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77章我们是同一种人
    容绒缓缓走上前去,清澈透明的眸子里倒映着璀璨的光芒,像是着了魔一样,无法停下脚步。

    “醒过来!”灵盛大喝一声,声音如当头棒喝一般,敲在容绒身上。

    容绒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走到祭坛之上了,吓得一身冷汗,立刻后退了一步。

    “刚刚是怎么回事?”容绒心有余悸的问。

    灵盛耸耸肩,“你从来没有过祭祖的经历,被吸引很正常。这祭坛上积攒了历代兔王和族人们贡献的魂力。”

    “这些魂力是用来献祭的吗?”

    “没错,你要是上去,你也会被献祭掉。”

    “……”这么危险你为什么不早说?

    容绒气的胃疼,恶狠狠的瞪了灵盛一眼,盯着祭坛上的光芒,“这些魂力真的能祭祀给祖先吗?他们能收到?”

    “当然收不到。”灵盛斜眼瞧着她,眼神像在看一个大傻子,“你听说过祭祀祖先的牛羊会被祖先给吃掉这种事吗?”

    容绒居然无言以对,没好气的道:“我当然知道祖先都已经逝世了!我是想问,既然献祭不出去,还积累这么多魂力做什么?”

    “祭祖是一回事,但祭祖最重要的却是培养后代。这些魂力都是为了兔族的新生一代准备的。我们每次祭祖都会选择出百岁以内最有天赋的孩子,吸收这些魂力。”灵盛说着叹息起来,“这里就是一个魂力源池,能够进来的都是兔族未来的希望。可惜……”

    他转过脸看向身后已经关闭的大门,“当初禁地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污染事故,你娘亲为了保护祭坛和魂力源池,关闭了祭坛,将这里设为禁地,只有通过这条通道才能进入这里。”

    他语重心长的说完,再回过头却发现容绒压根就没有在听他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量的魂力,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

    “我才刚超过一百岁没几年,应该可以进去吧?”容绒眨巴着眼睛问他。

    灵盛抽着嘴角,瞧着她馋得要流口水的模样,一脸嫌弃的道:“看在你娘的份上,让你进去。”

    “你不看她的份上也不行,兔族现在就我一个了。”容绒笑眯眯的道。

    你个小兔崽子!

    灵盛狠狠的拽着自己的胡子,不情不愿的走向祭坛边,像是施法一般的默念着什么。

    被光芒包裹着的祭坛渐渐降了下来,沉入地下,地面震动起来,随着祭坛一起凹陷下去。

    容绒慌忙退后,眼看着整个祭坛化成了巨大的方形深池,包裹在周围的光芒彻底消失,海量的魂力凝成了银沙似的液体流淌在池子中。

    “发什么愣,还不快点进去。几百年的魂力,便宜你了。”灵盛催促道。

    容绒眼睛发亮,立刻跳进了池子,一股暖流瞬间流入了她的身体中。

    她不知不觉的沉入池底,闭上了眼睛,渐渐变回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像躺在暖暖的窝里一样,睡了过去。

    大量的魂力源源不断的流淌入她魂海中,容绒的灵魂也在昏昏欲睡的再次陷入了九凤珠的第九层中。

    灵盛居高临下的望着池中的容绒,神色不由的疑惑,“这吸收的效率也太快了吧?容绒这状态有些奇怪啊。”

    他默默的立在魂池边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容绒,等待着容绒从池中出来。

    ……

    灭神谷外,封凌被梵念儿给截住了。

    “滚开,我现在没空杀你。”封凌语气冰冷,浑身杀气翻涌。

    找不到容绒让他现在的脾气无比的暴躁,见人只想立刻砍死!

    梵念儿妖媚的一笑,大胆的欺身而上,“别这么着急嘛,知道她对你很重要,我们怎么会伤害她呢。”

    封凌眼神越发冰冷,“你们抓了她?”

    “真聪明,如果你还要她的命,就不要乱来。”梵念儿笑着,凑到封凌的身前,像只美女蛇一般缠绕在他的身上,丰满的胸部蹭在他的胸口。

    封凌立刻就想推开她,梵念儿却一把抓住他的手,玉手妩媚的摩擦着他的脸颊,“刚才说了,别乱动。”

    封凌垂下眸子,深不见底的黑眸注视着她,“你想要什么?”

    “要你!”梵念儿眼神猛然凌厉起来,掠夺一般的笼罩着封凌,火辣的身姿贴的更紧了,“容绒伪装你的时候,应该没有告诉过你,我曾经去找过你吧?我今天就再说一次,来我们魔族,我们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我们本来就是同一种人。”

    “同一种人?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封凌嗤笑一声,后退一步,甩开梵念儿。

    梵念儿身前一空,险些扑到了地上。

    她眼神一冷,但很快稳住了身形,再次来到了封凌面前,“这还不明显吗?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我们都有着毁灭的心!只要你愿意,萧天权会死,你的仇人都会死!整个中原都会被你踩在脚下,曾经唾骂过你的人都会后悔,你可以主宰这个天下!”

    封凌眼神不变,眼底如墨般的深邃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所有的仇人,包括魔尊吗?”

    梵念儿嘴角扬起,将脸靠在他的胸口,“如果你想,推翻我父尊也不是不可以。”

    封凌挑眉,“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野心。”

    梵念儿不屑的一笑,“在魔族,这种事太正常了。”

    “可我不相信你。”封凌突然冰冷的推开了她,“如果你真的想拉拢我,就不会一开始在我身上下毒。”

    被发现了?

    梵念儿脸色微变,但却没有太慌张,依旧在笑,“正是要拉拢你,我才给你下药,那可不是毒,而是……”

    她伸出玉手抚摸着封凌的喉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有感觉了?从你因为容绒没有推开我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要沦陷在我手里……”

    封凌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将梵念儿给轰飞了出去,身形一纵,跃入了灭神谷中。

    梵念儿脸色大变,“封凌,你做什么?你不想要容绒的命了吗?”

    “我说了,我不相信你。”封凌头也不回的冲进灭神谷。

    不相信就敢冒险?该死,要是能在拖延一点时间就好了,该死,功亏一篑了!梵念儿咬着牙,赶紧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