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6章越死越多
    “嗯?为什么去那里?”容绒眨巴一下眼睛,没反应过来,怎么话题突然就歪到了圣朝学院的仓库上面?

    “给你找药材。”封凌淡淡道,“这个学院的仓库完全是从妖族学院搬来的,你说过你之前去过妖族学院,那你应该可以想到这个仓库里会有多少好东西吧?”

    容绒眼睛发亮,把小脑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笑眯眯的拉住封凌的手,“你要去找药材给我补身子啊?”

    “不,是补脑子。”封凌淡然道。

    “讨厌!”容绒一眼瞪过去,没好气的甩开了封凌的手。

    封凌忍俊不禁的笑了,发出一声温柔的笑声,像吹风拂过耳边,带来一丝丝的暖意。

    他伸手整理了一下容绒额前的碎发,“现在学院如此看中你,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恐怕有些困难了,你只能先老实的呆在这里,安心养胎,剩下的事情我来查。”

    容绒撇撇嘴,“我也可以查的,我总觉得那些外门弟子会有麻烦。”

    “那些外门弟子有不少都是被司徒家护送来的,他们虽然成了外门弟子,不过学院并不重视他们,关于他们的修炼和培养,全部交给了司徒水生。”封凌眸光闪烁,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部告诉了容绒。

    “交给司徒水生,好像有些不妙,这些外门弟子住在哪里?”容绒问道。

    封凌沉默了一会,沉声道:“天武之林。”

    “什么?”

    ……

    圣朝学院的招生彻底结束,十万人一共只录取了不到两千人做为正式弟子,至于外门弟子就没有计数了。

    正式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地位差距很远,外门弟子都被安排到了学院外围的天武之林中,虽然有着结界的保护,但那道结界只是防止天境以上的凶兽进入,地境的凶兽依旧可以进来,并且横行霸道,数量繁多。

    外门弟子在林中居住的一点也不安心,必须每天警醒着,随时随地的对付凶兽。

    在圣朝学院当中,根本就看不到外门弟子。

    但司徒水生说了,对他们严苛是为了逼迫出他们的潜力,尽快提升他们的境界,只要他们能够突破天境,就可以直接进入内门,成为正式弟子。

    容绒觉得这个说法还算有点道理,通过实战逼迫出来的天才才有真正的战斗力,只靠灵药堆积上来,恐怕上了战场也只是炮灰。

    只不过,这个方法三天两头的死人就有些不太好了。

    “你是说,三天时间,已经死了十个外门弟子了?”容绒靠在封凌的身上,看着封凌找来的各种所谓补脑子的药材,听到他的话,很是诧异,因为在学院中,她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对。学院里没听说很正常,就算在外门,知道的人也不多。”封凌把玩着容绒的发丝,淡然的应道。

    容绒蹙眉,“是因为外门人太多,范围也太大了吗?”

    “这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这十个人是伙伴,来自同一个地方。”

    “他们一起行动,然后遇难了?”

    “表面上是这样。”封凌勾起唇角,一抹玩味的笑意在嘴边绽放。

    “难不成他们其实是一个一个遇难的,但是因为一个团队都死光了,所以没人发现?!”容绒莫名觉得有些惊悚。

    “目前不排除这种可能,是什么情况还要再看看。这个学院貌似比我想象的还更有趣。”封凌放开容绒的发丝,邪肆的笑容好似夜空中划过的寒鸦,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容绒摸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用力往封凌的怀里挤了挤,“这会和萧天权的计划有关系吗?”

    “暂时不清楚,不过我绝对应该和司徒水生脱不了关系。”

    容绒默默的点了点头,捏着手上的一条新月草,收进了自己的九凤珠里。

    “这些药材不错,你有没有有看到复活草?我记得妖族学院的后山有不少复活草的,他们既然搬迁了,应该会采集带过来吧?”容绒迫不及待的问道。

    封凌很奇怪的问:“你要复活草做什么?那个又不补脑子。”

    “我才没要补脑子呢,我又不笨!”容绒火冒三丈的吼吼。

    她也知道封凌是在开玩笑,他带回来的草药都是滋养灵魂和胎儿最好的药材,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去找什么补脑子的药材。

    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封凌解释复活草的事。

    告诉他,他的两个哥哥已经死了,需要复活草炼制起死回魂丹尝试将他们复活吗?

    她可不敢保证用起死回魂丹就能将封凌的两个哥哥复活。

    他哥哥的灵魂都已经化作了无数的灵魂碎片,她一直在研究将这些灵魂碎片恢复圆满的方法,可是并没有什么进展。

    她也是看到了这些珍贵的药材,才想起来找几株复活草以为不时之需。

    封凌被容绒突然的怒火给吓了一跳,“这么生气做什么?不想告诉我就直说,我不会多问。”

    容绒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憋死。

    明明失忆的是这位,为什么总觉得她反而被这位压得死死的?

    “我只是需要复活草炼制一些起死回魂丹,这药很有用,说不准我们哪天就会用上了。”容绒强行解释一波,睁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努力注视着封凌。

    但她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封凌到底有没有相信她。

    封凌一直清澈的眼神突然深邃起来,如夜色一般神秘莫测。容绒看着这双眼睛好似看到了已经恢复记忆的封凌。

    “你!”容绒大吃一惊,险些跳起来。

    “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你不用害怕。”封凌将容绒按回自己的怀里,温柔的抱紧她。

    容绒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沉默良久,忽然反应过来,“你只是不想让我看见你在想什么吗?”

    封凌没有说话,却突然松开了她,从房间里消失了。

    容绒茫然的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门外忽然响起了司徒山焦急的喊声,“谷儿,谷儿姐,你在吗?”

    容绒立刻穿好衣服,前去开门,“出什么事了?”

    “师娘,不好了,明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