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5章安插了奸细
    封凌不屑的撇了一眼瓶子,“花粉是没有毒,有毒的是你。”

    “我怎么可能有毒?”容绒愕然,慌忙打量自己身上,只觉得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除此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香气……这不是花粉的香气!”容绒发现身上诡异的香气,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发现了?”封凌挥手一道黑色的灵力扫过容绒的肩头,“有人在你的身上下了毒,不过这毒散发着一股香气,所以人家才顺便送了你一瓶花粉。”

    容绒想起自己被拍过的肩膀,抱紧自己的身体,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天底下大多数毒药都是需要服用才能起效的,通过呼吸或者接触就能毒发的毒药很少,但这类的毒药一般都比较狠毒,一旦中毒基本无药可救。

    容绒身上被下的这种毒药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万花散,和皮肤接触就会瞬间进入身体中,当再次闻到香气的时候就会毒发。

    这种毒药连皇级都无法抵抗,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这毒药虽然无色,却并不是无味的。

    “他们不是想要害我,是想害你!”容绒脸色发白的望着封凌。

    封凌淡然一笑,“本来就是,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出门?”

    他走向容绒,伸手去拉容绒的手,容绒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封凌神色一变,不悦的皱眉,“怎么了?”

    “我、我还是再去检查一下吧。”容绒说着就跑向房间,封凌从身后一把抱住她,“好了,已经没有了,不要这么紧张。”

    “真的没有了?”容绒带着哭腔,很是委屈的转过身,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瞅着封凌。

    “没有了,你不是说你自己就是医师吗?怎么感觉不出来吗?”封凌坏笑着捏了捏容绒的笔挺的鼻尖。

    容绒吸吸鼻子,“感觉不出来,我太疏忽大意了……”

    差一点,差一点点,她就害了封凌!

    不止是封凌,连她都有可能在无意中蹭到中毒,要是封凌没有发现,她现在肯定已经倒下了,她腹中的孩子数不定都会消失。

    她不敢想象这样的后果。

    容绒红着眼圈,身体瑟瑟发抖,心头一阵后怕。

    封凌感觉到她微微发抖的身体,皱皱眉头,忽然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紧紧的揽在了怀里。

    “你做什么?”容绒慌忙抱住他的脖子,不解的问。

    “吻你。”封凌炙热的唇堵住了她还想说话的小嘴,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容绒的脸颊上,烧红了一片。

    容绒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脸上浮起两片粉嫩嫩的红晕,看上去格外可爱,让人很想上去咬一口。

    “味道不错,我应该不是第一次亲你吧?”封凌松开她,眼里泛起一抹坏笑。

    “当然不是,你亲我很多次了!”容绒红着脸,软绵绵的说道。

    “应该没有很多次吧,不然你怎么这么不熟练?”封凌一脸鄙视的说。

    “封凌!你这么熟练,难不成亲过别人很多次?”容绒气的直磨牙。

    封凌居然真的仔细的回忆了起来,“好像没有。遇见你之前,我从来没有亲过别人。不然我父王会揍死我的。”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拼命的保持着脸上的表情不变。

    封凌看了她一眼,垂下了眸子,抱着她走进了屋中,“现在心情是不是好一点了?我们一起睡觉吧。”

    “什么?!”

    “睡觉是忘掉烦恼最好的方式,别乱想,是真的睡觉。”

    封凌将容绒温柔的放在了床上,然后懒洋洋的躺在了她的旁边。

    容绒发现封凌少年时是真的很懒,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人家忘掉烦恼的方式是喝酒,他是睡觉!

    不过,这个方式确实不错,她窝进封凌的怀里,感受着熟悉的气息,很快就睡着了。

    绝地城的气氛越来越不对,越家军和封凌手下的雷岛军的冲突越发激烈,封凌和容绒却在城主府睡了一个下午。

    城外百里,司徒恒在这里建立了军营。

    自从上次进攻失败之后,他就一直按兵不动,默默地驻扎了快半个多月了。

    司徒恒不着急,云危也不着急,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进攻绝地城。

    北州雪原那边的魔族还没有打退,而且根据战报,鸣梭魔王又再次加派了魔军,想要将整个北州强势掠夺过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萧天权没有派兵去援助明媚,反而将军队都派到了绝地城附近,这让云危十分的不满,但他不满也没什么用,军队也不是他的。

    所以司徒恒不打,他也不催。

    但是他不着急,有人着急。

    萧绝和萧玉枫都被萧天权派了过来,还连带着一个残废了的西门婉。

    “司徒将军,你在这里浪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打探到这些消息吗?”萧玉枫很不高兴的看着司徒恒送给他的情报。

    司徒恒面不改色,温文尔雅的微笑道:“殿下,你要清楚,情报是胜利的基础,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先打听清楚,并没有什么不好。”

    “哼!我看你是太胆小了,才迟迟不敢发动进攻吧?绝地城的护城大阵,要是真有情报上这么恐怖,当初你追杀明哲的狐族进大阵的时候,他们狐族就应该死光了才对!”萧玉枫没好气的说。

    自从上次在灭神谷被司徒恒打晕了之后,他对司徒恒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司徒恒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殿下有看清楚战报吗?当时越云横关掉了护城大阵。为了保存狐族的实力,他甚至不惜关掉大阵,这足以说明护城大阵的危险,殿下如果没有看清楚,最好找木合为你看看眼睛。”

    “你!”萧玉枫用桃花扇指着司徒恒,火冒三丈。

    萧绝慌忙在一旁劝说,拼命的打圆场。

    萧玉枫这才气恼的收回扇子。

    西门婉看着情报,突然开口道,“这些情报也未免太详细了,司徒将军该不会在绝地城中有人吧?”

    司徒恒眼中寒光一闪,并没有否认,“你倒是聪明,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在等什么了,我们的机会很快就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