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52章萧玉枫来了
    封凌点了一下容绒的鼻子,“败坏我的名声让你这么高兴吗?我可是你的夫君,现在你的夫君被人传说和别人有感情,你难道不该有点正常的表现吗?”

    容绒一脸无辜,“我觉得我表现很正常啊,妖帝也是男的,我担心什么?要是有女人接近你,我才该担心吧。”

    “怎么可能会有女人接近我?”封凌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容绒的脑门。

    “疼!你怎么开始和我老爹学了?”容绒撇着嘴抗议。

    两人正闹着,一个蝶族女子前来禀报,“妖帝大人,主将大人,圣皇有旨意来了。我们大王请你们去主营接旨。”

    封凌冷淡的点点头,“我们马上到,你先下去吧。”

    蝶族女子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朝着封凌忽闪忽闪的眨着,十分漂亮。她娇弱的询问道:“妖帝大人还有什么话要带给蝶王吗?”

    “没有。”封凌冷然,马上就去见司空了,还要带什么话。

    蝶族女子咬咬嘴唇,只好缓缓的退下了下去。

    容绒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瞪着封凌,“还说没有女人会接近你,这不就来了?”

    封凌:“……”

    两人一起来到主营,司空、云危和独牙都已经正襟危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不管是封凌还是妖帝都不是热情有礼的人,两人二话没说,径直走到自己的位子上。

    “既然有旨意,就拿出来吧。”封凌冷淡的开口。

    “旨意就在这里,各位还不接旨。”门外,一个潇洒张扬的红色身影走了进来,萧玉枫指节分明的手上握着那把漂亮的折扇,傲然的把玩着,目光冰冷的扫视着封凌和妖帝,眼里充满了怨恨。

    他的身后,司双如一朵恬静的花朵乖巧的跟着,虽然默不作声,但只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吸引众人的关注。

    司空、云危和独牙立刻站了起来,容绒和封凌依旧坐着,懒得起身。

    萧玉枫怒气冲冲的指着两人,“你们两人,还不站起来!”

    封凌冷若冰霜的目光射过去,“你在和谁说话?”

    萧玉枫脸色一白,没忘记就在不久前这位妖帝还拆掉了皇宫中的天圣殿,还差点杀了他。他纠结了好久才咬着牙禀报了他父皇,果不其然被他父皇大骂了一顿。

    这位他是暂时不想再惹了,立刻转向了容绒,“封凌,你怎么还敢坐着!这次美蛇城险些被夺走,全部都是你的错,大军损失了这么多人,你难道不该给个交代吗?”

    容绒继续坐着不动,“这些话还是让萧天权自己来和我说吧,他不会是让你来质问我的吧?你还没这个资格。”

    封凌剑眉一挑,面具之下的脸上划过一丝笑意。不愧是他的女人,果然很了解他,这样的行为还真是附和他的性格。

    萧玉枫气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封凌,你说什么!”

    “有什么旨意就快说吧,别啰嗦了。”容绒一本正经的催促。

    萧玉枫想发火,但是看到在样冷眼旁观,同样不耐烦的妖帝,还是把骂人的话咽了下去。一个封凌他们就打不过了,别说再加上一个妖帝了。

    司双走上来,温柔的轻声道:“殿下,还是宣布圣皇陛下的意思要紧。”

    “恩,本皇子就先不和你计较了。”萧玉枫顺着台阶就立刻下来了,拿出萧天权刻录的玉简,交给司空和云危。

    云危打开玉简,里面的意思很简单:撤掉了封凌主将的位置,让萧玉枫代替,并且让云危将剩下的七千鬼刹卫交给萧玉枫。

    “封凌,你听懂了吗?”萧玉枫摇着扇子,趾高气扬的盯着容绒。

    容绒皱着眉头,瞧着萧玉枫。

    萧玉枫以前明明是那么潇洒的一个公子哥,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的尖酸刻薄,令人有些讨厌呢?难道嫉恨真的能让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变化?话说他不是都已经娶了司双了吗?干嘛还计较以前的事情?

    “听到了,兵权一直都不在我的手里,要鬼刹卫,让云危给你就是。”容绒无所谓的说道。

    萧玉枫被噎了一下,想象中奚落的话语一句也说不出口,只能闷闷不乐的转向蝶王司空,“呃,蝶王……”

    司空古怪的瞧着他,“我难道不应该是你的大舅子了?殿下不愿意屈尊叫我一声哥吗?”

    萧玉枫嘴角一抽,他至今还不能适应和司双联姻,总觉得自己还没有成亲,为此他一直都没有碰过司双。

    “哥,蝶族是否可以听我号令?”萧玉枫硬着头皮问道。

    司空想了想,看了司双一眼,目光转向妖帝。

    妖帝冷眼旁观,淡漠的靠在椅子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妖族按理说全部都是他的部下,萧玉枫却想要蝶族和蛇族都听从他的,将整个东路军收为己用。这应该是萧玉枫交代的,但是当着他的面就开始挖墙脚,会不会太蠢?

    司空见妖帝没有任何表示,对萧玉枫摇摇头,“不行。”

    萧玉枫皱眉,“为何?东路大军已经损失了三成,剩下的还是集中起来比较好,否则很容易会被各个击破。”

    “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但是我不相信殿下可以带领东路大军战胜魔族。”司空平静的回答,这话说的太直白了,简直是扎心了,让萧玉枫的脸都白了。

    独牙在后面紧跟了一句,“我和蝶王是一个意思。”

    他虽然还年轻,但做了蛇王之后,也不傻。妖帝和萧玉枫,傻子都知道该选哪一个。

    萧玉枫一头黑线,说不出话来。

    云危打圆场的说道:“听谁的都没关系,反正到时候在战场齐心合力就好。”

    “怎么可能没关系?”萧玉枫暗暗骂了一句,就算是他这个只上过一次战场的人也知道,军中只能有一个声音,两个主将,那是会出乱子的。

    但是云危和司空等人却一点也没放在心上。他们看着萧玉枫的眼神很是同情,军中确实只能有一个声音,萧玉枫来了之后其实并没有影响到什么。

    不管私下里如何,军权怎么交接了,上了战场之后就是强者为尊,大军保证还是会听从妖帝的话。

    萧玉枫的威信和妖帝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萧天权派他过来,恐怕只是来监督一下封凌和妖帝的,真正的指挥权,他不可能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