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3章情报买卖
    “咦,你醒了?”容绒远远地瞧见司徒山醒过来,瞬间来到他的屋中,仔细打量着他,“恩,不错,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是你救了我?”司徒山脸色苍白的问。

    “唔,不算救吧。就是碰巧看到你像一只死猫一样瘫在那里,就把你给捡回来了。”容绒笑眯眯的道。

    司徒山嘴角一抽,露出一抹苦笑。

    他被家族的人欺负的快死,却根本没有人管他,最后救他的还是一个外人,真是一个讽刺。这样的家族,就是他从小满怀期待的主家吗?

    村子里所有人都告诉他,如果他能被选进主家,前往圣皇城会是多么多么荣幸,可他们知道来了这里他不过就一个随时可以被杀死的下人吗?

    “你们走吧。”司徒山心灰意冷的说。

    容绒挑眉,“我才把你拖回来,你就让我们走,太没良心了吧?”

    “不是。”司徒山抬起头解释道:“司徒家决定不让我报名圣朝学院了。”

    “哦……所以你不打算去了?”

    “不,我要去!”司徒山眼中流露出一抹决然。

    险些死在司徒倩手里已经让他对司徒家族彻底失望了,报名进入圣朝学院是他唯一可能翻身机会!

    留在司徒府,他最终的下场不是成为一个废物就是被司徒倩暗中弄死,他必须离开!

    “只是我攒下来的灵石只够我自己的报名费,我给不了你们。所以我们的协议取消吧……”司徒山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容绒。

    容绒救了他一命,结果他什么也给不了她,还耽误他们这么久的时间。

    “没钱也无妨,你可以拿别的东西来换。”封凌说着很冷漠的话语,从门外走了进来。

    司徒山不解的皱眉,“用什么来换?”

    “情报。比如司徒府的仓库在哪里?你们家主原来的书房在哪里,有什么禁制机关啊……”容绒欢快的回答道,先是在说着孩子躲猫猫一般的小事。

    司徒山瞬间惊悚,瞪大了眼睛,“你们……!”

    容绒淡然的打断他,“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好不容易来一趟天下闻名的司徒家,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走了吧?”

    司徒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们不会一开始就是为了进司徒家才接近我的吧?”

    他有一种自己引了两个不得了的贼进来的感觉。

    “明明是你先开口邀请我们进府的,我们没有主动好吧?”容绒白了他一眼。

    司徒山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就算是临时起意,想在司徒府盗窃,也太荒谬了。不说司徒家的护卫有厉害,就算他们运气好没有被发现,司徒家的禁制可是不比皇宫差多少的。

    他们这两个压根不懂禁制的人去行窃,恐怕立马就会被发现。

    “还是算了吧,就算我给了你们情报,你们也不可能成功,还会被司徒府灭口。”司徒山摇摇头,难得和他们

    封凌不冷不热道:“能不能成功不用你操心,你就说换不换。”

    司徒山极其无语的看了封凌一眼,对着容绒道:“你的夫君是不是有病?都说了很危险了,居然还想尝试?!”

    “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啊。你不说,其实我们也可以自己去找。”容绒笑嘻嘻的依偎在封凌身边,一脸的自豪。

    司徒山彻底被他们打败了,“行,当我没说过。我只知道司徒府的大多数禁制布置图都是司徒一舟保管的,你们去他哪里可以打探到不少情报,其他的我也接触不到。”

    “这个情报还不错,如果我们拿到了需要的东西,协议继续。”封凌淡然点头,伸手揽住了容绒的腰,离开了司徒山的屋子。

    司徒山望着两人的背影,眼神复杂。

    他确实不太清楚司徒府的禁制布置,不过他知道司徒一舟那里并没有太多的禁制,因为他基本上不在府中居住。

    之所以告诉容绒他们他那里有情报,只是希望容绒他们不要随便乱闯其他地方,惹来杀身之祸。这两人毕竟救过他。

    想到司徒倩之前的威胁,他的眼神黯了黯,再次坚定起来。

    去圣朝学院,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该连累救过他的容绒和封凌,让他们成为司徒家打击的对象,他们都是好人。

    他不能让封凌护送他,他要自己去闯!

    ……

    司徒一舟难得的在自己的住处休息,正扒拉着眼前堆成小山的灵石,眼里放光的一点一点的数起来。

    “四万七、四万八、四万九、五万!哈哈!”司徒一舟乐的合不拢嘴,一股脑的收拢到身边,全数丢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大长老居然一开口就要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乡巴佬十万,真是荒唐!那个见识的家伙,看到几千灵石就应该感激不尽了,剩下的都给我一半。”司徒一舟恨恨的说道。

    一想到大长老让他送十万给封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可他又不敢不送,所以就昧下了一半。

    “一舟。”一个清雅的声音传来,让司徒一舟瞬间肃然起敬,立刻迎了出去。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素衣,腰间挂着青色玉佩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肤如凝脂,美如冠玉,给一种十分不真实的雕刻感,仿佛他是玉石成精,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可是配上他的满头白发,又十分的违和。

    “二伯。”司徒一舟慌忙恭敬的行礼。

    这位是他的二伯司徒水生,也是司徒家的二长老,目前司徒家权力最大的两个人之一。

    “还有五天圣朝学院的报名考核就要开始了,司徒倩准备好了吗?”司徒水生淡然问道,声音像一缕清风一般划过,似有若无,十分的温柔。

    可司徒一舟不敢怠慢,弓着腰不敢起身,“大小姐最近修炼很刻苦,今晚最后一次药浴之后,应该就可以突破了,这两天就能前往学院了。”

    “恩。”司徒水生微笑着点点头,将一块玉简递给司徒一舟,“这份名单你拿去,让我们的人立刻护送这上面的人进入学院。”

    司徒一舟好奇的接过名单,看了一遍眉头微皱,“二伯,这些人好像都和我们司徒家没关系吧?我们为什么要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