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3章正式弟子和外门弟子
    容绒不想理睬,但司徒山恼了,瞪着木元溪道:“少在那里说别人,你又拿到了几块?恐怕也只是吹牛皮。”

    “我吹牛?呵,我有的是真本事,需要吹牛?”木元溪傲慢的一笑,翻手拿出足足八块令牌。

    众人一见,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连过八关可是相当了不起的记录了,估计在通关出来的人中也没有几个能做到的。更重要的是这八块令牌有好几块都是银色的。

    银色意味着她至少通过了这个关卡的五成,而不是仅仅及格通关,这就更难了。

    “真不愧是猿族木家的人,好厉害!”

    “难怪木家能在圣皇城站稳脚跟,成为圣皇的心腹,看看人家这水平,我们大概赶不上了……”

    司徒山撇撇嘴,“不就八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师娘,你不是说你有十块,拿出来给她看看。”

    容绒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和这种喜欢炫耀的人计较什么?能进学院不就好了,拿几块令牌不重要了。”

    司徒山想想也是,便不再多说了。

    木元溪收回令牌,在一抬头,却发现容绒和司徒山都不见了,混在人群中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跑了?哼,我就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木元溪勾勾嘴角,看向了众长老所在的高台之上。

    花长老和司长老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淡然的一挥手:“肃静!”

    一声幽远洪亮的声音远远传播开来,带着极强的威压,瞬间将众人的喧闹声给压制下来,整片空间鸦雀无声,全都眼巴巴的望向两人。

    “吾乃圣朝学院司长老,在此宣布,考核结束。”说话间,司长老淡漠的一挥袖袍,还被困在考核空间里的众人眨眼全部被送出了空间之外,同样来到了出口处的空地上。

    “现在,大家将自己获得的令牌交上来。获得两块以上令牌,可以成为外门弟子,五块令牌或者三块以上的银牌,便可成为学院的正式弟子。当然,如果你们足够优秀,还可能会有长老看中你们,将你们收为亲传弟子。”花长老摸着胡子,宣布了学院录取的规则。

    亲传弟子!圣朝学院的长老几乎都是封王级,能成为封王级的亲传弟子,这就要自己不作死,几乎就可以横着走了!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荣幸?

    众人立刻争前恐后的涌过去,上交自己的令牌。

    容绒一股脑的将自己的令牌全部丢进了花长老身前的大鼎之中,大鼎猛地一震,仿佛要炸裂了一般。

    花长老眼睛一亮,抬手压下了大鼎的震动,笑眯眯的瞧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正式弟子的玉牌。

    容绒接过玉牌也没仔细看,转身离开了。

    紧跟着她身后,众人一个一个上前,拿到自己正式弟子或是外门弟子的令牌。

    翁——

    明寒将自己的六块令牌,三铜两银一金丢进了大鼎中,大鼎发出翁的一声响动。一名狐族的长老立刻出现,收他做了徒弟。

    紧接着单西飞也上交了自己的三块令牌,虽然他只有通过了三关,可是他的每一块令牌都是金色了,同样一出现使得大鼎震动,引起了长老们的注意,最终被单长老收为亲传弟子。

    众人羡慕的看着这些一进学院就被收为亲传弟子的天才们。

    轰——

    大鼎再次爆发出一声巨响,这一次的响声比起之前都要响亮。

    木元溪丢出了自己的八块令牌,引动了大鼎。

    花长老摸着胡子,很是欣赏的道:“木元溪,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修习炼药术?”

    “慢着,木元溪的实力非凡,做过炼药师是屈才了,不如做我的亲传弟子吧。”司长老突然冒出来,笑吟吟的看着木元溪,满眼期待。

    众人哗然,木元溪牛啊!竟然不止一个想要长老想要收她做徒弟!

    “真羡慕……”司徒山眼巴巴的瞅着志得意满的木元溪,“你说她会拜哪个长老为师?”

    容绒神色古怪,“为什么木合没有出面?他们家的人,他不亲自教导吗?”

    “木元溪,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做我的弟子。”这时,高台之上传来一个声音,李院长微笑的望着木元溪,发出了收徒的意愿。

    台下众人直接炸锅了,院长居然亲口发话要收徒!果然不愧是通过八个关卡天才。

    司徒山抽抽嘴角,“大概是知道院长要亲自收徒,所以木合长老才没说话吧。”

    “是吗?”容绒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远远地瞄了一眼高台上的木合,只见他一脸平静,既没有喜悦,也没有露出什么欣慰之色,好像得到赞誉的并不是他木家的人一样。

    木元溪自然二话不说,拜了李院长为师。

    司徒山叹口气,摸着自己的六个牌子,“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得到哪个长老的看中……”

    “当然会。你的天赋一点也不差,只是之前司徒家的人都是傻子,看不出来罢了。肯定会有长老收你为徒。”容绒很肯定的推了他一把,让他赶紧过去。

    司徒山来了精神,拿着令牌交了上去。

    李院长看到他,眼眸微眯,对司长老传音了几句。司长老眼神一变,来到司徒山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你叫司徒山,是司徒家的人吗?”

    “不是。”司徒山果断的否决。

    “他当然不是,我们司徒家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无耻之人?”司徒水生有些阴柔的声音传来,美如冠玉的脸庞上难得的出现愤怒之色。

    司长老诧异的看着他,“副院长,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六块令牌都是作弊得来的。”司徒水生冷声道。

    司徒山愕然的瞪大眼睛,“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作弊?所有关卡都是我自己努力通关的!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是这个考核空间的布置者,我清楚的看到了你作弊!你在司徒府的时候就提前偷走了我布置的禁制图。”司徒水生毫不客气的给司徒山安上了一个作弊偷窃的罪名。

    他发现司徒倩没有及时来报名,赶紧去找寻,结果却发现司徒倩死了,和她在一起的所有司徒家的人也都死光了!

    他不知道司徒倩是怎么死的,他只知道他想利用司徒倩掌控司徒家的希望破灭了,反而这个被大长老看到的家伙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这里,还通过了考核。

    这让他如何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