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5章提前养儿子?
    容帝瞧着容绒沉默的神色,微微一笑,“难道你不想治好他?”

    容绒继续沉默。

    容帝无所谓的笑笑,“没关系,反正是你的夫君,你要是想提前感受一下养儿子是什么感觉,我也无所谓。”

    “胡说什么?他是夫君,什么养儿子?”容绒理直气壮的反驳。

    “是吗?”

    他话刚落音,封凌的大脑袋就凑到了容绒的身边,使劲的蹭着她,龙尾缠着她摇啊摇。

    容绒:“……”

    “他大概是饿了,你也知道黑龙族的食量是很大的,小孩子吃的尤其多。”容帝眯起眼,温柔的勾起唇角,一脸幸灾乐祸的走了。

    容绒气的使劲瞪着他的背影,却被封凌给拉了回来,眼巴巴的瞅着她,“我饿……”

    容绒被他看的心都要化了。

    虽然容绒很想告诉封凌:你只是暂时忘记了,不代表你的实力和境界也退化了,你已经不需要吃东西了。

    但是看着封凌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神,容绒还是受不了的拿出一大堆的食物给他。

    黑龙族是食肉的,而且食量真的很大。

    容绒将九凤珠里的肉食全部掏空了也没能填饱封凌的肚子,封凌再次眼巴巴的瞅着她,“还要。”

    容绒只好找人问了厨房的位置,去厨房找食物。

    原以为大半夜的,厨房可能也没有什么东西了,谁知道她来的并不迟,厨房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菜肴。

    “你们这是要举办宴会?”容绒奇怪的问。

    “原来是夫人啊,明日确实有一场盛大的宴会,越云横将军要为大家接风洗尘。我们必须半夜就开始准备,否则会来不及。”厨子笑呵呵的解释,手里端着一整只的烤羊肉。

    “接风宴?我怎么不知道?越将军没有通知我啊。”容绒皱眉。越云横不可能把她忘记,难道是故意不请她?

    “可能打算明日再和你说。明哲狐王的大军已经到了,越云横将军带人出去迎接他了。”厨子点头哈腰的说道。

    “明哲这快就到了,是在北州待不下去了吗?

    容绒点点头,盯着厨子手里的烤羊肉,“你们这里做好的肉食能不能给我一点?”

    “啊?这个……”厨子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手里的烤羊,“夫人见谅啊,要是给你的话,我们明日的宴会可能就来不及准备齐全了,徐伯绝对会责罚我们的。”

    “这样啊……”容绒纠结的看着他手里的烤羊,正考虑着要不就算了,封凌忽然从她的身后冒了出来,一口吞掉了厨子手里的烤羊肉,连同盘子一起都嚼了个稀碎。

    厨子僵硬的站在原地,瞪着封凌巨大的龙头,被恐怖的威压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厨房中其他人齐刷刷的朝这边看过来,一脸的惊恐。

    “对不起!”容绒慌忙给厨子喂了一颗灵药,拽着封凌立马走人。

    ……

    前去迎接明哲的越云横此时已经和明哲的狐族大军汇合了,明哲这次将他手下的军队全部带来,一心一意,毫无保留。

    他在选择效忠妖帝的时候,就知道已经彻底得罪了圣皇萧天权。

    明媚已经确定投靠萧天权,他也只能依靠着封凌一条路走到黑,哪怕是一条绝路他也认了,他不可能去做墙头草。

    越云横神识扫过明哲的大军,足足两万人的军队,加上族人家眷,一共三万狐族,全部迁移过来,算是相当有诚意了。

    “欢迎明哲狐王,我越云横代表绝地城欢迎你们的加入,城里已经为你们安排好的所有的住处。”越云横笑着拥抱了一下明哲。

    “多谢,其实这一次应该是你们收留我们才对。”明哲微笑着看了一眼越云横身后的明幽,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没有看见妖帝大人和容绒姑娘呢?”

    “哦,封凌受了伤,还在修养中,容绒在照顾他。”越云横立刻解释,露出十分轻松的笑意,眼底划过一抹忧虑。

    看来还是要封凌出面才能让明哲真正的心服,他本来就是冲着封凌来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便朝着绝地城而去。

    远处一片黑压压的飞舟忽然朝着他们飞驰而来,无数的箭矢和神通毫无征兆的朝着他们攻了过来。

    越云横脸色一变,“萧天权的大军吗?全军防御!”

    越家军立刻化作几岁人吗,组成阴阳大阵,抵御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击。

    明哲也立刻命令狐族军队爆发出无尽的寒意,将飞驰而来的锋刃箭矢全部冻结。

    一瞬间,绝地城外,方圆十里化作一片冰封之地。

    “该死!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偏偏等我们来的时候才发动攻击。”明哲恼怒的骂道。

    越云横脸色深沉,“他就是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敌方的统帅至少是一个打过仗的人。”

    飞舟之上,两个白衣男子正站在最前面的飞舟甲板之上,看着下方的大战。

    “云危,你觉得我们这次的攻击能造成多少伤害?”司徒恒十分和善的询问,像是在问一个老朋友。

    云危可不敢把他当做老朋友。

    他可以不相信封凌,但是对容绒的话他一直深信不疑。在听到了容绒那样愤怒的指责之后,他算是了解了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了。

    藏的可真深!

    “只要我们能尽量拖住,不让他们进防护大阵,灭掉一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云危垂下眼眸,干巴巴的回答。

    “呵,云危你和我说话也太小心了吧?虽然陛下撤掉了你的统领职务,但是这次的先锋官还是你啊。”司徒恒微笑着看着云危,温文尔雅的气质仿佛一个无害的书生一般。

    云危默然不语。

    司徒恒见他不回答,也没再追问,转过头看向下方的战况,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云危说话,“一半大概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有足够的把握消灭掉三成,哪怕是追进护城大阵,我也不能让明哲毫发无损的加入封凌!”

    云危挑眉。他说能消灭一半,不过就是说着好听而已。

    看如今的战况,死伤多的似乎是他们这边。别说消灭三成,消灭一成都很难。司徒恒却似乎很有把握,难道他有什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