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3章我欠你一个人情
    世人只知道皇级是天底下最高的境界,但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同是皇级也是有高低强弱之分。

    封凌能一剑重创梵念儿,不单是因为梵念儿刚刚晋升魔尊,境界不稳,最主要的是梵念儿只是踏入皇级的境界,而封凌早已经到了皇级的第二个阶段。

    从千年前算起,整个大陆上的皇级加起来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他们都很清楚,所谓皇级其实不过是通往神境的一个过程罢了。真正的神境可以不老不死,不伤不灭,与天地同寿,万物合一。

    传说就算整个大陆毁灭,神境也不会死。以往传说中的那些神境早已经离开了整片大陆,不知道去哪里遨游去了。

    这是所有人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萧天权和魔尊梵天这些年来处心积虑谋划的原因。

    然而踏入皇级,也仅仅只是踏入神境的门槛。

    不老不死,不伤不灭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成神的奥秘早已经在漫长的历史中淹没了。萧天权和梵天修炼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勉强修炼到不老这一步。

    但封凌却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因为诅咒不死不灭,只不过他一直借助外力,没能将自身修炼到这一步,他的实力也只是和萧天权不相上下。

    “他的灵魂修复之后,果然大不一样了。这段时间,他进步的太快了。”萧天权对封凌的突破感到了一丝恐惧。

    封凌彻底修炼成了不死不灭,实力就会立刻凌驾他们之上,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梵天忧心忡忡的冷哼一声,“这还不都要怪你……”

    听到梵天又要埋怨,萧天权恼羞成怒的立刻打断他:“你够了!这话你已经说了几十遍了,有什么用?事情已经这样了,于其埋怨我不如赶紧想想办法。”

    你自己犯的错还不让别人说了?

    梵天不屑的撇撇嘴,“还能怎么办,只能先把容帝干掉,顺便将那些碍事的家伙统统一网打尽!这次的计划一旦成功,祭祀给我精血就足够让我修成不死之躯。到时候我们两联手足以对付封凌。”

    萧天权有些不放心的瞧着他,“你确定是我们两联手?”

    “不然呢?我一个人最多和他打个平手,想要彻底灭掉封凌和他的势力,还是要靠你和你的圣皇朝。当年我帮你瞒天过海,骗了全天下的人,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梵天阴森森的冷笑。

    “哼,什么帮我,是帮你自己吧。等到封凌消失,下一个消失该不会就是我了吧?”萧天权死死的盯着梵天,突然道:“你必须契约起誓,我才放心!”

    梵天神色阴沉下来,契约起誓一旦毁约,就算不死也会重伤,甚至这辈子都无法复原。

    “你就这么不放心?”梵天很不高兴的问。

    “呵,换做是你,你会放心吗?要是成功之后,你过河拆桥,这个天下还不立马就成你的了,我还有立足之地吗?”

    “好吧。”梵天沉闷的点点头。

    立誓就立誓,反正以后的事谁知道?等到除掉了容帝和封凌,到时候一个萧天权也没什么威胁了。

    他果断的和萧天权定下了契约,立下了誓言。

    ……

    绝地城附近的风暴还在继续,风暴中萧绝等人被狂风冲击的七零八落,脚下灌注了大量的灵力才好不容易勉强稳住步伐,但是眼前已经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了。

    云危一见,知道机会来了,立刻翻出一件厚实的斗篷将容绒从头到尾都裹个严实,将她抱起来,盯着强势的风暴朝着绝地城的方向而去。

    “你要带我去哪?”容绒窝在斗篷里,感觉到了震动,知道云危抱着她离开了。但被斗篷盖住了脸,她完全看不到方向。

    “别说话,我送你回去。”云危喘着气回答道,灵力流转全身,在周围化作无数流光抵挡着扑面而来的风暴。

    容绒一愣,她虽然绞尽脑汁的想要说服云危放她走,但是云危真的要送她回去了,她心里又有些担忧,“你就这么放了我,怎么向萧玉枫交代?”

    “没人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云危不以为然的说。

    萧绝知道……容绒在心里暗暗嘀咕,却没有说出来。

    连天境都难以抵抗的风暴终于渐渐衰弱了下来,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云危的身前。

    封凌看到云危怀里的容绒,眼神一变,立刻焦急的将她接了过去。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看她没有大碍,一颗心才放下来,看向云危,“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给你。”

    封凌说完,抱着容绒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云危叫住了他,“可不可以把火火留下,就当你还我的人情。”

    封凌看了一眼容绒,容绒眨巴一下无辜的大眼睛,缩回了脑袋。

    封凌摇摇头,拒绝了云危,“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容火火不是物品,也不是我的手下,她有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去干涉她。你的人情,下次再还。”

    他抱紧容绒,身形一闪,很快从云危眼前消失了。

    云危有些失落的站在原地,“自己的决定吗?她决定离开我?我就这么让她讨厌……”

    风暴减弱,萧绝这边也立刻发现云危和容绒不见了,立刻带人追过去,只看到云危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风沙漫天的荒原上。

    “云危,容绒呢?你不是说要将她交给大皇子的吗?”萧绝劈头盖脸的质问。

    云危抬起黯淡无光的眸子,漫不经心的道:“你看不见吗?她跑掉了。”

    “她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跑掉?一定是你放走她的!”

    “碰到了封凌,不放还能怎么办?”云危破罐子破摔,懒得和萧绝争辩,推开他径直往回走去。

    “你……”萧绝气急败坏的指着他的背影怒吼:“云危,你敢放走容绒,你还是封凌的人对不对?我一定会禀报大皇子和皇子妃,治你的罪!”

    云危头也没回,没能找回容火火,让他十分沮丧,对于萧绝所说的一切他都懒得去想,也不想去应付了。

    他突然觉得好累,自从他成了萧天权的统领之后,他一直都很累。回想起来,他最轻松的时光居然还是在封府,和子虚、子参在一起,和火火在一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