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4章萧天权的图谋
    司徒水生听了微微一笑,莹白的嘴唇轻启,“不该问的,问多了,可能会死哦。”

    司徒一舟瞬间冷汗直冒,连忙躬身道,“我知道了,我立刻去办,保证让这批人安全的进入学院。”

    “恩。”司徒水生淡淡的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这其实也是上面的意思,你以后就会明白的。圣朝学院的水……呵,和你说不清楚。”

    他说完,白衣随风一浮,身影如烟一般飘然而去。

    他走了良久之后,司徒一舟才脸色发白的直起身,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看着手里的玉简。

    他的身后,悄然隐藏在虚空中容绒忽闪着明媚的大眼睛,饶有兴致的瞧着他。

    “司徒水生……这个人似乎很古怪呢。”容绒自言自语着,见司徒一舟转身,迅速隐身溜进了司徒一舟的书房中。

    司徒一舟的书房中并没有太多的禁制,容绒将仅有的几个禁制解开之后,却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只能有些失望的回到了住处。

    “司徒山那个家伙骗我们,司徒一舟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容绒郁闷的向封凌抱怨。

    封凌一脸早就料到的表情,“他本来就没说实话,现在大概已经不在司徒府了。”

    “跑的倒快啊,都不要我们的护送吗?我们明明表现很厉害,他为什么总觉得我们不靠谱?”容绒撇撇嘴,十分的不解。

    封凌沉默不语,一双璀璨的眸子星空一般望着容绒。

    容绒奇怪的抬起头,不由的一愣,“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你好像答应我陪你一天,你就将记忆还给我,现在好像已经过去三天了。”封凌眼含笑意,别有深意的瞧着她。

    容绒有些心虚的往后缩了缩,“那个……不是你说要查一查学院的吗?等我们查清楚了才好安心给你恢复记忆。”

    “我现在觉得那个学院也许没什么问题。”封凌朝着容绒逼近。

    “不、不,一定是有问题的。我在司徒一舟那里听到了很奇怪的事情……”容绒理直气壮的表示,脚步却不由自主的继续往后退。

    “是吗?说来听听。”封凌嘴上让容绒说说看,脸上却是并不在乎的表情。

    碰——

    容绒退到了墙边,望着突然紧贴到她身前的封凌,脸不由自主的一红,“我还怀着你的宝宝呢!你想干嘛?”

    “当然是想让你恢复我的记忆,你觉得我想干嘛?”封凌眉梢微微挑起,嘴角勾起邪肆的坏笑,侧脸突然贴到了容绒的脸颊旁,“你这么容易害羞,可一点也不像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女子。”

    容绒恼羞成怒的直瞪眼,努力将话题给扯回来:“我听到司徒家的二长老让司徒一舟护送一些人进学院。按理说进入学院的名额有限,各大家族都希望报名学院的人越少越好,司徒家却还护送人进去,听他的意思是有人指使。”

    “萧天权的命令?”封凌有些不以为然,“他是圣皇,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安全到达学院很正常。”

    “正常个鬼!他才那么没那么好心呢!我不相信妖族学院搬迁到圣皇城就会完全听从萧天权的命令,他们最多是互相利用,我不相信萧天权会为学院考虑这么多。”容绒一脸不屑的说道。

    再说,学院也不需要萧天权下这样的命令。学院设立这一层考核,就是为了将一部分前来报名的人过滤掉。

    封凌目光闪烁,微微眯起眼,“照你的意思,是萧天权自己需要这部分没有背景和后台的天才。他要这些人进学院干什么?”

    “这就是我们要去查的呀。”容绒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咬着嘴唇,“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封凌眼中含着玩味的笑意,“你是觉得我已经把刚才话题忘了,是吗?”

    嘤嘤,撒娇失败。

    容绒火速撤离,眨眼从封凌眼前隐身,悄默默的溜了。

    封凌只觉得怀里一空,不由的眼皮一跳,“跑的还挺快。”

    ……

    天武之林是一片凶兽横行,同时也是药材遍地的森林,可以说是机遇和危险并存。不过对于司徒山这样的地境年轻人来说,还是危险比机遇要大。

    因为天武之林中的凶兽基本上都是地境,天境凶兽也很常见,那是他绝对无法对付的凶兽,连逃命都很难。

    即使如此,他还是来了,找了几个和他一样没有能力请动天境强者护送的年轻人一起,一共六个人,一起前往天武之林中央的学院。

    从学院大门延伸出来的通道进入森林十里之后就消失了,他们彻底陷入密林之中,只能望着远处高大的学院,找寻方向。

    “我说,圣朝学院是不是故意的?将学院设立在天武之林里面,就是不想让我们这些出生平民的修炼者进去吧?”一个人有些怨恨的抱怨。

    “可不是吗? 看那些大家族,随便派几个护卫,几个长老就能将自己的后辈全部安全的送到学院,我们经历千辛万苦才仅仅是走到那里。”另一人也幽怨的叹息。

    领头的青年撇了众人一眼,“行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再抱怨有什么用,你们还不是冒险进来了?人家司徒家的少爷都没有抱怨,你们抱怨个什么鬼?”

    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司徒山,一人很奇怪的问:“对呀,你是司徒家的人,怎么没人护送你?”

    司徒山低垂着眼眸,用自己的匕首小心的削着从林子中采到的毒蘑菇,“我除了姓司徒之外,和司徒家没有一点关系,你们搞错了。”

    “我说呢,司徒家的人怎么可能沦落到和我们一起。”

    几人又说了几句就再次上路了,司徒山将切成碎末的毒蘑菇和挤出来的毒汁小心的收起来,也跟着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众人小心的避开凶兽,尽量避免打斗,免得动静过大,招惹来更厉害的凶兽。

    起初还很顺利,但越往深处走,就越是无法避开,遇到的凶兽也越强大。

    终于,他们遇到了一场恶战,死了两个同伴,最后靠着司徒山的毒蘑菇,才勉强耗死了那只半只脚踏入天境的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