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9章背锅的司徒山
    容绒抱紧封凌,心头焦急无比。眼看司徒水生等人就要到了,封凌这气息再不收敛,他们只要释放神识,立刻就能发现。

    可封凌中的是炼心香,这是一种连同灵魂都会影响的药物,令人彻底脱下伪装,无法隐藏血脉。

    封凌灵魂上没有痊愈的伤势,让他无法对抗炼心香,不但被迫变回了原型,连气息都无法收敛。

    怎么办?气息只能靠封凌自己隐藏,我帮不了他……

    容绒抚摸着封凌的大脑袋,蹭了几下他粗糙的龙鳞,最终将魂力透进封凌灵魂中,解掉了他记忆的封印,彻底治愈了他的灵魂。

    “收敛你的气息,什么都不要做,乖乖的呆着别动。”容绒轻声的说了一句,缩回了浴桶中。

    封凌没有了声息,气息渐渐的消失,仿佛真的从这片天地彻底消失了一般。

    容绒挥手扯掉了布置在屋子周围的灵力防护,假装继续洗澡。

    院外,司徒水生和一种长老们终于到了,司徒水生毫不犹豫的释放神识,霸道的入侵所有人的屋中,没有一点隐藏探查弟子们的情况。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入侵的神识,脸色都顿时变得不好起来,但一看外面来的一种长老,都默默的将差点骂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容绒故意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装作无比慌张的模样立刻穿起衣服。

    司徒水生脸色一黑,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由的露出一抹尴尬。其他长老默默的撇了他一眼,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看来,那个贼似乎没有逃到这里来。”一个长老干咳一声,看向司徒水生。

    司徒水生皱皱眉头,他的神识确实什么也没有看到,但他明明就看到那个人跑向了这边。

    如果那个人只是偷走了东西也就罢了,可那人还发现了那些储物戒指,这就不太妙了。

    他早就告诉那些鬼刹卫,不要贪图那一点点的钱财,杀了那些人还将他们的储物戒指拿回来,可他们就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已经被发现,就只能尽力补救。

    他释放出自己的气势霸道的压向众人的住处,目光从容绒的住处划过,落在了旁边司徒山的屋子。

    “那里!”司徒水生眼底掠过一抹杀机,指向了司徒山的住处。

    单长老挑眉,“你确定?我没有看见那个屋子里有什么异常。”

    司徒水生神色冷然,“反正都要查,先查这里吧,我好像看到那人进了这个屋子。”

    “好吧。”单长老点点头,反正他在学院里除了李院长就听司徒水生的命令,谁让人家是萧天权的人呢?圣皇毕竟帮助他们这些长老彻底解除了当初妖帝封凌在他们灵魂里种下的控制。

    几个鬼刹卫得令,立刻闯入了司徒山的住处。

    司徒山正在专心致志的修炼容绒给他的功法,被突然闯进来的长老们吓了一跳,险些吐血。

    “你们做什么?为什么突然闯进我的住处?”司徒山恼怒的瞪着众人,很是生气的指责道。

    司徒水生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语气高高在上的回了一句:“有贼进了学院宝库,我们看到那个贼跑进了你的住处。”

    司徒山一见到是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胡说,我一直在屋子里呆着,什么人都没有看见!副院长大人,你该不会是之前诬陷我不成,还想再来一次?”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值得我三番两次的找麻烦?我是在找寻那个窃贼。”司徒水生不屑的回应,对着鬼刹卫指挥道,“你们,搜仔细了,每个地方都要查清楚,看看有没有可疑的物件。”

    “是。”鬼刹卫们得令,立刻开始翻箱倒柜,把屋子翻得一片狼藉。

    司徒山脸色铁青的看着他们,两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司徒水生面无表情,阴冷的眼神一直扫视着各处,趁着众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将一个枚储物戒指悄悄的丢在隐秘的角落里。

    今天就算找不到那个盗贼,他也要借机会将司徒山干掉。

    鬼刹卫们几乎将所有地方都翻遍了,甚至弄坏了屋中用用来保护的禁制。司徒山忍无可忍的骂出声:“你们,够了吧?全部都搜过了,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副院长,我们找到了一枚储物戒指。”这时,一名鬼刹卫从角落找到了那枚储物戒指,送到了司徒水生和长老们的面前。

    单长老看了一眼戒指里的东西,脸色一变,冷冷的盯着司徒山,“这个储物戒指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我没有储物戒指!”司徒山立刻否认,他根本就没有钱够买昂贵的储物戒指,这个戒指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完全不知道。

    “你还敢狡辩!”司徒水生冷然一笑,“这个戒指里装的全都是6品、7品的灵药,足足有几十瓶,还有近千万的灵石,都是宝库里丢失的东西!”

    “我说了,这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屋子里?你一个穷小子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珍贵的东西,就是你偷了宝库的里东西!”司徒水生斩钉截铁,强硬的将罪名按在了他的身上。

    司徒山气乐了,“学院的宝库,就算我没有去过也知道是连封王级都会被困在里面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从里面偷到东西?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你用了什么办法我不管,总之这就是证据!”司徒水生晃了晃手里的储物戒指,“来人,将他带去刑罚堂,交给李院长亲自审问。”

    “遵命。”鬼刹卫一把抓住司徒山,拖着他就往外走。

    “住手!你们放开我!不是我干的……”司徒山拼命的挣扎,可惜在天境的鬼刹卫面前,他就像一只小鸡仔一样毫无反抗之力被拖了出去。

    单长老看了一眼司徒水生手里的储物戒指,粗声粗气的骂道:“刚进学院就来偷东西,真是胆大包天。”

    “不过,以他的实力确实进不了宝库。”另一个长老有些疑虑的摸着胡子。

    司徒水生微微一笑,“说不定他有同伙,审问一下就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