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4章郁闷的容绒
    这两天容绒郁闷了,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外城的越家军都在骂封凌,要求他给一个说法,二被人骂的这位却泰然自若的窝在城主府的里晒太阳,一点都没有要出面解决的意思。

    “你是打算等着他们把你骂成狗吗?”容绒无语的托着腮帮子,瞧着躺在身旁躺椅上悠然自得的封凌。

    封凌慵懒的眯着眼,“他们现在敢骂我?”

    “……真敢骂出口的是没有几个,可他们心里肯定都对你不满,现在越家军是群情激奋,全部都要为戴苍讨一个公道。”

    “公道?他挑衅我被我打死了,需要什么公道?”封凌很委屈的捻起盘子里的一颗草莓放进自己的嘴里。

    容绒:“……”

    你这话说出去他们一定想打死你!

    她幽怨的瞪了封凌一眼,默默的吃着养胎的丹药。

    封凌忽然睁开眼睛,将一个草莓塞进了容绒的嘴里,坏笑道,“你也不用着急,这件事才刚开始,要慢慢来才好玩。”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贪玩?!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来解决?”容绒眼巴巴的瞅着他问。

    封凌看了她一眼,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睛,“敌不动,我不动,这个道理不懂吗?乖乖陪我晒太阳吧。”

    感觉智商被鄙视的容绒气呼呼的站起来,跑出了院子,离开了城主府。

    “容绒,我正想找你呢。如今越家军的情势不太对,越云横也压制不了太久,封凌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到现在不出面?难道他真想和越云横决裂……”容五迎面走了过来,逮到容绒就一连串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容绒很想说这些问题问她没用,封凌压根就没想告诉她。

    “那至少让我见他一面吧?他这几天怎么不见人,该不会又受伤了吧?”容五很无奈的问。

    封凌这几天干脆就不见人,容绒也是足不出户,想要见到这夫妻两人,比登天还难。

    容绒一摊手,“他就在城主府,你去找他就是。”

    容五叔差点翻个白眼给容绒看,他要是能进得去城主府,还会在这里拉着她说过没完吗?

    辞别了容五,容绒一路小跑着去了炼药阁。

    炼药阁是城里为了炼制丹药建立的场所,但是因为最近药材都已经用完了,没有炼药师在里面炼药,已经成了储存灵药的仓库。

    容绒打算在这里炼制一些安胎灵药,她的灵药已经快吃光了。

    子参之前就被安排在这里管理灵药和药材,见到容绒同样忧心忡忡,“夫人,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公子了,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啊……”

    “怎么不妙?”

    “整个越家军似乎是被人给煽动了,集体对公子不满。最关键的是越云横,他对公子杀了戴苍似乎非常失望。他的态度不明朗,才导致越家军的态度如此激烈。”子参有条有理的给容绒分析。

    容绒一边炼制的灵药,一边还有闲心的问道:“所以,你觉得要这么做?去找越云横吗?”

    子参点头:“对,公子一定要去找越云横道歉,越快越好。”

    容绒叹气。

    别说这次封凌没错,就算他真错了,他也不会道歉。何况现在他连门都不想出,整天就像一只懒猫一样赖在府里哪都不想去。

    炼药阁的几名炼药师也和容绒说了起来,他们对绝地城现在的情况都感到很担忧,才刚刚建立起来的绝地城,还没被萧天权打垮,自己内部就出了问题。

    容绒听得脑袋嗡嗡的,好不容易从炼药阁炼制完了灵药,脱身出来了,又在门口撞上了一群从外城冲进来的越家军将士和在内城巡逻的妖族将士。

    双方立刻吵了起来,火药味十足,剑拔弩张到几乎要动手。

    “行了!都在这里嚷嚷什么?该干嘛干嘛去!就你们这点实力也就只会内讧了!”一个医师炼药阁里走了出来,没好气的将他们统统赶走。

    容绒这下脸色真的是阴沉下来了,情况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像容五、子参这样统领的人物都感觉到了不安的气氛,仿佛在什么事情正在暗中积聚着力量,即将爆发出来。

    医师忽然拍拍容绒的肩膀,“夫人其实不用这么担心,我相信城主不是那样的人。”

    容绒惊讶的扬眉,看向这个皮肤白皙的年轻医师,“你觉得封凌没有杀戴苍?”

    “城主想杀戴苍,无需撒谎,他甚至不用自己出手,我既然选择跟随城主,当然会相信他。”医师笑着说道,拿出一瓶香气扑鼻的花粉。

    “这个送给你,会让你心情好一些,对胎儿也好。”

    容绒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接过花粉嗅了嗅,确实是用十分上等的药材花朵研磨出来的花粉,对孕妇很好。

    她向医师道了谢,很快回到了城主府。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饿了。”封凌听到容绒的脚步声,半眯着眼睛抱怨道。

    容绒嘴角一抽,“你多大人了?饿了不会自己做吃的?”

    封凌睁开眼睛,巴巴的瞅着容绒,“不会……”

    容绒一愣,她记得封凌很会做饭的,还经常烤肉给她吃。如果十八岁以前他都不会做饭,那他后来是怎么学会的?

    一个可能性涌入她的脑海,让她心里一疼,温柔的对封凌点点头,“好,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封凌诧异的挑眉,“我现在其实并不需要吃东西,只是习惯了而已。你从外面回来似乎心情不错?”

    “确实还可以,有什么问题?”容绒笑眯眯的问。

    “我以为你会一脸担忧,忧心忡忡的回来找我。”

    “才没有。你都不在乎了,我干嘛要替你担心呢?”容绒故作随意的拿出花粉的瓶子,闻了闻里面的香气。

    封凌眯起眼,忽然伸手将瓶子夺了过来,“这瓶花粉是谁给你的?”

    容绒看着封凌突然严肃的神色,呆愣在原地,“炼药阁的一个医师,皮肤很白。”

    “医师吗?”封凌眼神闪烁,突然嗤笑一声,将瓶子放在桌上。

    容绒不解的走过去,“这瓶花粉有什么问题吗?我检查过了,里面没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