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4章他现在两岁
    容绒愣了一下,立刻叫起来,“对,要圣药!老爹你那里不是有一颗起死回魂丹吗?快给我。”

    “那是给你娘准备的,给封凌,你娘怎么办?”容帝幽幽的问。

    “嗯?你找到我娘了?她现在在哪?需要起死回魂丹吗?”容绒一脸诧异的追问。

    就是没找到才要留着!

    容帝半晌无语,对这个一心只想着女婿的女儿彻底没辙了,将身上仅剩的一颗起死回魂丹丢给了她,反正他准备了多余的药材,还能再炼制一颗。

    容绒小心翼翼的拿到灵药,喂给了封凌,又用灵力为他化开药力,忙了半天,封凌却还是没有任何气息。

    “老爹,你给的灵药是不是假货啊?为什么没有效果?”容绒哭丧着脸问。

    容帝刚喝下的茶水险些喷出来,“是不是假药你看不出来?那是我亲自炼制的,有你这么怀疑你爹的吗?”

    “可是没有用啊!”

    “刚服下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起效,何况封凌的灵魂也受创了,你需要用滋养灵魂和肉身的草药熬成汤药,给他浸泡,才能慢慢的将起死回魂丹的药效全部发挥出来。”

    容绒听完立刻去准备了一大桶的汤药,将封凌放了进去。

    “奇怪?为什么还没反应?时间太短了……已经等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反应……药材不够好?要不要再加点……”

    将封凌泡进汤药中之后,容帝就看到容绒来回的在木桶旁边走来走去,一会加一点草药,一会摸摸封凌的脉搏。

    你紧张的过分了吧?

    容帝无奈的放下茶杯,“这才过去不到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你也太急了。”

    “还不到一炷香吗?才过去这么点时间吗?”容绒感到不可思议,“可我觉得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到底要多久才能清醒过来?”

    “你好像也是一个医师吧?这个问题你问我?!”容帝终于忍无可忍的给了容绒一个白眼。

    容绒眨巴着大眼睛,好半天才冷静下来,委屈的趴到水桶边盯着苍白的封凌,眼睛都不眨一下。

    容帝终于舒了一口气,悠然的靠到软塌上继续喝着茶水,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

    但没安静多久,容绒再次大叫起来,“凌!凌,你醒过来了!”

    这么快?不太对吧?

    容帝吃惊的朝着屏风后面看过去,封凌果然睁开了墨染的黑眸,容绒却身体一歪,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还处在茫然中的封凌被这一惊,顿时清醒多了,不知所措的看向容帝。

    容帝:“……”

    容帝走过去将容绒抱起来,放到一边的床上,回头对封凌道:“不用担心,容绒只是太累了。灵力消耗过度,现在又有身孕,却死撑着不肯休息,非要看到你醒过来才放心。”

    “放心……”封凌眨眨眼。

    “对,容绒只是睡着了。”

    “容绒……”封凌挥手拨动着水桶里的水,忽然趴到了水桶边上,摇着自己的龙尾巴,朝着容帝伸出双手,“抱抱。”

    容帝嘴角一抽,见了鬼一般,“你说什么?”

    “抱抱。”封凌指指容绒,又指指自己。

    “你想让我像抱容绒一样抱你?你脑子坏掉了?”容帝难以置信的瞅着封凌那双干净的眸子。

    墨色的黑眸清澈见底,在有光的地方就像是有星星掉进去一样,那是最单纯的孩童才会有的眼神。

    容帝心里咯噔一下,封凌还有可能出问题,不是脑子坏掉,是灵魂受损导致他的记忆出了问题。

    “你现在该不会只有几岁的记忆吧?”容帝慌忙将容绒放好,来到封凌身边。

    封凌立刻开心的像个八爪鱼一般扑到他身上不下来了。

    果然……这两孩子真的够了!

    这表现,大概只有刚出生的记忆吧?封墨义,你当初要和我定娃娃亲的时候可没说要我替你养儿子!

    容帝没好气的将封凌丢在容绒旁边,封凌直接化成了原型,盘绕在容绒身边,一双硕大的龙眼好奇的盯着容绒不放。

    容绒真的太累了,一觉睡到了半夜才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立刻就感觉到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在盯着她,强烈的感觉几乎要将她烧起来。

    她猛地朝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封凌那双十分无辜的龙眼正瞧着她,细长的龙身直接缠在她的身上,把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凌?这……这是怎么回事?”容绒一脸茫然,伸出手去抱住封凌。

    封凌歪着脑袋,忽闪着滚圆的大眼睛,乖乖的把脑袋靠了过去,让容绒抱住。

    容绒嘴角一抽,更加不解:“凌,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化成原型了?”

    “他大概丢失了一些记忆,现在最多只有出生后两年的记忆,你最好替他检查一下,灵魂的情况只能靠你来检查。”容帝坐着远处,开口提醒道。

    容绒脑子翁的一下。

    出生后两年的记忆?意思是封凌现在和两岁时候差不多吗?他把之后的记忆全都给忘了?连遇见我的记忆也给忘记了吗?

    容绒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两岁时候的封凌还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亲眼看着父亲自爆,哥哥惨死,不用记得全族被屠灭的仇恨,也没有承受过萧天权的酷刑……

    他就像一张白纸一样,还没有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忘了这些痛苦,会让他快乐很多,但他也把她给忘记了。

    容绒费力的挣开封凌的束缚,把他按在床上,神识仔细查探了他的灵魂。

    “怎么样?”容帝问道。

    “他的记忆还在并没有丢失,只是因为灵魂的创伤暂时忘记了而已。”容绒沉声回答。

    “没有丢失就好,多给他服几颗灵药就好了。”容帝眼波微动,微微舒缓的神色暴露出他之前紧绷的神经。

    记忆丢失和暂时忘记完全是两码事,只是忘记的话,随着灵魂修复很容易就可以还原。但是记忆丢失想凭空再找回来几乎不可能。

    他可不想真的为封墨义重新养儿子,把封凌从两岁养大。

    容绒的心情却没有那么好。封凌现在只是忘记了而已,她可以很快让他想起来,但是她真的要让封凌再将那些痛苦的记忆重新记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