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43章来我们这边吧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神识扫出去,看到子参和子虚已经被打昏过去,躺在外面的院子里,不过他们受伤不重,显然梵念儿没想要他们的命。

    容绒立刻镇定下来,她现在是封凌,只要梵念儿没认出来就不会贸然对她动手。

    “你来做什么?”容绒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让语气听起来极其的不悦。

    梵念儿微笑着拉过一张椅子,悠然坐在她的面前,“我来自然是和你谈判的。”

    容绒冷然道:“哦?谈判?魔族是想求和吗?”

    “呵,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幽默。”梵念儿惊奇的笑了一声,带着压迫的目光再次好奇的打量起容绒。

    容绒暗骂自己胡乱说话,对上梵念儿的目光,眼神冰冷,“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梵念儿魅惑的嘴角越发傲然的扬起,“怎么会没有?你难道不考虑一下和我们一起对付萧天权吗?”

    “和你们魔族一起?”容绒不屑的耻笑,撇了梵念儿一眼。

    “不应该吗?当年决战的时候,封墨义的实力丝毫不弱于我父尊,你们黑龙族是有机会突出重围的。是萧天权带兵突然到来,偷袭了你们。是萧天权害的你父亲自爆,是萧天权下令屠杀了整个黑龙族,是萧天权和我们魔族合作,却把罪责怪在你们头上,你难道不该恨他吗?”梵念儿冷冷的说着,一句比一句狠,一句比一句直逼容绒的心灵。

    容绒心头剧烈的震动,努力保持着脸色不变,衣袖下的手却忍不住握紧起来。

    梵念儿盯着容绒垂下的眸子,起身缓缓的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的道:“你,当时不是亲眼看见了吗?看见萧天权怎么和我父尊一起逼死了你的父亲,屠杀你所有的亲人!”

    “够了!”容绒忍不住打断她。

    她没有看到那段记忆,但是她可以想到那样的场景。她猜的没有错,她娘亲记忆中那个站在萧天权身旁的鬼面男子就是魔尊梵天!

    是萧天权勾结了魔族,甚至和魔族一起策划了三百年前的入侵战争,为的就是黑龙族的不死不灭经,为的就是将萧天权捧上整个中原领袖的宝座。

    封凌之所以答应和萧天权合作,要对付的就是魔尊梵天。

    梵天和萧天权之间的合作并没有结束,这次的战争恐怕也是他们两人挑起的结果。梵天想要吞并中原,萧天权想要借此统一中原。

    两人一方面合作一方面又互相提防对方,因此萧天权才会将兵权交给封凌,梵念儿攻打美蛇城失败之后才会来找封凌谈判。

    想到了这点,容绒压下心里的愤怒和心疼,抬眼看向梵念儿,“你既然知道这些就应该知道,魔尊梵天也是我的仇人,和魔族合作与和萧天权合作在我看来也没什么不一样。”

    梵念儿眼神闪烁,嘴边笑容不变,“怎么会一样?和我们合作,你可以彻底摆脱萧天权的控制。等我们魔族占据中原之后,你就是我们最大的功臣,我们不会亏待你。既然整个中原都愚蠢的将英雄当做了罪人,将真正的罪人当做了英雄,为什么不干脆就这么做了,毁掉这些愚蠢的家伙?”

    不得不说梵念儿的话很具有诱惑,很容易挑起人内心的仇恨和愤怒,入魔有的时候就这么容易,被逼到了极致,那就毁灭一切!

    容绒在听到梵念儿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一种想要答应的冲动,不过她知道封凌应该是不会同意的,否则他就不会答应和萧天权合作了,魔域之尊,梵天要比萧天权难对付的多。

    “和你们魔族合作,我担心会被你们给卖了,我要考虑一下。”容绒沉声回答。她不敢一口否决,谁知道这位梵念儿的脾气好不好?要是一怒之下动起手来,那就露陷了。

    梵念儿微微蹙眉,“你确定要考虑一下,而不是拖延时间吗?”

    容绒冷然一笑,强硬道:“嫌我拖延时间,那就不用再谈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梵念儿立刻改口,“既然你还没考虑好,那我就过几天再来,希望那个时候你会给我一个准确答案。”

    容绒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做了个送客的手势,“请吧。”

    梵念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瞬间离开了院子。

    容绒感觉到她的气息彻底的消失,整个府邸里确定没有魔族的气息之后才来到院子外,将昏过去的子参和子虚给拍醒。

    两人醒来之后都惊出一头冷汗,“没想到魔族居然会突然跑来,幸好……”

    幸好容绒在这里,冒充了封凌,否则魔族大军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杀过来了。

    “我也只能冒充的了一时,她恐怕很快还会再来。”容绒忧心忡忡的道。

    子虚却十分镇定的说道:“即使魔族大军杀过来了,有护城大阵在,也还是能坚持不少时间的,我就不相信魔族还有那么多的低等魔族可以用。”

    “大军也许可以拖延,但要是梵念儿再像这次一样偷入城中,我们谁能阻止她?”子参跟担心的是容绒的安全,这次是梵念儿没认出来,要是她认出来了,容绒不是死就是被抓走。

    子虚一听也打了个寒颤,“你说的对。夫人,这件事还是要告诉云危,让他安排人保护你。”

    容绒无语的瞧着他,“这种话我要怎么说出口?封凌根本不可能会叫人保护他的安全。”

    “顾不了这么多,我去说。公子确实不会说这话,但是我可以去。让魔族的首领悄无声息的跑进城中,是他的失职,我可以去骂他一顿。”子参说道。

    子虚赞同的点点头,“说的对,顺便帮我也骂他几句。”

    他嘴上不说,对云危的背叛其实还是有很深的怨念。

    容绒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子参去了。

    子参找到云危,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将云危给骂懵了。

    云危难以置信,梵念儿居然在昨夜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护城大阵,入城去找了封凌!这幸好她去找的是封凌要是她找的是他或者司空、独天,他们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