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56章猿族木合
    因为无法接受哀怨了一整天的容绒被封凌抱着哄了一整天,终于心情好一点了。

    摸摸自己还没有任何变化的小腹,暗暗给自己打气:这是我的宝宝,不管是什么样都是我的宝宝,妈妈一定会好好的将你……孵出来的。

    封凌看容绒的心情好一点了,也跟着轻松了很多。然后就把容绒当做大宝贝一样照顾着,什么也不许她做了。

    容绒很是无语,算算日子,小黑龙至少要三年才能出生!现在就这么紧张,三年后可怎么办啊?

    封凌想了想,很赞同的点点头,“要不我送你离开吧?战场不适合你。”

    “那怎么可以,现在就算我想走,萧天权也不可能让我走吧?我现在可是你。”容绒理直气壮的拒绝。

    封凌面不改色,淡然道:“没事,我可以让子虚来伪装,瞒天过海并不难。”

    “……可你要送我去哪里呢?哪里都不安全的!”容绒继续找借口拒绝。她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怀孕,会让某人反应这么大,要将她送走。

    封凌微微一笑,“黑龙族领地上的基地已经完全建好,那里比战场要安全的多。这里有魔族,还有魔尊和萧天权,呆在这里不安全。”

    容绒嘟着嘴,蛮横无理的撒泼起来:“危险的人再多,之前也没见你这么紧张,你就是只想着宝宝,不想着我!你有了黑龙宝宝就不要我了!”

    封凌看着像野驴一样撒泼的容绒,很是新奇,这样胡搅蛮缠的容绒可不常见,不过……

    “有没有宝宝,我都准备找机会把你送走了,所以你撒泼也没用。”

    容绒石化,她都这样了还被拒绝,铁石心肠说的就是他!她幽怨的瞪了封凌一眼,突然趴到了封凌的身上,像个害怕被抛弃的孩子一样,抱紧他的腰,“我不走,你在这里,我能去哪?”

    封凌心头一暖,心跳霎时乱了,容绒总是这样可以轻易的搅乱他的情绪。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他就招架不住了。

    他张张嘴,拒绝的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两人沉默的依偎在了一起,相互依靠着望向远方阴暗的黑沼中照射进来的一缕缕阳光。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岳父?”封凌忽然问。

    容绒想了想,“说一下也没关系,可是他一直吵着要我生一只小凤凰出来,如果他听到不是小凤凰,会不会很失望?”

    封凌挑眉,摸摸容绒的肚皮,“不一定是小黑龙,说不定真的是小凤凰。凤族和龙族都属于上古妖族,天赋强大,孕期都很长,我们只要告诉他就好。”

    容绒点点头,靠在他的肩头,忍不住欣喜的问:“凌,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

    “啊?不是应该说男孩女孩都一样吗?”容绒撇嘴。

    “男孩可以继承黑龙族,如果女孩……就只能宠着,然后你再生一个。”封凌一本正经的解释。

    容绒听得一头黑线:原来你是延续种族的角度来考虑的吗?感觉做你的儿子会很累啊……

    两人温馨的靠在一起,萧天权那边却正在暴怒中。

    “毁掉了我的天圣殿,我已经没和你计较了,现在居然抓走我的人,当本皇好欺负吗?”萧天权听说木合被妖帝抓走,勃然大怒。

    本来他不想在这时候和妖帝有什么冲突,但是妖帝三番两次的不给他面子,让他实在忍受不了。他是圣皇,妖帝的做法在下他的脸面,撼动他的威信。

    “妖帝,你为何将木合带走。”萧天权气势汹汹的冲到妖帝的住处找人。

    封凌没想到萧天权连天圣殿的事都可以放过去,却因为木合来找他。

    他不解的皱眉,“木合对你很重要?我只是找他来治病而已。”

    “是吗?你生病了还是受伤了?为什么不让他回来?”萧天权冷声道。

    封凌挑眉,萧天权这语气里分明就是带着火,看来不是木合很重要,而是因为天圣殿被毁本身就一肚子火了。

    “木合是我妖族的人,我留下他有什么不对?!”封凌冷笑。

    萧天权面色一僵,怒极反笑,“确实没什么不对,但你有问过他的意思吗?他现在是在我圣皇朝做官!就是我的属下!”

    封凌虽然也不是非要木合留下来,但也毫不退让,“他是妖族,就该听本帝的话。”

    “你过分了!”萧天权气势翻腾,雷火在周身闪着火花。

    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了,下方的一众将士都很是担忧。

    这个时候,木合走了出来,平静的朝萧天权拱手,“陛下,是我自愿留下来的。作为妖族,为妖帝效力,理所当然,还请陛下见谅。”

    萧天权脸色陡然一变,吃惊的看向木合,“木合,你是说真的吗?”

    木合恭敬的道:“自然,陛下放心,等我为妖帝大人治好病就立刻回去。”

    木合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萧天权自然无话可说,铁青着脸,一甩衣袖离开了。

    封凌很有深意的注视着木合,眼中光芒闪烁,“你想留下?”

    木合淡然道:“不是妖帝大人让我留下的吗?”

    封凌突然笑了,“那你就留下吧。”

    他突然意识到木合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或者说整个猿族都不简单,对萧天权的死忠也许真的只是表面。

    封凌淡然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场冲突像是根本没发生过一般,云危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萧天权回去之后一脸的怒意却烟消云散,沉稳的令人感到可怕,眼底深邃的寒光不断的闪动,“真是可惜了,还是没能试探出来。”

    在他去找妖帝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不再生气了,他一脸的怒意只是想要和妖帝动一次手。

    妖帝如果真的是他熟悉的人,动手之后绝对藏不住,可惜木合却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打圆场,让他没有借口再和妖帝动手。

    “无妨。”魔尊沙哑的笑道,“反正不管他是谁,我们的计划都可以安排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有一个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计划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萧天权撇了他一眼,看向远处,冷冷的突出两个字:“容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