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3章被骗的团团转
    封凌挑眉,看了一眼狼狈的四人,表情有些无语。翻手一压,身后一条狂暴的黑龙冲天而起,毁灭的力量充斥在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都在颤抖,都不由自主的匍匐在地上,心神剧颤,不敢抬头。

    五个鬼刹卫奋力打出的神通都好似一滴水落进了大海里一般,冲入黑龙的身体,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五人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望着近在咫尺,遮蔽了整片天空的巨大黑龙,拼命的想要退后,身体却好像僵住了,一动也不能动弹。

    他们可是封王级!是天底下最强大了一群人,如今却好像一只弱不禁风的蚂蚁一样无能为力。

    皇级的实力居然如此可怕吗?

    轰隆隆——

    毁灭的黑龙像万丈巨浪一样直冲下来,将五人淹没。

    黑色的妖力翻天地间翻腾不息,吞噬掉了一切。险些将越云横等人逼入绝境的五人仅仅一招就成了尸体。

    封凌缓缓的从黑雾中走来,来到四人身前。

    四人还在震惊之中,只觉得难以接受,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五个封王级打到现在,我高看你们了。”封凌冷淡的瞧了他们一眼,眼里的鄙视很是明显。

    四人嘴角一抽,立刻愤愤不平的瞪了回去。

    你好意思说!我们四个封王级,能和你一个皇级比吗?

    封凌仿佛没有看见他们怒目而视的眼神,随手丢给他们几瓶灵药,转过身径直走向内城。

    四人慌忙服下疗伤的灵药,赶紧跟上。

    越云横心急的问道:“城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很好。”

    “那就好。”越云横一直提着一颗心终于是放了下来,古怪的问:“你不是说中毒了吗?怎么会突然好了?是容绒帮你解毒了吗?”

    “谁告诉你中毒了?”封凌邪肆的勾唇,嘴边划过一丝坏笑。

    越云横一怔,看向徐伯,徐伯也是一脸茫然,“是容绒说的。她说有人在她身上下了毒,然后被你碰到了。”

    “恩,她说的是实话,但是她并没有说我中毒了,是你们自己说的。”封凌幽幽的说道。

    对,是我们脑补过度,胡乱猜测!

    四人眼皮一跳,气的说不出话来。

    走进内城中,和他们想象的经过一场惨烈大战的场景有些不太一样。

    城里完好无损,连地面上的一块地砖都没有破碎,所有的战士身上也只有内讧时留下的伤口,好像根本就没有和圣皇朝的军队战斗。

    只是奇怪的是所有人都瘫坐在地上,一副腰酸背疼,脸庞抽筋的模样。他们在梦中不是死了,就是伤了,那种痛苦的感觉真实到醒过来才非常清楚的残留着。

    而圣皇朝的大军则全部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样,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越云横四人查探了一下他们的气息才极了的发现,这几万军队已经全部覆灭了。

    四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打心底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有些心惊肉跳的看向封凌,“是你做的?”

    封凌扫了这些人一眼,“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越云横不解的皱眉。

    “不是我动的手,是容绒和梦亦做的,但是我计划和布置的。”封凌转过身,瞧着他们,“兵不血刃,除掉整支大军,萧天权应该暂时不会再派人来了,绝地城就有足够的时间发展。”

    四人震惊的望着封凌,眼神极端的复杂。

    这就是他们跟随的主人吗?几万人的大军,甚至还有十名封王级,放在任何一个势力,面对这么恐怖的攻击都是一场灾难,封凌却怎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损失!

    狠辣果决,睿智却不自大,为自家人考虑的足够多,跟着这样的人还担心什么呢?

    “城主英明!”四人沉默了半天,最后只能用这四个字来说明自己的心情。

    一众将士也都在此时站了起来,朝着封凌行礼,“城主英明!”

    这一次,他们是真正的服气了。

    如果这场战争只靠他们的话,恐怕结果真的就会和梦里一样,绝地城毁灭,他们全部都要死无全尸。

    “我不服!”余青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指着封凌道:“虽然你打赢了这场战斗,但我依旧不服你,我们家将军也可以赢!”

    越云横脸色一黑,没好气的呵斥道:“余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他倒是想要拯救绝地城,可事实证明,他连几个封王级都解决不了。等他来救场,整个绝地城的人大概都已经死光了。

    “我没胡说八道!”余青愤懑不平。

    这和他们计划的完全不一样。他们想象的是借用圣皇城的压力让越云横成为拯救绝地城的英雄,没想到却让封凌看穿了,让封凌成了救世主。

    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我觉得余青说的不无道理。”付苍南赶紧站了出来,走到余青的身边,一双眼睛阴冷的盯着封凌,“虽然封凌救了绝地城,但那是他应该做的。之前因为他导致大军内讧,却是他的错,他杀了戴苍的事,还没有解决,他必须给一个交代!”

    大军再次哗然起来,整个广场上都是低声的议论声,不过显然即使是越家军也没有表现的那么激动了,只是看着封凌的眼神还存在着疑虑。

    越云横叹口气,说到戴苍,他也很惋惜。

    戴苍跟了他那么久,在这件事上他是有些埋怨封凌的。

    封凌依旧面无表情,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你将大军内讧的事怪在我身上?难道不应该怪你们两个吗?”

    两人脸色一变,“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戴苍会死都是因为你,他看见了你勾结魔族的证据,所以你杀了他!虽然现在已经没有证据了,但是戴苍留下来的那块玉简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件事你不交代清楚,我们根本没办法跟随你。”

    “那块玉简,确实是戴苍刻录的,但是你们确定他是清醒的状态下刻录的吗?”容绒的身影从远处飘了过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