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6章冲突爆发
    容绒睡醒之后才想起来要去找那个给她下毒的人算账,封凌却给了她一个白眼,“你当人家那么傻吗?还等着你去找他算账?”

    再次被鄙视的容绒有种想要揍封凌一顿的冲动。她当然知道那个所谓的医师肯定已经跑掉了,但是她不甘心。

    这种万花散太毒了,她难以置信绝地城里居然有这样的人!

    要是这个家伙再跑到绝地城的水源里下毒,整个城的人都会被他毒倒。

    “不行!我要去告诉越云横和徐伯,让他们当心这个内鬼。”容绒跑下床就要出门,被封凌一把拉住,“你当徐伯和越云横都是傻子吗,这种事还要你提醒?”

    容绒眨眨眼,“他们早就知道有内鬼?”

    “不知道。不过为了防止有奸细混进来,他们早就做好了防御。那人没有机会对全城的人下毒,否则他们就这么费尽心思的挑起城里的内乱,直接毒翻所有人就是。”

    容绒撇撇嘴,“所以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就只能这么算了?”

    “怎么能算了?他们想玩,我们就继续陪他们玩下去……”封凌靠到容绒的耳边,轻轻咬了一口容绒的耳垂,温热的气息烧灼着容绒的脸颊,一阵酥麻的感觉窜过。

    容绒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慌忙捂住耳朵,愤怒的瞪了封凌一眼。

    可惜浮着红晕的小脸让她看起来没有半点凶狠,反而显得无比娇嗔,可爱的像熟透的草莓,透着说不出的甜美。

    封凌眼神一凝,勾起一丝坏坏的笑容,“我以前有没有说过你害羞的模样很媚人?”

    “唔,好像没有。”

    “没有吗?原来我这么无趣……”封凌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面无表情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

    这天晚上,一直紧闭的城主府突然接连叫了徐伯、子参进府,但两人很快又行色匆匆的离开城主府,紧接着去了一趟越云横的住处,然后就沉静下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来封凌已经中毒了。”一直在暗中盯着城主府的黑影笑着对付苍南和余青两个副将说道。

    余青摩拳擦掌,“终于轮到老子上场打架了?一直都是你们两个在那里煽动个没完,都没我什么事。”

    “你着什么急,现在不就轮到你了?不过子参去找过越将军,越将军现在恐怕已经知道封凌中毒的事,他肯定会有所准备。”黑影沉声道。

    余青很自豪的笑道:“这是自然,论打仗没人能比得上我们将军,他最了解什么时候该警惕。”

    黑影撇了他一眼,一抹不屑从眼底一闪而逝,嘴上却说道:“没错,越将军很厉害,所以为了骗过他,你明日一定要做的足够逼真。”

    “好咧!你看我的就是。”余青自信满满的一口应下来。

    第二天,越家军的将士在给戴苍整理遗物的时候,在角落里忽然发现了一块被藏的很好的玉简,玉简里刻录的是戴苍的一份遗书,是戴苍在前去参加接风宴会之前留下的影像。

    玉简中,戴苍神色狰狞,显得十分的恐慌。

    他说他发现封凌和魔族还有勾结,不过是在利用越云横和萧天权的矛盾欺骗越云横和越家军为他卖命,好在铲除了萧天权之后,与魔族分享中原!

    他没有证据,即使说出去越云横也不会相信。萧天权、封凌都不可信,只有越云横自己掌握足够的力量!所以他决定帮越云横拿到绝地城的权力,至少让越云横和封凌平起平坐。

    他知道在接风宴上,越云横会将城主的权力全部交还给封凌,他下定决心要搅乱这次的交接。

    “封凌肯定会杀了我,即使他不是当场动手我也一定会死。但是没关系,我只希望越将军可以看清封凌的真面目,可以保住我们越家军所有的兄弟。”戴苍双目通红,死死的握着玉简。

    看着虚幻的影像都可以感觉到他心中的愤懑和不甘。

    玉简的内容传出来之后越家军愤怒的情绪顿时到达了一个顶点,被彻底的引爆了。

    几万越家军的将士冲进内城,朝着城主府进发。

    虬、敖等人立刻带人团团守住了城主府,不让越家军冲进城主府,双方人马直接在城主府前的广场打了起来。

    “都住手!关于戴苍遗书的事情还没查清楚,越云横都没有说什么,你们在这里乱来什么?!”徐伯狠狠一拄拐杖,封王级的力量瞬间扩散来开,席卷广场,正在打斗的双方顿时被强大的力量冲开。

    余青领着两把大斧头,冷笑着看向徐伯,“什么没查清楚?那就是戴苍亲口说的,还有什么好查的?我家将军不来是应该的,来了恐怕封凌会直接动手吧?你们这群魔族的走狗!”

    “对!魔族的走狗!走狗!走狗!”越家军将士再次抡起兵器,冲向城主府大门。

    “都给我滚!再往前一步,别怪我们放箭。”子虚勃然大怒,一挥手让众人架起百架仿制的射神弩,对准了越家军。

    士兵们动作一滞,余青虎目圆瞪,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大笑道:“去你的射神弩,你以为就你们有吗?兄弟们,给我上!”

    越家军中顿时也冒出了百架一模一样的弓弩,站在军队的最后方。

    余青如有蛮牛一样抡着斧头直冲向城主府,身后的精钢箭带着杀气爆射出来。

    “给脸不要脸,找死!”子虚也怒了,咆哮着下令,“给我放箭!”

    仿制射神弩的精钢箭如雨一样的爆射出去,双方的人马都像割麦子一样瞬间倒下一大片。

    “你们……你们真是疯了!”徐伯气得半死,他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神识扫过,将局面看的一清二楚。

    他做梦也没想到双方居然连仿造的射神弩都拿出来了,仿造射神弩的杀伤力那是可以随便拿出来的吗?

    他拐杖一挥,一股浑厚的力量如浪潮一般朝着越家军后方的弓弩手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虬等人也感觉到一阵如刀锋一般的冰冷扫过他们的脸颊和脖颈,仿佛要将他们的喉咙割裂。

    轰隆隆——

    两股力量撞击之下,爆发的冲击将双方的弓弩手全部的横扫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