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58章魔虫
    司双傲立空中,眼里没有一点愧疚,只是充满恨意的举起宝剑,指着容绒,“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你逼的!”

    她冷笑着朝着容绒飘然而来,“你知道吗,不管我做什么,他心里想的永远都是你,想最想要的还是得到你,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他不知道,我也可以!”

    她周身的空间开始寸寸碎裂,朝着远处扩散开来,所有触及到的生灵全部被绞杀。

    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般,嚣张的大笑,带着破碎空间力量的剑朝着容绒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

    “只有杀了你,我才能真正得到他,所以对不起了容绒。要怪就怪你不该去勾搭他!”

    容绒眼瞳一缩,心里暗骂。

    封凌都没有给她造成情敌,倒是萧玉枫莫名其妙的给她惹上了一个麻烦。这一剑的威力已经接近天境最顶尖的范畴了,接不下来真的会挂在这里!

    她一把将容火火收进了九凤珠里,狂暴的魂力充斥而出,弑神之矛穿透虚空直刺司双的灵魂。

    撕裂空间的剑气和斩杀灵魂的弑神之矛同时交错,爆发出恐怖的力量,横扫整个村庄。

    围在容绒身旁的村民霎那间死了个精光,司双咳着血,被震飞了老远。

    她拖过来挡在她身前的一个天境鬼刹卫却死于非命。

    “找人替死,你命真大。”容绒冷笑着嘲讽,情况也不比司双好多少,九凤珠拼命的修复着她血肉模糊的身子。

    空间之力果然很可怕,险些就将她半截身子都绞得粉碎,幸好她的弑神之矛先一步到了。

    司双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我知道你厉害,怎么可能不用点方法呢?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放容火火回来和你相见?”

    容绒脸色骤变,“你什么意思?”

    “都给我上!”司双没再解释,愤怒的发号施令,剩下两名天境鬼刹卫立刻冲向容绒。

    剩下的村民们却被村长给拦住了,“这种事也是我们能掺和的?到底是谁把这件事告诉了圣皇朝的人?这不是找死吗?”

    “我们也只是想要为村子做些事,有了圣皇朝的保护,我们才能过得更好啊,村长。”

    田村长叹口气:“没可能了。他们并不值得信任。”

    容绒面对两名天境,愤怒咬着牙,再次爆发出魂力,可一股剧烈的疼痛忽然传遍她的全身,让她眼前一片花白,头痛的仿佛要炸裂开来一样。

    疼!怎么回事?我中毒了?

    她没能将魂力释放出去,鬼刹卫的一刀却已经劈在了她的身上,天境的力量完全轰出,只听轰的一声,容绒周身闪着紫色的雷光摔出老远,四肢都几乎断裂。

    鬼刹卫连连后退,被雷电震退老远,浑身焦黑一片。

    容绒在清醒的一瞬间将雷电化作铠甲护在了身上,可即使这样还是再次重伤。

    九凤珠的修复已经快要跟着不上了,她直接震碎了九凤珠里大批的天星木,瞬间修复好自己最深的伤口,吃力的爬了起来。

    她可以确定她不是中毒,如果容火火身上有毒,她堂堂一个炼药师,不可能没有发现。

    可是如果不是毒,那会是什么?

    容绒来不及多想,起身就逃。

    “还有力气反抗?”司双冷然,举起宝剑立刻追上。

    容绒身上再次剧痛起来,让她无法凝聚魂力。眼看鬼刹卫到了,容绒丢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大球。

    毛毛突然出现让两人措手不及,瞬间被无数触手包围,伤势过重的一个鬼刹卫被毛毛当场吞噬,另一个也被彻底缠住。

    “又是这只雪兽,他救了你很多次了吧?可惜这次他救不了你了。”司双冷眼瞥过毛毛,轻易的冲破了毛毛的阻拦,直奔容绒。

    容绒嘴唇发白,连灵力都快要无法调动了。

    “哎呀呀,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灵盛在九凤珠发出呐喊,从里面跑了出来,打量着容绒的身体。

    “我也不知道。我凝聚不了魂力了……”容绒有气无力的跑着,连凤舞也施展不出来。

    灵盛忽然神色严肃起来,死死的盯着她的肚子,“你有麻烦了,你有大麻烦了!你身上跑进去一只魔虫!”

    已经疼的要昏过去的容绒听到魔虫两个字猛然惊醒过来。

    魔虫是传说中魔族的虫子,会钻入他人体内吸食灵力,导致剧痛。魔族喜欢将吸饱了灵力的魔虫取出来吞噬,可以迅速的为他们增加灵力。

    可是后来因为魔虫不听话,非常难以控制,慢慢的被放弃了。

    如今魔虫这种东西在魔域也很少出现了。不知道司双从哪里弄到了一只。

    “她居然用魔虫来对付我!为了杀我,她居然用了魔族的东西!”容绒震惊的呆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这会是她认识的那个司双。

    “你就别吃惊了!那个女人快过来了!”灵盛气急败坏的大吼。

    容绒回过神来,黯然垂眸:“现在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唔……你现在凝聚不了魂力,但我可以。把你的魂力释放出来,交给我。”灵盛想了想,迅速的想到了一个方案。

    容绒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立刻将魂力尽力的释放出来。

    两万道魂力铺天盖地爆发出来,恐怖的力量如大海一样弥漫在天地之间。

    灵盛吓了一跳,“好庞大的力量!你好歹先和我说一声,这也太突然了。”

    这时,司双已经到了。

    灵盛二话不说,立刻调动逸散的魂力,拼命的凝聚起来,朝着司双狠狠的轰过去。

    司双根本就没有看见几乎透明的灵盛,她此刻眼里就只有几乎半昏迷的容绒,她之下立刻一剑刺过去,了结她的生命。

    “容绒,你安心去吧。你死了,我就能和萧玉枫好好的生活了!”司双露出了嫁给萧玉枫一来最舒心的笑容,闪着寒光的宝剑刺向了容绒的胸口。

    鲜血四溅,宝剑刚没入容绒的身体,一股恐怖的杀意就蛮横的冲进司双的魂海里。

    “啊!”司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手里的宝剑碰的一声掉在地上,不由自主的身形暴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