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57章老爹,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自从知道自己怀了宝宝之后,容绒便不在克制睡眠,想睡就睡,想吃就吃,可是还是觉得吃不够。

    她想起几个滋养胎儿,补充营养的灵药,想自己炼制一些服用,可惜她的龙吟神火炉已经碎掉了。上次炼制低品级的毒药直接用火炼术就可以,但这几种灵药不用药炉炼制不出来。

    她只能找封凌借药炉,结果封凌听说后一脸肃然的拒绝了她,“不许炼药,不许做这些费神的事,你要什么灵药,我帮你找。”

    “我要的灵药你都没有,找不到的!”容绒不服气的抱着他的胳膊使劲晃悠。怀了孩子之后貌似脾气见长,似乎越来越娇气了。

    “找得到。我给你带了不少灵药。”封凌随手抖出了一大堆灵药,塞进容绒的怀里,其中就有她想要炼制的炼药。

    容绒惊呆了,“你从哪里弄到这些灵药的,还一口气弄了这么多?该不会你想要我怀孕想了很久吧?早早的就开始准备了?”

    封凌险些翻出了白眼,淡淡道:“我让子虚去找你的师父。他听说你怀孕之后,特意为你炼制。”

    “……”这也太快了吧?容绒哀怨的捧着一堆灵药,她其实只是想自己找点事情做做而已,可是封凌现在连灵药都不让她炼制。

    “我要自己炼制!”容绒撇着嘴,抗议道。她已经可以想见如果不抗争,接下来的这几年她啥事都不能做了。

    封凌挑眉,悠然的看着她,嘴角划过一丝邪魅的弧度,”你这是不相信你师父的炼药技术,还是觉得你师父炼制的灵药比不上你?”

    “呃……”这哪一条她也不能认啊。

    容绒只能无奈的捧着灵药,吃糖豆似的吃了起来。

    一个声音忽然在她背后响起,“灵药不是你这么吃的,这么吃法是浪费!”

    容绒猛然转过身,就看到一袭白衣的容帝不知道什么时候端坐在了桌边,笑眯眯的瞧着他们两。

    容绒瞪大了眼睛,猛地扑上去,“老爹!我好想你啊!”

    容帝愕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慌忙伸手将她接住,“想我了?这可真是稀奇,你上次不还骂我不负责任吗?难道怀了孩子之后情感会变得如此丰沛?”

    容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老爹!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你爹我一向很正经,是你自己不正经吧。”容帝淡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门。

    封凌已经在四周布下了结界,恭敬的来到容帝面前,“岳父。”

    容帝对他点点头,转脸仔细的打量起容绒来,“让爹看看,你的宝宝是不是一只小凤凰。”

    容绒退开几步,张开手臂,在他身前转了几圈,好奇的问:“老爹,你能看出我怀的是什么宝宝吗?”

    容帝仔细的瞅了几眼,淡然道:“当然不能,医术怎么学的?上古妖族的孩子要等到孵出来才能知道。”

    “……”容绒嘴角直抽,居然无言以对。不管是凤族还是龙族都要等到生出来,孵化过后才能看出来。

    她也是一时脑抽了,才问了这么一个蠢问题。

    可话说回来,既然看不出来,你在这里瞅什么呀?害的我以为你能看出来呢!容绒没好气的冲着容帝瞪眼。

    容帝赶紧摸摸她头上的炸毛,“几个月不见,脾气见长啊,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

    他笑着看向封凌,“都是你宠坏的。”

    封凌淡然一笑,有些肃然的问道:“岳父,你怎么会来这里?是什么要紧事吗?”

    “当然有。容绒说她怀宝宝了,这难道不是最要紧的事吗?”容帝肃然道。

    封凌眼皮一跳,“岳父,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就因为容绒怀宝宝了,所以特意跑来看看?拜托,这里是军营!萧天权就在附近好吗?说不准魔尊也在。你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跑来,万一被发现了呢?

    他和容帝联手,魔尊和萧天权联手,听起来是二对二,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

    魔族大军不是吃素的,魔尊梵天手下至少还有八名魔王。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魔族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最后的结果可能是魔族干掉他们三人,吞噬中原。

    封凌的脸色变得非常不好,有点后悔将这个消息通知容帝了。

    容帝瞧着封凌渐渐发黑的脸色,温文尔雅的笑容却越发的明媚,“封凌,你干嘛这么一副表情看着我?”

    容绒在一边没好气的吐槽,“这种表情有什么不对。老爹,你是不是高兴过头了?你知道这是哪里?你就跑来!”

    “女儿有喜,做爹爹的当然要来看看,这是应该的。”容帝却突然严肃起来,温润的目光中透出意思凌厉,仿佛能穿透人心一般注视着容绒,“顺便看看,能不能把你带回去养胎。”

    封凌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容绒,你跟着岳父走吧。”

    容绒一脸的生无可恋,明明前两天才讨论过这个问题,好不容易才把封凌说服,结果老爹一来……

    “我不走!”容绒像个八爪鱼一样扒着封凌不放,“我走了谁来帮他?”

    封凌感觉着容绒紧紧抱着他的温度,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忍,但还是狠下心道,“容绒,你帮不到我。”

    容绒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一脸愕然的望着他,“你说什么?”

    “他说你帮不了他,是个累赘。”容帝非常好心的在旁边给她解释。

    容绒气得半死,明知道封凌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感觉火冒三丈,怒火好像能从头顶上冒出来一样,“我不管!反正我不走。我才刚怀孕好吧,完全用不着这么担心。我现在能吃能睡,能打能杀,你们还偶什么担心的?”

    “担心你能打能杀,像上次那样险些死在战场上。”容帝淡淡的回答。

    容绒的火气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消了下去,弱弱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封凌告诉我的。”容帝淡然的看向封凌,封凌面露愧疚之色,“岳父,那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让容绒留下来代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