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6章眨个眼的功夫
    封凌漠然的站在原地,看着步步逼近的司徒一舟,黑色的衣袍在狂暴的气息下飞扬而起,逸散出缕缕妖力。

    漆黑的妖力如薄雾一般缓缓的弥漫向四周,像是潜伏在暗处的猎手,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的猎物。

    司徒一舟瞧着那似有似无的气息,不屑的一笑,周身灵力再次碾压而下,轻易的将蔓延而来的妖力打散开来,消散的黑雾漫天飞舞,笼罩四野。

    周围众人望着仿佛消散的力量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这个感觉似乎有些不对。

    司徒山吃力的爬起来,感受着眼前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身体经不住瑟瑟发抖,忐忑不安的望着封凌。

    就在这时,一声碰撞的轰鸣响起。

    不起眼的黑雾越发浓烈,毫不客气的扑在了司徒一舟身上。

    司徒一舟不以为意的一挥手,却脸色大变,周身恐怖的气场仿佛易碎的玻璃一般,砰地一声被打得粉碎。

    整片林子突然没了声息,气氛安静的吓人。

    众人吃惊的望着封凌,半晌反应过来:“天境巅峰!”

    他居然也是天境巅峰!

    司徒山眼睛放射出兴奋的光芒,脸色涨的通红,脱口而出:“林风师傅!”

    难怪他们一开始就对天武之林毫不担心的模样,原来真的有实力!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害的他还担心了半天。

    司徒一舟面容阴沉,目露凶光,“原来如此,你还隐藏了实力,难怪敢和我们司徒家作对。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他一步踏出,风暴一般的气息再次聚拢,化作无数诡异的纹路降落在封凌的四周。

    司徒山脸色再次大变,“是禁制,林风师傅,快离开!”

    “来不及了。”司徒山冷笑,一个杀阵已经在封凌周身形成,杀机瞬间爆发,白色的光芒笼罩天地,淹没杀阵中封凌的身影。

    众人瞪大眼睛,心中暗叹,不愧是司徒家的禁制大师,和人战斗的时候都能在不知不觉中布下禁制,哪怕是天境巅峰,也逃脱不了这样威力极大的杀阵吧。

    司徒山有些绝望,心急如焚的看向容绒。

    容绒却是一脸平静,还有心情拿出疗伤灵药给他。

    司徒山难以理解:“谷儿姑娘,你不担心吗?”

    她还没说话,司徒一舟就抢先大笑起来,“你们担心也没用了。林风他死定了!以为能布置一两个困阵就了不起了?不知道天高地。让本大师来告诉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禁制!”

    他话刚落音,白色的光芒忽然爆裂开来,强大的气浪排山倒海的直扑而来。

    没有反应过来的司徒家护卫们瞬间被卷入气浪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司徒一舟脸色大变,扭头就想离开,滔天的杀气却已经轰在了他的身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就被打的粉碎,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活生生的天境巅峰强者,还是禁制大师,一瞬间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灰飞烟灭了!

    “啊!”司徒倩吓得惊叫起来,身后的两个护卫见势不妙,一把拉住她头也不回的窜进密林中,疯狂的逃命。

    来不及逃跑的三个地境被余波重重的砸飞老远,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

    容绒冲着司徒山眨巴眨巴眼睛,“你刚才说什么?”

    司徒山咽了一口吐沫,望着在光芒中缓缓出现的封凌,“没什么……”

    “那你可以站起来了吗?我给你的灵药应该已经起效了才对。”容绒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司徒山活动一下依旧还有些疼痛的身体,腿还有些发软。

    封凌看了一眼远处的背叛司徒山的三人,“那三个怎么处理?”

    三人脸色惨白,惊慌失措的求饶,看着司徒山的眼神满是祈求之色:“司徒兄,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别杀我们!”

    司徒山不由自主的捏紧拳头,“你们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了,我们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三人连连求饶。

    司徒山却冷笑一声,“谢了,我受不起。我不杀你们,但也不会救你们。”

    “不!”三人脸色惨白,再次吐出大口的鲜血。

    他们如今伤的这么重,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将他们留在天武之林深处,就是让他们等死!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凶兽过来把他们统统杀死。

    他们拼命的乞求,司徒山看也不再看他们一眼,径直离开。

    封凌和容绒紧跟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走着。

    “你觉得他怎么样?”容绒悄声的问封凌,封凌淡淡的道:“还是太心软了。”

    容绒撇撇嘴,“对啊,我要是他就把那三个直接干掉,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运气好,被别人给救了?”

    以那三个人的品行,被救了之后绝对不会愧疚,只会恨上司徒山,还不如彻底干掉好了。容绒对这三个恩将仇报的家伙可没有一点好感。

    司徒山在前面一脸的无语,虽然容绒和封凌是在低声说话,但是他好歹也是个地境,神识还是很敏锐的,他能听得见好吧?

    “如果再发生这种事,你猜他会不会再救人呢?”容绒继续没完没了的八卦。

    封凌陪着她八卦,“应该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不会再救人。”

    “不!”司徒山猛地转过身,坚定的看着他们的眼睛,“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救他们。如果我不救,错的是我。但救了他们之后,他们背叛我,该死的就是他们,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们!”

    封凌星云一样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欣赏,没有说话。

    容绒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很霸气啊,不过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这么倒霉了。”

    司徒山嘴角一抽,突然跪在了封凌的面前,“林风师傅,请你收我做徒弟吧。”

    封凌愣了一下。

    收徒?呃,对于目前只有十八岁记忆的他只觉得自己还是个少年,从来没有想过收徒弟。在他的印象中,黑龙族都只有那些活了好几百岁的长老才有资格收徒弟。

    容绒歪着脑袋嘟嚷道:“你不是已经叫封凌师父了吗?收不收徒都一样吧。”

    “不一样!”司徒山抬起头,目光极其坚定的望着封凌,“我是要正式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