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0章学院考核开始
    本来看着司徒山挨打感到十分无聊的容绒终于来了精神,踮起脚从身后趴在封凌的肩膀上,“终于有点意思了,你说他能赢吗?”

    “不能。”封凌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容绒无语望天,“你怎么这么肯定?”

    “他之前杀的那些初入地境的人不过是用灵药堆上来的,这个单西飞是真正天才,不简单。”

    “能让你说一句不简单,这个家伙应该是真的不简单。”容绒若有所思的自语。

    封凌握住她搭在肩膀上的手,很古怪的问:“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我很少夸人?”

    容绒一脸严肃的点头,“很少,你连我都没有夸过几句。”

    “哦?”封凌突然来了兴致,手上一用力将容绒拉到了身前,长臂一揽,搂住了她的细腰,“要不要我现在来夸夸你?”

    容绒莫名觉得这个姿势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不好意思,可又不好挣脱,只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想怎么夸我?”

    “我想想,你是我见过……”封凌顿了一下,莹白的薄唇勾出一抹性.感,靠到容绒的耳畔。

    容绒忽然心跳加速,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封凌淡如清风的声音散发着他的气息,拂过她的耳边:“最好的女孩。”

    容绒愣了一下,心湖像是被羽毛拂过一样,荡起层层涟漪,暖暖的感觉扩散开来,流遍全身。

    封凌却好像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目光已经转回到司徒山那边。

    司徒山放肆的踏入了单西飞的地盘,单西飞果然如他说的那样出手了。在司徒山仅仅踏入一步的时候就瞬间使出杀招,充满金刚之力的一掌闪电般的直劈而下。

    这一掌下去,力量足以开山劈石,将骨头砸碎,将精钢劈裂。

    司徒山却躲都不躲,举起宝剑就迎了上去。

    一剑出手,锋利的剑气划出百米,势不可挡的洪流一样直冲出去。

    单西飞冷笑,“就这样也想和我比。”

    碰——

    两股力量交织的一瞬间,恐怖的金刚之力轻易的穿透司徒山的剑气,将染血的宝剑狠狠的打成几段。

    染血的宝剑断裂开来,摔落在地上的一瞬间,司徒山的身体被狠狠刺穿,另一只手上的灵力却暴射而出,直射单西飞面门。

    单西飞脸色陡然一变,身形暴退,抬手挡在自己的面容前方,浑身的金刚之力暴起,硬生生的将扑面而来的力量打散,可夹杂在灵力中的黑色液体却依旧溅落在了单西飞的手臂上。

    “该死!”单西飞心头一沉,涌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猜也猜得到这黑色的液体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他失神的一刹那,司徒山的剑到了。

    断掉的剑刃反射着森冷的寒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胸前。

    好快!

    单西飞脸色难看起来,被他一掌刺穿身体,居然还能这么快的反击,难道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么短短的一瞬也可以把握住。

    轰隆隆——

    两人的碰撞终于彻底爆发,整个广场都能感觉到一股浪潮般的气势滚滚而来。

    广场的地面被震裂,遍地的碎石沙尘被掀起,漫天飞扬。

    周围众人不由自主的再次远离,目不转睛的盯着沙尘中两个若隐若现的身影,露出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个新来的居然拖着重伤将单西飞打伤了!

    “想不到你把握时机的能力居然这么强。”单西飞冷冷的站立在远处,脸上现出脸上现出乌青之色,捂着流血的胸口。

    司徒山摇摇欲坠的立在他的对面,放肆的大笑,鲜血从口中不断溢出,“我只是比你快而已。”

    “哼!再快你也要死!”单西飞脸色更加阴沉,从来没有想过他随手打中的一个地境大成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战能力,甚至算计到了他。

    “我死了,你也活不成!你知道这是什么毒吗?是天武之林中的毒蘑菇,连天境凶兽都当场毙命!你服下解毒丹也只能延缓毒发而已,我劝你最好赶紧去找医师,不然一定会被我拖死!”司徒山破罐破摔的大笑,完全是不把生死当回事了。

    单西飞的脸色彻底黑透,眼神闪过一抹纠结,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和司徒山计较了。

    天武之林里的毒蘑菇他也听说过,毒性很大,他要是倒霉的被毒死在这里也太冤了。

    “好,这次我就放你一马。你叫什么名字?”单西飞冷冷的问道。

    司徒山也不隐瞒,“司徒山!”

    “原来是司徒家的人。”

    “我只是姓司徒而已,和司徒家没有关系。”司徒山冷声道。

    单西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立刻去找人解毒了。

    司徒山咳出一大口血,再也坚持不住,瘫坐在了地上。周围众人都目光闪烁的望着他,神色各异。

    这时,容绒走到了他的身边,喂了他一颗灵药。周身气场轰然爆发,地境巅峰的气息席卷全场,让想要趁火打劫的人顿时断了这个心思。

    他身边还有这样的人保护着,想要杀人恐怕有些困难。

    司徒山挤出一丝笑容,眼巴巴的瞅着容绒,“师娘,我的表现还过得去吗?”

    “还行,没把自己弄死,算你命大。”容绒在他身边坐下,很嫌弃的瞧着他满上血迹的衣服,丢给他一件封凌穿过的衣服。

    司徒山傻呵呵的笑了,他就知道封凌和容绒不会真的不管他的。

    司徒山的伤看上去很重,但好在都只是肉身上的伤势,没有伤到灵湖和灵魂,用了容绒的灵药很快就恢复了,解掉毒的单西飞也在第二天就回来了。

    圣朝学院的考核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

    十万多名天才在这段日子已经被淘汰掉了几千名,剩下的全部从传送阵进入了一个迷宫一般的空间,所有进去的人都被分散开来,没有人同行,没有路线,空空荡荡的,仿佛什么都没有。

    容绒古怪的用神识扫过四周,“幻境?梦境?假的?不对,这里是真的空间,不是灵魂的感知,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就意味这个空间一定有边界,她只需要找出来就可以了。

    容绒将神识全力延伸出去,赫然发现这个空间旷阔的有些吓人,其中的禁制也多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