没中毒,但是魔虫好像也没有中毒。”

    治疗了一整天之后,完全没效果。

    封凌将已经困得睡着的容绒从浴池里捞了出来,抱了回去。她的灵力、魂力都十分空虚,之前还受了很重的伤,还没有恢复过来。

    封凌望着她沉睡的模样,眼里溢出一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