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5章陪我一天
    绝地城开始新的规划和重建,一共六万人的军队被按照境界编成了小队,地境大军由越云横亲自训练和重建外城。

    戴苍、余青和付苍南三个副将被降成了统领,和其他天境统领一起被明哲和徐伯一切拖出进行了惨绝人寰的高压修炼,以期望他们当中有人可以成为封王级,虽然这个机会很渺茫。

    绝地城经过这次的混乱,算是重获新生,像这次的内讧今后恐怕绝对再不会发生了。

    越云横、明哲、容五等人都对封凌敬佩不已,连同整个绝地城的军队,封凌的威严突然就到了一个无可比拟的高度。

    城外等消息的萧玉枫在等到西门婉和萧绝带着几个人回来的时候,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三万大军、十名封王级,居然连一个都没有回来!最后回来的只有一个提前就逃命的西门婉和被放过的萧绝。

    绝地城难道真的是有去无回的绝地?

    他不敢多留,连司徒恒都死了,他留下来找死吗?立刻带着剩下的人驾驶着战船一溜烟的跑回圣皇城了。

    内忧外患都没有了,容绒感觉十分的满意。

    封凌的表情却并没有那么开心,满不在乎的靠在卧榻上,看着窗外发着呆。

    “你不要一脸别人欠你钱的表情好不好?来,笑一个。”容绒凑过去,调皮的用手指把他的嘴角往上提。

    封凌收回视线,淡漠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突然捉住她两只作乱的小手,“你真的这么高兴?”

    容绒眨眨眼。

    为什么不高兴?兵不血刃就全灭了对方的军队,更重要的是那个出卖兔族的叛徒司徒恒也死了,灵盛踩着他的骨灰蹦跶了不知道多少次呢。

    “当你知道你们兔族覆灭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封凌淡淡的问。

    容绒心头一紧,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兔族覆灭的时候,我被冰封了,直到一百年前才复苏。我从小就知道我是天底下最后一只兔族,要说感觉……”

    她并没有太过伤心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她是穿越而来,从小又是被容帝孤单单的一个人养大,对种族没有太多的感情,最多只是觉得有些孤单,想要找到她的娘亲。

    封凌理解了她的意思,深沉的垂下眼眸,“我是被父母、哥哥宠着长大的,从小就被族里人爱护着,保护着。”

    容绒的心猛然沉入谷底,双手在微微的颤抖。

    封凌用力握住她的手,双手合拢将她小巧的玉手包裹在掌心里,“司徒恒告诉我,我是天底下最后一条黑龙,那个叫萧绝的混血是我唯一的族弟。他说的是真的吗?”

    容绒眼神转向了别的方向,不敢看封凌的眼睛,“不是说好不问的吗?”

    “那什么时候才能问?你说过会帮我想起一切的。”封凌握住容绒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了,捏的容绒生疼。

    当他听到司徒恒的话时,他真的有一种极其恐慌的感觉。他不是不在乎,他是太害怕了,害怕是真的,他毫不犹豫的杀了司徒恒,但还是开口问了容绒。

    不知道为什么,他相信容绒,相信这个女孩没有欺骗他,不会欺骗他。

    容绒终于抬头对上了封凌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灿烂,无忧无虑,有着少年的洒脱和狂妄。

    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时候吗?还是瞒不住了……

    容绒撇撇嘴,委屈的趴在封凌的身上,嗅着他身上的温暖的气息,有着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样狂放不羁,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封凌,在恢复记忆之后就不可能回来了,他再也不可能这么轻松了。

    “一天,你陪我一天,明天我帮你恢复记忆好不好?”容绒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闷声说道。

    封凌沉默了一会,伸手抱住了她,“好,就一天,我好好陪你,你想做什么?”

    容绒从他的身上爬起来,抹着眼角的泪光,理直气壮的要求道:“陪我去吃东西!”

    “吃东西?”封凌不解的皱眉。

    等到容绒拖着他离开了绝地城,来到了一座繁华热闹的城池时,他才明白过来容绒的吃东西是什么意思。

    她带着他跑到萧天权的老巢,圣皇城来了!

    “这里有最好吃的酒楼!是我师父在经营哦,我们去的话……”容绒兴高采烈的拉着封凌的手,给他介绍圣皇城的楼外楼,说到一半却突然卡住了。

    “会怎么样?怎么不说了?”封凌剑眉一挑,好奇的问道。

    容绒默默的低下头,“本来以为可以白吃,现在想想,我们好像不能被认出来。”

    “……钱带够了吗?”封凌忍俊不禁的问。

    容绒瞪眼,“难道不该你请我吃饭吗?”

    封凌很洒脱的一摊手,“我没钱。”

    “我不相信!你明明就有储物戒指,你丢掉的只是记忆又不是钱!”容绒逮住他的手,就要翻看他手上的储物戒指。

    封凌挑眉,“这戒指是我随手从房间里拿的,我醒过来的时候身上连衣服都没有。”

    容绒脸庞一红,忽然想起来封凌肉身毁掉之后,储物戒指也没有了,记忆恢复到十八岁之前,还是用本体出现的。”

    “咳咳,好吧,鉴于你是穷光蛋,这次就又我来请客。”容绒干咳两声,干笑着道。

    封凌微微一笑,“好啊。我们这是到了吗?”

    容绒抬头,面前果然就是高.耸入云的楼外楼,不过楼外楼的匾额却被换掉了,新换的匾额铁画银钩,霸气凛然的楼外楼三个大字,却让容绒怎么看怎么别扭。

    “果然还是看习惯了,我还是喜欢原来的匾额。”容绒郁闷的嘀咕。这楼外楼是她的心血,如今却迫不得已的交了出去,连来看一眼都要偷偷摸摸,伪装模样。

    封凌淡淡道:“这匾额应该是萧天权写的,有皇级的气势。”

    容绒一愣,茫然道:“有吗?我怎么没感觉?”

    封凌邪肆的低笑一声,“我感觉到了。”

    说完牵着容绒的手走进了楼外楼中。

    此时圣皇城的宫殿,正闭目养神的萧天权猛然睁开了眼睛,“似乎有高手进城,真是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