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6章他这是生气了?
    云危正想着,飞舟上鬼刹卫终于出动了,封王级鬼刹卫,目标直指狐族人马。他们一出手,狐族顿时死伤一大片。

    “混蛋!”明哲忍不住的想骂人,封王级居然对天境和地境出手,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走!我们快进大阵了!”越云横一马当先,挡下了鬼刹卫的攻击,掩护着大军进入阵中。

    然而,萧天权的大军也无视了护城大阵,紧跟着追进了护城大阵中。

    越云横眼神一变,“对面是谁在指挥?他们的将军是疯了吗?”

    轰隆隆——

    大阵中的连环禁制被激发了,无数杀机铺天盖地而来,弥漫了整个大阵。

    萧天权的军队不可避免的死伤惨重,越家军早已经熟悉这座大阵,熟练的避过了所有的危险。

    但是明哲的狐族大军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他们同样不知道安全的路线和机关,同样被激发的禁制杀伤了大片。

    “好狠!居然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法!”越云横火冒三丈,冲着狐族吼道,“都待在原地别乱动,我们来带着你们走!”

    狐族大军对被禁制中的各种杀机搅得无比混乱,下意识的反抗防御,根本听不进越云横的话。

    远处,云危看到这幅场景,不由自主的心寒,“这就是司徒将军的方法吗?”

    “不错,这样的办法至少可以干掉三成的狐族,剩下的即使没死也都是重伤,要修养很久才能重新出战。狐族的加入对我们的威胁就小多了。”司徒恒嘴角含笑的说道,只字不提他们死伤了多少人。

    云危没忍住,“可是司徒将军的方法让我想起了魔族。”

    司徒恒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了,目光冰冷的看向云危,一抹轻蔑一闪而逝,“这大概就是你为什么会被撤掉统领的原因了,你想的太多了。”

    云危眼皮一跳,转过目光,将视线再次投向战场。

    “给我关闭!”越云横无可奈何之下,发出传音信号,护城大阵的禁制被暂时停止了。

    越云横带路,领着明哲迅速的往绝地城而去。

    司徒恒眼睛一亮,“越云横竟然有这么蠢的时候,难怪他只能做一个将军,而陛下却能做霸主。”

    不就是人家没你心肠狠吗?

    云危不屑的在心里吐槽,“你打算追击?在他们的大阵中追击太危险。”

    “战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事,不危险怎么会有回报?”司徒恒不以为然,下令全军金发,追杀狐族。

    这个时候,无数的箭矢突然如雨一般朝着萧天权大军的方向飞射过来。

    箭矢实际上并不多,同时发射大概也就两百多支,但却给人一种气势汹汹,摧枯拉朽,弥漫整片天空的感觉。

    “那是……仿制的射神弩!快让大军退避!”云危认了出来,立刻提醒司徒恒。

    但已经迟了,仿制射神弩的威力和速度根本不是普通地境能够反应过来的,一眨眼的功夫几百人就死在了箭矢之下。

    不少天境统领都一不小心中了箭,死在了大阵之中。

    “很好,是敖带了两百个弓弩手来支援了。”越云横终于舒了一口气。

    这次是他大意的了,明哲一路上都没有事,偏偏在进了护城大阵的时候萧天权的军队才开始出手,让他有些疏忽了,绝地城的防御再怎么坚固也要靠人才可以守住。

    “不好!他们还没退!”明哲忽然大喊道。

    越云横回过头,就看到萧天权大军中的鬼刹卫毫无惧色的直冲过来,逮着狐族众人大肆杀戮,对仿制的射神弩半点不放在心上。

    敖暴跳如雷,指挥弓弩手瞄着他们拼命的射击,可是这些鬼刹卫身上坚固的防护铠甲居然挡住了天阶灵器的攻击。

    “他们居然早有准备?”越云横皱眉。仿制射神弩貌似只出现过一次,就是封凌在蛇王独天的寿宴上将五千蛇族军队杀得片甲不留的那一次。

    那一次,封凌为了救容绒,祭出五百架射神弩。

    只是那一次,就被盯上了吗?考虑的也太周到了吧。

    越云横大概已经猜到对面的指挥是谁了,司徒恒,一个看似气度不凡,实则心机深沉的人。

    “看来我的目标就要实现了,杀掉狐族三成的人马,再简单不过了。”司徒恒微笑着端起了一只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云危撇了他一眼,“你连仿制射神弩都想到了,还有什么是你没想到的吗?”

    “我已经全部都计算好了,包括他们现在可以动用的人,我们可以取得的最大战果就是这么多。”司徒恒带着些许得意的笑容,十分自信的说道。

    “包括动用的人?”云危挑眉,“你是说,封凌和容绒都不会出手吗?”

    “容绒出手又怎么样?我会怕她?至于封凌,现在应该都处半死不活的状态中吧。只要他不出现……”司徒恒悠然的笑了,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他一点也关心自己的军队死了多少人,他只要看见战果,他只需要功劳。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炸裂的雷声忽然响起,绝地城中一条巨大的黑龙直挺挺的傲立在空中,巨大的双眸朝着这边看过来,血盆大口中似乎还咀嚼着什么,鲜血从口中流出来,如血雨一样洒落在地上。

    司徒恒眼瞳一缩,“不是吧……他怎么会这快就出现了?”

    云危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煞气,不由的脸色发青,“他现在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吼——

    话刚落音,封凌爆发出一声吼叫,吼声冲天而起,远远传来,穿透了众人的耳膜。地境以下当场被震昏过去,地境和天境都忍受不了的几乎要吐血。

    太强了!这是皇级实力毫无顾忌的爆发!

    “走!快走!他要是过来了,我们全部都要死!”司徒恒惊慌的下令撤退,立刻调转飞舟先一步离开。

    他不在乎军队的损失,但是他在乎他自己的生死。

    大军立刻像潮水一样的退去,越云横眼神冰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这么容易?敖,发动射神弩,开启困阵!”

    “好咧!”敖撸起袖子,早就想大干一场了。刚才被打的实在憋屈,现在轮到他们了。

    越云横和明哲带着大军猛烈的反扑,灭掉了十几个统领,才算是发泄了被突袭的恨意。

    “这次幸好妖帝大人及时出现,不过他为什么要化作本体?”明哲不解的望着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