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65章看不见我
    深渊之中,容绒和封凌随手点起了光芒,走在前方带路。

    众人在后方跟了一路,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开始有说有笑。

    “这鬼哭深渊也不像传说中那么恐怖嘛?”

    “就是,我们大王还吓我们,让我们小心。”

    “根本什么都没有啊……”

    虎王和蝶王黑着脸,没好气的道:“那是你们运气好,有封凌给的灵药,不然你们现在早就疯了!”

    话说出来,虎王单猛自己都愣住了,表情越发的复杂。

    这灵药的效果简直超乎他的想象,本意只是安定心神的灵药,能不能压制住心头的恐慌还说不准,谁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灵药,轻易就抵抗住了鬼哭深渊中的压抑。

    想起之前对封凌的怀疑和不信任,单猛莫名觉得有些脸热。

    虽然他心里依旧极度讨厌封凌,但是这次的灵药让他找不出什么地方可以来指责封凌,这灵药确实拯救了大军。只是道谢的话,他说不出口。

    司空只觉得十分惊讶,封凌会炼制灵药,效果还这么好,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难怪妖帝这么放心的信任了封凌,果然是比较了解他吧。

    大军轻松的走在后面,前方的虎王等人却沉默的跟着,像哑巴了一样。

    这个时候忽然狂风大作,一股阴冷的寒风送四面八方吹过来,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封凌走在最前方,立刻警惕的起来。

    鬼哭深渊的地势十分的古怪,不但有恐怖的压抑,还有对神识的压制。在这里,神识无法发散出去,他们只能用眼睛看。

    但眼睛可以看见的范围实在太窄了,实在看不出四周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朝他们过来。

    容绒跟在封凌身后,后背忽然有一股凉意直窜上来,让她毛骨悚然。

    “哈哈哈!这么多年了,终于遇到一个能压制住老夫力量的人了。咦,好像是小女娃娃!”一个狂傲干哑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像是一个疯了老头,在她耳边碎碎念的声音。

    容绒眼瞳一缩,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谁?你是谁?”

    封凌猛然回过身,拉住她的手,“容绒,你在和谁说话?”

    容绒一愣,“有人在笑,你没有听见吗?”

    “没有。我只听到你在说话。”封凌摇头,握紧了容绒的手,他感觉容绒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容绒脸色骤变,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这声音不是通过耳朵传进来的,是直接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是通过灵魂传进来了!

    “哈,你们都看不见,也听不见。我只和你说话,小女娃,来和老夫说说,你是怎么压制老夫的力量的。”沙哑的声音再一次的大笑起来。

    容绒环顾的四周,心中震惊,“你的力量?你是说整个鬼哭深渊的压抑都是你的力量造成的?”

    “不然呢?你既然懂得压制我的力量,你就应该已经猜到了,鬼哭深渊中让人发狂的攻击是灵魂!我攻击了他们的灵魂,他们才会疯!哈哈哈!”老头的笑声越来越张狂,有种歇斯底里的感觉。

    容绒嘴角一抽,莫名有种这个老头也已经疯掉了的感觉。

    果然天底下的险地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冒出来的,都是有形成的原因,这个老头能将整个鬼哭深渊化作一片疯人谷,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为什么要攻击走过深渊的人?”容绒奇怪的问。既然这个老头会来找她说话,说明暂时还不打算伤害她,她自然要抓住机会问一问。

    “我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因为我……唉,不对啊,为什么是我说、我问你的话你还没说呢!”老头不悦的哼哼道。

    “我用了一种安神丹,可以压制住你的灵魂攻击。”容绒如实回答道。

    “原来的灵药啊……我还以为有机会了呢……不对!”老头突然发现了什么,深渊中陡然弥漫起了厌恶,各种如鬼魂一般的虚影在四周不断的晃荡。

    封凌和容绒点燃的光芒在一瞬间被黑暗淹没,如此同时,他们身后的大军在被完全淹没在一片漆黑的厌恶中,发出了惊恐的惨叫。

    “怎么回事?这、这是幻觉吗?”单猛惊诧的脱口而出,挥手打向前方的空气。

    司空一脸肃然的盯着前方什么都没有的空地,脸色涨得通红,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封凌眼神一变,立刻将容绒拉到身边,紧紧护住。

    容绒靠在他的怀里,望着前方一个漂浮的身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头,浑身上下像是被凶兽咬过一般,极其凄惨,即使看不到血迹也让人头皮发麻。

    他缥缈的身形飞到容绒的身前,冲着容绒怒吼:“小丫头,就是你吧?你怎么知道这是灵魂攻击?你怎么可能瓦解灵魂攻击?你用了什么灵药,拿给我看看!”

    容绒打量着他的身形,神色越来越震惊,“你是灵魂体!这怎么可能?灵魂脱离肉身怎么可能单独存在?”

    “哼!这是你孤陋寡闻了。这世界上也是有专门修炼灵魂的功法,也有以灵魂存在的种族!”老头不屑的晃着脑袋。

    “不可能!”容绒断然否决,“我修炼的就是灵魂功法,就算是兔族也不可能做到!”

    老头得意的神情僵在脸上,不可思议的瞅着容绒,突然朝着容绒猛扑过去。

    “啊!”他刚靠近,就被封凌一巴掌拍在身上,直接扇飞了出去,险些被打的魂飞魄散。

    他扭过头,非常无辜的瞅着封凌,“居然是一个皇者?怎么会有皇者跑进来?你怎么看到我的?”

    封凌摸摸容绒很就以前送给他的天魂石玉佩,有这个玉佩在,他可以清楚的看见这老头的灵魂。这老头不现身他发现不了,但是一旦现身,他立刻就能看见。

    “你是谁?”封凌冷冷的问道。

    老头居然有些委屈的瞪了他一眼,“我是谁?我就是一个可怜的老人家,被困在这个破地方几百年都出不去。”

    他说着居然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容绒无语望天,再次肯定这个老头不是疯了也是离疯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