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60章杀生园
    萧玉枫浑身发冷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像木头一样呆住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父皇所说的独有秘密会突然变成黑龙族的东西。如果封凌在说谎。又怎么可能知道锁天阵的漏洞?

    要知道锁天大阵无比坚固复杂。如果找不出漏洞就算是皇级也难以破解。

    难道真的是他父皇在骗他?锁天阵真的是黑龙族的?被他们萧家据为己有?

    “殿下。小心!”云危慌忙拉起呆滞的萧玉枫猛然向后退。毁灭的风暴汹涌而来。吹得他们连眼睛都睁不开。

    众人拼命的替萧玉枫阻挡扑面而来的余波。被逼得连连后退。不由的心生惧意。

    这是皇级的实力。是曾经的妖帝。他们来对付他真的不是送菜来了?

    如果封凌还被困在结界里他们还有机会。可是现在他已经脱困了。还留下就是送死啊!

    “殿下。我们撤退吧?”众人眼巴巴的瞅着萧玉枫。低声劝说道。

    萧玉枫恼怒的甩开云危。“滚开!我不相信!我父皇是中原雄主。一族领袖。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小人之事。封凌。你敢污蔑我父皇。我不会放过你!”

    他翻手拿出一幅奇异的水墨画卷。画中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团锦簇。宛若一个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画面栩栩如生。闪着美丽的流光。一展开就给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萧玉枫冲进风暴之中。扬手将画卷扔了出去。

    小小的画卷在风中飞扬。渐渐放大。巨大的画卷铺天盖地。遮蔽了天空和太阳。硬生生的压下余波。不断的延伸出去。

    封凌的身形此刻已经在百里开外了。他跟着金文宇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这个漏洞将结界破掉。

    如今锁天阵已经没有了威胁。他也不想久留。刚才没由来的一股心慌让他一直觉得有些不安。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找容绒。

    然而天空上一道黑压压的阴影却泰山压顶的降临下来。

    “什么?”封凌微微蹙眉。有些吃惊。

    他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居然还被追上。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眼前一晃。再清晰的时候已经身在一片奇幻的花园之中。

    绿荫草地。万花点缀。精致小巧的楼阁林立在他的眼前。悦耳的鸟鸣声不绝于耳。他仿佛瞬间就从刚刚追杀争斗中来到了一片宁静安详的世界。

    放眼望去。园子无边无际。看不到界限。

    封凌傲立高空。被湛蓝的天空所包裹。找不到任何出路。

    幻觉?

    封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种可能。抽出黑色的宝剑。朝着天空一剑劈出。

    霸道的剑气划出万丈光芒。从花园中央划过。却如同空气一样缓缓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封凌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灵力在这里居然没用。伤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

    灵力不行。那毁灭之力呢?

    封凌再次扬起宝剑。朝着远处的一座阁楼劈了出去。只听轰的一声。毁灭的力量从楼阁中穿透过去。再次消失。

    只有微微颤动的大地昭示着封凌刚才的那一剑并不是虚幻。

    封凌沉默下来。来到那座漂亮的楼阁旁边。伸手抚摸。

    涂着红漆的立柱摸起来十分光滑。雕刻的花纹很是精致。摸上去是如此真实。根本不像虚幻的存在。可它确实是假的。

    这让封凌想到了一个不太好的猜测:“杀生园。”

    “不错。就是杀生园。你还挺见多识广的。既然知道杀生园。就该知道。你出不去了!”萧玉枫恶狠狠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四面八方的回音在封凌的耳边。宛若天神的审判。

    萧玉枫带着众人站在高处。遥望着地上铺盖方圆百里的画卷中。封凌挥出宝剑。企图离开。

    他的剑气冲到了画卷之外。挥洒天际。却没有让画卷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果然是好宝贝。连皇级都破不掉!”

    “有了这个。还怕什么封凌。他肯定逃不出来了。”

    各大统领立刻眉开眼笑。一通夸赞。

    萧玉枫展开桃花扇。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淡淡的警告众人。“不要掉以轻心。虽说杀生园是幻境和真实结合的法宝。能围困皇级。但封凌的实力不可小觑。你们在这里看着。本皇子现在去找寻他的同伙。”

    “是。”众人赶忙点头。

    云危这个时候收到了手下的传音。告诉他容火火跑了的消息。

    联系到萧玉枫所说的同伙。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很难看。慌忙上前劝阻萧玉枫:“殿下。我知道你要找谁。还是我带人去找。黑龙族的领地范围这么大。你一个人要找到什么时候?等我有了消息再通知你。”

    萧玉枫不悦的皱眉。很不想同意。云危靠近他耳边。低声道:“殿下。杀生园可是只有你能操控。你不能离开。”

    萧玉枫脸色微黑。忿忿的收起折扇。“好吧。云危。你去。如果找到了立刻通知我。”

    “遵命。”云危孤身一人立刻回到了战船。

    一上船就找到了那个给他传音的手下。焦急的询问:“怎么回事?说清楚。她怎么会不见了?”

    手下被他这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吓了一跳。白着脸道:“火火姑娘似乎是用凤凰火将战船的防护给破了。”

    “不可能!她的灵力被我封印了。哪来的凤凰火?”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好像看到了萧绝统领在附近。”

    萧绝?萧绝那个废物会干什么……不对。他最近好像和司双走的挺近。

    “萧绝现在在做什么?”云危沉吟了一会问道。

    “他刚刚调了不少人手。不知道干嘛去了。”

    “……”云危眼神一变。问清楚了萧绝离开的方向。便追着萧绝而去了。

    容绒隐藏的地方。萧绝带着人正努力寻找着容绒的踪迹。

    “报。这边没有。”

    “报。这边也没有。”

    “禀报统领。附近都搜遍了。没有发现痕迹。”

    萧绝黑着脸。火冒三丈的破口大骂。“一群蠢货!皇子妃说了。她受了重伤。就在这里。怎么可能没有痕迹?你们都认真找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