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74章你认错人了
    终于将闷坏的灵盛给打发回九凤珠里之后,容绒又困了。

    封凌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模样,轻手轻脚的为她盖好被子,悄然离开了房间。

    走出药阁,路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封凌突然停下了脚步,“谁?”

    萧玉枫的身影从阴暗的林木中走出,一把拉住封凌的手,“容绒,快跟我走!”

    “……”封凌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

    萧玉枫不死心的再次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容绒,我知道是你!你现在必须跟我走,你听我一次……”

    封凌眼神一变,“你知道什么?”

    “我听西门婉说了,妖帝就是封凌!封凌和妖帝是不可能同时出现,除非你假扮了封凌!”萧玉枫笃定的盯着容绒。

    “西门婉……她居然没死。”封凌心头一沉,幽冷的寒光在黑眸中闪过。

    “她没死。容绒,别跟封凌在一起了,我父皇在调查他,你跟着他会出事的。”萧玉枫凑到封凌身边,焦急的想要拉他走。

    封凌漠然的抽出自己的胳膊,“你认错人了。”

    “我没认错!容绒,你还不承认吗?”萧玉枫一脸痛心的望着他,“我提前跑来见你是为什么?因为我关心你,我不希望你出事!我对你心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封凌他只会利用你,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会让你走!”

    “你说的对,我确实打算让容绒离开。”封凌若有所思的沉声回答。

    萧玉枫一听这话音不对,松开了手,“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确实认错人了。”封凌冷漠的转身就走。

    所以你真的是封凌?

    萧玉枫反应过来,嘴角一抽,使劲的一甩手,“该死!我居然去拉了你的手,手要烂掉了!”

    他紧跟着封凌身后,快速的往药阁的方向狂奔。刚走到半路,就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从药阁那边传来。

    封凌和萧玉枫同时变了脸色,慌忙加快速度,神识扫出去,远远的看见妖帝的住处爆发出浩瀚无垠的力量,席卷山顶。

    药阁摇摇欲坠,有种随时要崩塌的错觉。

    九里明被惊动,冲了出来,却发现妖帝的住处已经人去楼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是来迟了,他们已经动手了!

    封凌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冷冰冰的,能把人冻僵的寒气从封凌身上逸散出来,让周围的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

    “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萧天权?”封凌扭过头,有些恼怒的一把揪住萧玉枫。

    萧玉枫露出一抹震惊之色,慌张的摇摇头,“我没说!我没有告诉我父皇。”

    “但你也没有杀了西门婉。”封凌甩手推开他,朝着药阁直冲过去,神识大范围的搜寻着容绒的下落。

    容绒刚才还在这里休息,即使遇到袭击,也不可能一口气跑的太远。

    萧玉枫被封凌推开,脸色发白的望着眼前已经打斗而毁坏的药阁。

    他原想带走了容绒之后再将西门婉交给他父皇,那时候再公布妖帝的身份,对付封凌。但他没有想到他父皇会这么快就从西门婉那里得知了这件事。

    “一定有人告密!我身边有父皇的人。他们跟踪我!”萧玉枫难以接受的喃喃自语。

    在他误以为封凌就是容绒的时候,跟踪他的人却发现了封凌不是容绒假扮的,转而去找了妖帝。

    显然这次萧天权派来的人是聪明人,知道妖帝和封凌中一定有一个是容绒假扮的,决定先一步抓住容绒来对付封凌,因为萧天权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钳制封凌的筹码了。

    ……

    被追杀的容绒此刻还处在一头雾水的状态,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追杀了?

    她现在是妖帝,是妖帝!居然真有人敢对她动手,还真的差点杀了她!明明她伪装的很好,怎么会突然就被识破了?

    要不是子虚提醒的快,她真的在睡梦中就被砍死了。

    可惜现在子虚也帮不了她了,因为追杀她的是两个封王级,其中一个还是最顶尖的魔王,梵念儿。

    “容绒,别跑了。你跑不掉了,我们两个封王级出动,要是还让你跑了,我们的可没脸再混下去。”另一个封王级司徒恒淡笑着,十分轻松的跟在容绒身后说道。

    容绒鄙夷的撇了他一眼,“和魔族一起追杀我,还好意思炫耀,你脸皮也真是够厚的。”

    司徒恒依旧保持着十分有风度的笑容,“你怎么说都没有关系,反正出了你也没人会知道。”

    “你和她啰嗦什么?快点抓住她,封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追上来。”梵念儿不耐烦的抱怨一句,伸手抓向了容绒。

    一只阴森乌黑的爪子出现在容绒的头顶上,将晴朗的天空给完全遮蔽,投下一大片森冷的阴影。黑爪煞气惊人,仿佛有无数的冤魂缠绕在爪子周围,吞噬着一切的生机和灵力,朝着容绒碾压下来。

    容绒眼瞳一缩,无形的弑神之刀遇到展出,万丈长的锋刃直劈出去,气势滔天,仿佛要将天地劈开!空气在波动,空间在颤抖。

    两股巨大的力量在空中毫不相让的撞上,爆发出令人惊惧的震动。碰撞的余波层层扫荡出去,让药谷大片的山林糟了殃。

    粉碎的弑神之刀化作无数细碎的魂力冲入梵念儿和司徒恒的脑海。梵念儿脸色陡然惨白,整个人倒飞出去,好不容易才止住身形。

    司徒恒骤然扬起一层金灿灿的光芒,犹如一层防护罩一般轰然爆发,挡下不断冲击而去的气息,勉强稳住了身形。

    他看向容绒的眼神终于不再那么轻松,带上了一丝忌惮,“想不到你居然已经将魂力化形练到这一步了,果然是兔族的余孽。可惜,我的灵魂不会受你的影响。”

    容绒也难得再装,变回了原型,冲着他灿然一笑,“说的好像你不是兔族一样,灵恒!”

    司徒恒明亮的眸子陡然杀气腾起,“你居然知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所做的事情迟早会被所有人知道。”容绒冷然一笑,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