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1章下手太狠了吧
    封凌面不改色,冷淡的看着戴苍,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众人望着戴苍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种时候说这个是几个意思?难不成……

    众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投到越云横身上。越云横嘴角一抽,黑了脸,冲着戴苍呵斥道:“戴苍,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回来。”

    “不,将军,你不单是我们越家军的领袖,你还是三百年前带领人族击败魔族的领袖,你一点也不比萧天权差,你比封凌更有资格带领绝地城打败魔族。封凌一个罪人凭什么在你之上?”戴苍大声的质问,一字一句都清楚的让整个大厅的人听见。

    众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感觉不妙的看向封凌。

    封凌依旧没有说一个字,没有表情的俊脸冷若冰霜。

    嘶——封凌这是生气了?

    封凌这个时候正在私下里询问容绒,“罪人是怎么回事?”

    “……你答应过我不乱问的。”

    “那我该同意吗?”

    “当然不能同意,绝地城的城主只能是你,也必须是你,怎么可能让出去!”

    “没必要吧。这个叫越云横的将军也很不错,让他做城主没什么不好。”

    “你说什么?”容绒惊讶的挑眉。

    和封凌眉来眼去的交流了好一会,她才发现封凌少年时对这些权利之争其实一点也不感兴趣。

    “越云横是很正直,但是一个绝地城只能有一个声音,两个会导致分裂,你不可以让出去。”容绒斩钉截铁。

    绝地城是她和封凌的心血,是封凌报仇的筹码,哪怕是越云横也不能让。

    “哦。”封凌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这轻描淡写的动作看的众人心惊胆战。

    这越是不当回事就越觉得可怕,封凌该不是心里憋着火吧?

    戴苍被封凌这几乎无视的举动气的鼻子都歪了,冷声道:“封凌,你之前是妖帝,可是现在,妖族除了金牛和狐族,谁还承认你?你已经不是妖帝了。你虽然是皇级,但你之前受了重伤,我很怀疑你的身体能不能支撑整个大局。”

    越云横越听越生气,没等封凌回答就火冒三丈的打断:“戴苍,你够了。之前封凌现出本体救了我和明哲,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正是因为他现出本体,我才怀疑。”戴苍眼神闪过一丝轻蔑,“如果他真有能力,早就该出手,而不是把人吓走。”

    封凌抬眼,终于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想这么做呢?试试我的实力吗?”

    “正是!在下斗胆请你赐教一招,证明你的实力确实没有因为伤势减弱。”戴苍敷衍的拱拱手,转过身对着众人道:“大家应该也很想知道我们未来的城主有没有能力护我们周全。”

    众人神色都变得犹疑起来。

    如今容帝不在,他们能依靠的就只有封凌,但如果封凌真的因为重伤实力大减,就大事不妙了,没有人能抵挡的住萧天权。

    封凌对众人犹豫的神色视而不见,淡漠的站了起来,冷若冰霜的眼神注视着戴苍,“你要清楚一件事,我并不需要保护你们,是你们选择了跟随我。”

    话刚落音,狂暴的灵力爆炸般的直冲出来,轰在戴苍的身上。

    戴苍眼瞳一缩,大吼一声,周身的灵力拔地而起,凝聚在身前化作一道巨大的护盾。

    只听轰隆一声,宛若黑色狂龙的灵力冲击在护盾之上,戴苍的灵力护盾瞬间碎裂,强大的力量完全击在他的胸口上。

    戴苍整个人倒飞出去,像一个飞射出去的炮弹撞穿了大厅的墙壁,一滩肉泥一样摔在大厅外面。

    整个大厅陡然安静下来,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

    越云横脸色发白的走到戴苍的身边,小心的查探着他的气息:“戴、戴苍……”

    “不管我的实力有没有下降,杀了你还是没有问题的。从今天起,我就是绝地城的城主,不服来找我。”封凌冷漠的看了一眼摔在外面的戴苍,伸手拉起容绒,拽着她走出了大厅。

    厅中众人慌忙让出了一条路,心头直抽抽。

    今天的封凌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以前他只是冰冷,今天却极其的霸道,仿佛豪情冲天的少年,什么也不放在眼里。

    容绒被封凌拽着走出大厅,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封凌,“你就这么走了!”

    “目的已经达成了,不走还留下来喝酒吗?这里的酒一点也不好喝。”封凌傲娇的吐槽。

    容绒七窍生烟,“不是酒的问题!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差点把戴苍打死!”

    戴苍好歹是越云横的副将,即使他今天的表现有些过于挑衅,也不至于把人打得快死了吧?

    封凌却不以为然,“他没死,我下手就不算重。”

    没死就不算重,这是什么鬼逻辑?

    容绒叹口气,“你这么做,越云横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当初你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越云横的。”

    “他既然答应了和我合作,就应该做好了被我压制的准备,他是聪明人。”封凌满不在乎的推开住处的房门,“不过他的手下却都是一些蠢货。”

    “额,什么意思?”容绒跟着他走进屋中,不解的问。

    “那个戴苍,我不认识他,但他一定有问题,越家军中和他一样有问题的人不止一个。我和你打赌,他一定活不过今晚。”封凌慵懒的躺到了窗边的卧榻上,事不关己一般说着让容绒骇人听闻的话。

    容绒汗毛都要立起来了,“你是说有人会在今夜杀了他?!为什么?”

    她之前也觉得戴苍的举动有些奇怪,他的挑衅很明显会让封凌和越云横的关系出现裂痕。

    但是她用真之决查探之后,确定戴苍是本人,并不是有人冒充。她也只能认为是戴苍对越云横忠心耿耿,想要替越云横和越家军争取更多的权益。

    但是听封凌的意思,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呵,我为了城主之位,杀了越云横的副将,对越家军毫不尊重,这是多好的一个煽动人心的借口?本身戴苍今夜跳出来就已经挑出了绝地城分裂的可能。”封凌狭长的眸子微敛着,在窗外月光的照耀下泛起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