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46章强加阻拦
    外门长老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弓着腰不敢抬头,“诸位,关于这件事我也不清楚,要询问院长才是。”

    “本来就该问院长。我们都到了这么久了,他也该出来了。”单猛抬头望向内院的方向,忽然气势暴涨,霸道的力量仿佛一只巨大的手掌一般遮天蔽日。

    紧跟着司空、明媚等王者同样爆发出碾压天地的气势,一瞬间,整个天武之林都在震动,仿佛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在瑟瑟发抖。

    木元溪脸色煞白,心神颤抖,被这股气势压得直接匍匐在地。其他门中弟子更不用说,都老老实实的缩在屋中,不敢出来查看。

    外门长老心里越发惊慌,默默的祈祷着李院长赶快过来。

    “诸位远道而来,老夫失礼了。”只听一声洪亮的声音从远处响起,携着同样霸道的气息轰散了单猛的力量。李院长带着司徒水生、花长老等人匆匆赶来。

    一众长老的脸色都显得十分不好,他们想过明寒之死会引起狐族的不满,但引得整个妖族都兴师动众的跑来问罪,还是让他们措手不及。

    刚才那股霸道的碾压几乎是对他们圣朝学院的挑衅。

    可惜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他们理亏,他们也只能忍了。

    “老夫见过各位妖王,各位莫不是都为了明寒而来?”李院长摸着胡子,不卑不亢,十分有风度的开口。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单西飞和我族死去的族人而来。”单猛冷冷的回道。

    “我是为了我蝶族失踪的族人而来。”“我是为我蛇族族人而来……”

    众妖王纷纷不满的开口,一阵嘈杂中李院长终于弄清楚了妖王们赶来的原因。

    “各位是说你们的族人在我学院外门莫名其妙失踪死亡?谁告诉你们的?”李院长很是诧异。外门一直以来都是由副院长司徒水生管理,弟子足足有上万人,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容绒身旁的一个老者。

    李院长这才发现,药宗的宗主九里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

    “九里宗主,这件事是你说的?”李院长很怀疑的打量着九里明。

    宣称瑶族弟子大量死亡,还把所有妖族的王和族长都给叫了来,怎么看怎么像是砸场子的。

    九里明昂首挺胸,理直气壮,“是我说的,但这是事实,不信你问问你们副院长司徒水生。”

    李院长皱起眉头,看向司徒水生。

    司徒水生脸不由自主的发青,眼里杀机闪烁,依旧镇定自若道:“院长,这不过是无稽之谈,外门弟子在林中历练,本来就是危险的事,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意外死亡不奇怪,但死的太多就不对了。”九里明指指外门长老,“空口无凭,清点一下不就知道少了所少人了吗?”

    李院长认可的点点头,全然不顾司徒水生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命令外门长老立刻找来名册清点弟子人数。

    九里明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们清点,一副十拿九稳的模样,暗地里却焦急的传音给容绒:“容绒啊,我的好徒弟,你确定圣朝学院的外门真的有问题?你师父这次可是豁出老脸把所有的妖王都给叫来了,要是……”

    “师父你放心好了,徒儿不会害你的。我保证经过这次之后,所有的妖王都会感激你。”容绒十分真诚的忽闪着水眸,给九里明一个安心的眼神,让他不要担心。

    九里明挠着自己不修边幅的头发,也按下心来耐心的等待。做都已经做了,他也不怕什么丢脸了。

    清点很快结束了,外门长老捧着名册,向李院长禀报的声音都经不住发颤。连他都不知道,圣朝学院才开启不到半个月,外门居然已经死了不下五百人了!

    各族妖王听到最终的结果,眼中都泛起了危险的杀意。

    他们送到学院学习的族人死亡人数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情况比他们知道的还要严重。

    “李院长,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单猛声音深沉下来,透着冰冷的寒意。

    没等李院长开口,司徒水生突然冰冷抢先说话:“这有什么好交代的?天武之林本来就是危险的地方,死人很正常,我们要的就是从这种淘汰中培养出未来战场的支柱。各族虽然都要伤亡,但数量也没有太离谱,不过是总人数看上去多了一点罢了。”

    众妖王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这么一算确实如此,他们的族人也就死了几十个,在天武之林这样的地方,确实不算多。

    容绒瞧着沉默的妖王们,嘴角一抽。

    不会吧,这样就被说服了?族人的命在你们眼里也太不值钱了吧?

    “副院长,你这话不太对吧?各族也许死的人不算多,可是这是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死亡的人数,你真觉得外门弟子都是傻子,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行还强行闯到天武之林深处送死?”容绒冷笑着讽刺道。

    司徒水生眼里的杀意几乎掩饰不住,如刀锋一样朝着容绒暴射而出:“你一个小小的弟子,哪里轮得到你说话?来人,给我把她带走,立刻关押到刑罚堂去!”

    “慢着。”九里明抬手阻拦,“副院长是吧?你不要将气撒到弟子身上,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就是不对劲。天武之林里有的恐怕不止是凶兽,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都是谣传罢了。”司徒水生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很是失望的叹口气,望着九里明,“九里宗主,我知道你和圣皇不和,但你没必要敌视我们圣朝学院,我们学院只是和圣皇合作而已。”

    九里明气的差点把自己的胡子给扯掉了,“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敌视你们学院了?我只是说了实话,人死的太多难道不是事实吗?”

    可他越是气急败坏,越是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单猛等人瞧着他,都有些犹豫起来,要知道九里明和萧天权的关系不好如今已经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了,九里明来圣朝学院找茬倒也不奇怪。

    容绒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吵的?有没有奇怪的东西,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院长大人,我的朋友司徒山和虎族的单西飞还困在林子里呢,难道不该考虑先把他们救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