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4章求着她留下来
    司徒山脸色一白,“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偷窃了你的禁制图?”

    “你当然不会承认!但你不承认不代表你没有在司徒府住过,没有偷过我的东西!”司徒水生周身气场全开,霸道的威压轰然碾压在司徒山的身上。

    “我没有!我是在司徒府住过,但我没偷过你们的东西……”司徒山咬着牙,硬撑着抵抗着巨大的力量,死死的保持着站立。

    “狡辩!”司徒水生威压再次暴涨,仿佛泰山压顶一般砸在司徒山身上,压得他猛地弯下腰,几乎要半跪在地上。

    “你不过就是司徒家从一个破落的小村子带回来的下人,我们司徒家看你天资不错培养你,给你提供大量的资源,你却这样报答我们,真让人心寒。”司徒水生冷眼看着他,语气充满了居高临下的轻蔑。

    木元溪在一旁看着司徒山,眼里满是蔑视,“原来是一只白眼狼啊,这种人怎么能进圣朝学院,应该赶出去才对。”

    木合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你该说的话。”

    木元溪面容一白,默然不语的低下头,眼里却闪过一抹不甘的恼怒。

    司长老皱皱眉头,“司徒副院长,你确定吗?他当真作弊了?”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和他过不去?”司徒水生声音冰冷,目露寒光,瞟向司长老,“司长老难不成怀疑我的话?”

    “我只是觉得他还不错,如果不能肯定,不如让他再考一次。”

    “司长老莫不是想收他做徒弟?我劝你还是算了,收了这个白眼狼,如后说不定会欺师灭祖。”

    “这……”司长老有些犹豫了,她确实想收徒,但那是院长给她的建议。

    司徒山脸色涨红,终于受不了重压,跪倒在地上,突然怒吼道:“你骗人!你是怕我进了学院之后,被大长老知道,让我做继承人!就算你不承认,我也是司徒家家主的候选人之一,你就是想对付我!”

    一直在一边看着的容绒柳眉一挑,这话说的有水平,总算是知道怎么反抗了,还以为他打算就这么硬扛下去,被司徒水生给丢出学院呢。

    周围不明所以的弟子们神色都有了些许变化,司徒山的话倒也不是没可能,没背景的族人被打压简直太常见了。

    司徒水生眼底杀意一闪而逝,猛地一掌拍下,司徒山一口血狂奔出来,彻底跪倒在地上。

    “你还敢说!就凭你一个窃贼也想成为继承人,别做梦了。”司徒水生淡漠的目光看向李院长,“院长大人,此人扰乱了考核,成绩不能算数,还是交给我,赶出学院吧。”

    李院长不是傻子,要是到现在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也不可能在妖族学院混这么多年了。

    不过他不想因为一个司徒家的人和司徒水生撕破脸。

    司徒家虽然没了两位将军,但司徒水生的禁制依旧受到萧天权的看中,他不希望刚和萧天权合作,就打了萧天权的脸。

    “司徒副院长也不必如此极端,我看他也还有点本事,不如就让他做个外门弟子吧。”李院长淡淡的说。

    “外门弟子……”司徒水生眼神流露出一道诡异的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恢复了平静的神色,露出一抹淡笑,“院长说的对,那就这么办吧。”

    司徒山被压得跪趴在地上,额上冷汗直冒,听到李院长的话,心里凉了半截。

    他好不容易摆脱了司徒倩的欺压,从天武之林中一步一凶险的走到学院,艰难的通过考核,最终却因为司徒水生一句话,他就只能做一个外门弟子。

    他死死抓着地面,手指深深的插入泥土之中,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外门弟子就外门弟子,只要他还能留在学院,他就有翻身的一天,有证明自己的一天!

    容绒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清楚的看到司徒水生听到外门弟子时,眼里拿到诡异的光芒,那是一种透着杀机的光芒,仿佛只要司徒山成为了外门弟子,就死定了一般,怎么想也不对。

    司徒山怎么说也算封凌的半个徒弟了,好不容易将他送来了,总不能让他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等一下。我们不做外门弟子。”容绒走了出来,眨巴着大眼睛对着一众学院高层道:“我和他是一起来的,如果他做外门弟子,我们就一起离开。”

    李院长等人顿时安静下来,若有所思的望着容绒。

    司徒水生来得迟,并不了解容绒在考核里做了什么,只是冷淡了看了她一眼,“这位姑娘是不把圣朝学院当一回事吗?你觉得你们两个只能做正式弟子,是吗?”

    “我们通过了考核,本来就该成为正式弟子。”容绒理直气壮,傲然的扬起唇角。

    “切……”在场的弟子都被她的话给惊到了,见过自大的,没见过如此自大的。她以为她是谁,还有离开学院来威胁院长,疯了吧这女人?

    木元溪看着容绒,有些可笑的指指自己的脑袋,“喂,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多大的脸啊,竟然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众人哄然大笑,一个个都是看傻子的表情。

    司徒山吃力的支起身子,冲着她使劲的摇摇头,“谷儿姐,你不用管我。你别因为我放弃正式弟子的身份!”

    容绒看都没看他,只是望着院长和花长老等人。

    她相信以她在考核当中的表现,这几位眼光不错的长老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她走的。连过了八关的木元溪都被抢着收徒,何况是她。

    “既然如此,那你们两都从今天起都是圣朝学院的正式弟子。”就在这时,李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眼神交流了一下,干脆的回答了容绒。

    木元溪顿时僵在了原地,脸上嘲讽的笑容还没来得收去,整个人都个傻子一样。刚才还起哄嘲笑的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院长不但没有发怒的将两人赶出学院,竟然还答应了容绒的要求。

    司徒水生脸色铁青,十分的不解。

    司徒山也像见了鬼一般,怔然的望着容绒。不过惊讶之后,他立刻就笑了起来。他的师娘可是容绒公主,以她的本事,圣朝学院求着她留下来再正常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