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8章被认出来了
    封凌眯起眼,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闪过一丝怒意。

    自从他失忆以来,还没有对那个人感到如此愤怒,即使是攻打绝地城的司徒恒。毕竟他目前对绝地城,对城里的人都没有记忆,没什么感情。

    对萧天权派来的司徒恒倒也没有多少怒意,但面前这个女人真的是让他有些生气了。

    三番两次的想要下杀手,放了她一次,她还敢来,真当他心慈手软,不敢杀她吗?

    恐怖的妖力从他的身上轰然爆发,好似咆哮的巨龙朝着巨大的泥沼鱼直扑而去,爆裂的气波让空气微微波动,无数刀锋一般撕裂空气,撕裂山川,撕裂周围的一切,所有挡在前方的一切都被瞬间碾压。

    司徒倩身边仅剩的四个护卫脸色不由微微的一变,这力量似乎很强啊!

    “大小姐,不如我们先离开吧,让泥沼鱼对付他们就好。”司徒家的护卫长恭敬的劝说道。

    为了翻出这只王级凶兽,并且将他引来这里,他带来的护卫几乎都损失光了。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个任性的大小姐给安全带回学院,不想再出什么岔子。

    司徒倩却不以为然的一挥手,“怕什么?那可是王级凶兽,难不成还对付不了这三个家伙?本小姐一定要亲眼看着司徒山死!”

    护卫长叹口气,对这个蛮横任性的大小姐无可奈何。

    不过她说的倒也没错,有一只王级凶兽在这里,还担心什么?干掉那三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只要担心别让那泥沼鱼给盯上了就好。

    王级凶兽果然不是随便说说,如山丘一般巨大的身体蠕动着朝着封凌三人而去,看似笨重缓慢的动作却迅捷无比,裹在周身的恶臭泥浆挥洒出来,一滴一滴暴射而出,像无数利剑一样锋利无比,将封凌黑色的妖力打的千疮百孔。

    “不好!师父,快躲开!”司徒山心头一紧,大声喊道。

    灵力被穿透,下一步就会完全打中封凌。

    封凌面无表情,仿佛没有听到司徒山的喊叫,清澈的眸子里却难得的现出一抹阴冷之色,几乎要被穿透黑色灵力一瞬间凝实,化作一条真正的黑色巨龙。

    巨龙爆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死亡的寒意喷涌而出,带着碾压天地,傲视苍穹的霸道,横扫四方,方圆百里之内都仿佛回荡起震耳欲聋的雷声。

    天武之林中所有的凶兽在这一瞬间噤若寒蝉,被惊吓的飞鸟蜷缩在树上,瑟瑟发抖的不敢飞起。

    圣朝学院之中,一众聚集在广场上,等待着考核的青年才俊们惊得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刚才我好像感觉到了一股寒意穿过我的身子。”

    “我也感觉到了,好冷,好吓人!”

    “好像是从天武之林里传来了,莫不是有什么大块头的凶兽冒出来了?”

    “肯定是,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的遇见了,幸好我们已经安全到达了……”

    学院大殿之中,李长老远远地望着天武之林的方向,眉头深锁的摸着胡子。

    “院长这是在烦恼什么?”旁边,一身素雅白衣的司徒水生微笑着来到他的身旁,“那不过是天武之林中的凶兽在闹腾罢了。”

    “他们听不出来,你还听不出来吗?这不是普通的凶兽。”

    “封王级吗?”司徒水生眯着眼睛笑道。

    李长老摸着胡子,发出一声沙哑的笑声,“封王级……恐怕还不止……”

    他自己就是封王级,这股力量却让他的心神颤抖,极度不安,让他感到了害怕!

    这不像是封王级的力量。

    如果这真的只是天武之林中的一只凶兽,他真的要开始考虑考虑将学院建在这里是不是合适了。

    司徒水生笑容戛然而止,微眯的眼睛危险的望向了天武之林的方向。

    不止封王级吗?

    狂龙扫过,霸道的杀意碾压之下只剩下死亡。

    愤怒的泥沼鱼化成了一滩烂泥,一击毙命!

    护卫长疯狂的替司徒倩挡下横扫过来的余波,仅仅只是一丝一毫的余波,也让他们难以招架。

    噗——

    所有人全都被震飞出去,重伤倒地。

    司徒倩浑身丝血,灵湖被打碎,等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望着封凌,“你、你是……你是封凌!来人,快来人,抓他啊!”

    封凌眉梢一挑,“认出来了?”

    “认出来就更该死。”容绒声音陡然冰冷,五把翠绿色的匕首飞驰而出,瞬间割裂了五人的喉咙。

    五人瞪大眼睛,无声无息的断了气。

    场面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司徒山惊恐的抹着冷汗的声音。

    封凌和容绒转过身,朝他看了过去。

    司徒山更加惊慌了,“你们、你们要干嘛?”

    “你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事情。”容绒忽闪着大眼睛,笑眯眯的走向他。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不认识封凌!”司徒山立刻郑重的申明,满眼的真诚。

    封凌撇了他一眼,“你都说出名字了,还说什么不认识。”

    司徒山要哭了,“就算听到了,我也不会说的。”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容绒一脸怀疑的蹲在了司徒山的身前。

    司徒山看着她的眼睛,哭丧的表情忽然坚定起来,深吸一口气道:“就凭他是我的师父!徒弟怎么可能出卖师父?”

    容绒有些惊讶,“你居然还想拜他为师?你难道真的不认识封凌?”

    “我认识,我也听说过那些事,但我现在不相信了。”司徒山眼神黯然下来,“以前我的父亲总告诉我司徒主家有多么多么的好,圣皇有多么多么的圣明,我相信了。可我现在才知道,连亲眼看见的事都可能是假的,何况是听说的。我不相信师父是传闻中那样的罪人。”

    他抬起头,目光坚决的望着封凌,吃力爬起来再次跪拜,“你收我做徒弟吧,我愿意跟你回绝地城,我愿意跟随你一辈子,师父。”

    封凌皱皱眉头,很不习惯的干咳一声, “我没答应带你回去,想做我徒弟,先看看再说吧。”

    他淡然的一挥袖袍,负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