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76章通往哪里
    容绒摸着四周冰凉的洞壁,只觉得凉意刺骨,浑身发冷。

    虽然九凤珠在为她拼命的疗伤,她却觉得自己很虚弱,很想睡觉。

    “有了孩子之后果然不一样了。”容绒疲惫的摸摸自己的肚皮,努力不让自己睡着。

    灵盛从九凤珠里飘了出来,看到容绒的模样,没好气的大骂:“你看你,我不过就是进去睡了一觉,你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还要不要宝宝了?”

    容绒委屈的窝在墙边,“又不是我故意的,我能活着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我是该谢谢老天,没让你这个兔族最后的希望挂掉!”灵盛负手而立,摇头叹气的等着她,“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司徒恒,就是灵恒。”

    “什么!那个混蛋!灭了兔族还不够,还想杀你?他……他……他简直气死我了!”灵盛顿时炸毛了,气的上蹿下跳,骂个没完。

    容绒在他的骂声中昏昏欲睡,居然有种听着挺舒服的感觉。

    “喂!你这是要做什么?在这里睡到死吗?你好像还没有脱离危险吧?那个司徒恒还在上面。”灵盛破口大骂了半天,突然指指洞顶上方,叫醒了容绒。

    容绒迷茫的眨眨眼,“什么上面?”

    “上面就是灭神谷啊,司徒恒还在找你!”灵盛恨铁不成钢的又瞪了容绒一眼。

    容绒顿时惊醒过来,原来这里真的是地下洞穴,就是灭神谷下方。

    她逼着自己爬起身,顺着洞穴一路往深处走去。

    洞穴很狭长,有些地方非常矮小,连小孩都走不过去。容绒只能幻化成小猫,用柔软的身躯跳过去。

    “没想到灭神谷下方居然会有这么一条洞穴,好长啊。”容绒觉得自己似乎在走了很久,但这洞穴却始终没有尽头。

    “当然长了,这个洞穴通往……”灵盛跟在她的身后,大摇大摆的穿过一切障碍,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了。

    容绒好奇的回头,“通往哪里?”

    “你走到了不就知道了吗?反正我不会害你,这个洞穴没什么危险。”灵盛信誓旦旦的说,却对洞穴的情况只字不言,但听他的意思,对这个洞穴似乎很熟悉。

    容绒虽然还有些疑惑,但也没再多问,继续往前走。

    穿过一条细长的地下暗河之后,洞穴终于变得稍微宽敞了一些,洞壁也越来越光滑。

    容绒走了没多久,就发现这底下洞穴已经完全变成了四四方方的通道,洞壁又坚硬的岩石铸造打磨而成,显然是人造的通道,绝对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怎么会这样?这、这谁打造的?”容绒转过脸,看向飘在她身后,像个气球一样的灵盛。

    灵盛摸着自己的胡子,一副仰天长叹的幽怨某样,好像看到了什么让他无比怀念和唏嘘的场景。

    容绒挑眉,“这该不会是兔族打造的吧?”

    灵盛一副要哭却哭不出来的模样,一张老脸皱成了菊花,凑到容绒面前,“是啊,当年这通道,还是老夫……老夫……呜呜呜……”

    容绒感觉他好像很伤心的样子,想伸手想拍拍他的背,可是一个灵魂体,她也拍不着,只好收回手小心的问道:“这通道有什么来历吗?”

    “没有,就是老夫当年听你娘的命令打造的,结果不小心打错了路,岔到这边来了。”灵盛吸吸鼻子说道。

    容绒:“……”浪费我感情!

    “这条道不是主道,是岔道。真正的主道在那边,你往那边走就可以了。”灵盛指着远处的岔道,给她指路。

    容绒好奇的问:“我娘当初为什么要打这条地下通道啊?”

    “你没去过灵州吗?这里已经是灵州的地界了。”灵盛神色古怪的问她。

    容绒脸色一僵,不好意思的咧咧嘴,“我没去过灵州,我出生的时候灵州早就没有了。应该说自从兔族覆灭之后,灵州也消失了,我根本不知道灵州在哪里。”

    “连祖宗之地都忘记,简直岂有此理!你不知道,你爹难道也不知道吗?他没有告诉你吗?”灵盛火冒三丈的教训起容绒,端着一副长辈的架势。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我爹没说耶……”

    说起来,好像老爹还真的从来没有和我提过关于灵州的任何事,这是为什么?

    “啊,我早就说了那只老凤凰不靠谱,让你娘别嫁给他,她偏不信。”灵盛气急败坏的怒骂。

    容绒翻了个白眼,“那是我爹!我还在这里,别乱骂人!”

    “哼!”灵盛傲娇的鼻孔朝天,哼个没完。

    容绒按照灵盛的指路,走过了岔路,果然前方是一条笔直的通到,连接灭神谷地下洞穴的通道确实是打歪了的岔路。

    “把这边关上吧,老夫记得我在这里设计了一个机关,可以阻断那条岔路。”灵盛支撑墙壁上的禁制纹路说道。

    容绒从善如流的描绘着纹路,激发了禁制,“何必这么麻烦,当时打错了,为什么不干脆毁掉好了?凭你一个封王级的长老,毁掉这条路很简单吧。”

    灵盛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微妙,瞅了一眼渐渐关闭的岔路,干咳道:“毁掉是简单,但是毁掉之后会影响到灭神谷,让灵州到灭神谷这一段路全部崩塌。别人一查,可不是要露馅吗?”

    “什么露馅?”容绒不解的问,刚问出口,就看到前方出现一个十分壮观的大门,推开大门,再往里走,是一个巨大的祭坛。

    容绒望着祭坛上至今还亮着的禁制以及中央那数不清的光芒和魂力,心潮澎湃,“这里是兔族的祭坛?!”

    “对,是我们兔族祭祖用的祭坛,这里是我们兔族的禁地。”灵盛望着祭坛,眼里仿佛闪动着泪花,如果他有肉身,他相信他现在一定会流泪。

    “禁地吗?所以才不能让人查到。”容绒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缓缓走过去。

    祭坛的光芒映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一种躺在母亲怀抱里的感觉,好温暖,好让人眷恋,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恢复成原型,趴到祭坛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