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42章半夜上门
    司双对上封凌寒凉的目光,吓得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怎么会没有?我听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所以你并没有打听清楚,也不知道东西到底在哪里?”封凌语气越发冰冷。

    司双刚刚才好一些的脸色再次惨白一片,“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是故意欺骗你的!东西肯定就在皇宫里,我可以再帮你找。”

    封凌眯起眼,“你确定还是皇宫里吗?”

    “我确定!”司双有力的点头。

    封凌冰冷的目光转向了天圣殿,“不用了,既然还在皇宫里,我就自己找好了。”

    ……

    黑沼美蛇城,封凌离开后,容绒就伪装成了他的样子窝在房间里休息,这些天别提多安逸了。她预想的事情很幸运的都没有发生,她不出面也没人会找她。

    她每天掰着手指数日子,算着封凌该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封凌也该回来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容绒撇着嘴,趴在床上郁闷的算着日子,“难不成是遇到了麻烦吗?不是说都已经打听清楚了吗?”

    封凌以妖帝的身份去了圣皇城,进了皇宫,传音玉简也联系不上了。容绒不自觉的有些焦急。

    “夫人!你趴着干什么呢,快起来!”子虚突然神经兮兮的冒出来,吓了容绒一跳。

    “干嘛?出事了?”容绒慢吞吞的坐起来,好奇的问。

    子虚抽抽嘴角,很是无语的瞅着容绒,“没啥,就是觉得看你这个样子……实在是不习惯。”

    容绒现在可是一身封凌的模样打扮,谁见过封凌像个女子一样慵懒的趴在床上还翘着脚?子虚表示他看到之后简直有些怀疑人生!

    容绒干咳两声,“你看得多了就会习惯了。”

    子虚白眼,他才不要习惯呢。

    “哦,对了,夫人,西门婉来找你了,子参正是外面和她扯皮呢,你出去见见她吧。”子虚漫不经心道。

    容绒一头黑线,这件事难道不应该先说吗?

    “叫我公子!在外面这么叫会露陷的。”容绒瞪了他一眼,好奇的问,“她找封凌什么事?”

    子虚摊手,“天知道她为什么又来找公子,反正不管她有什么事,你就爱答不理的就可以了,她不敢和你动手。”

    容绒点点头,很帅气的起身,气势凛然的朝外走去。

    厅堂中,子参果然正在和西门婉扯皮。

    子参说封凌在修炼,不见人。西门婉说有要是相商,必须要见。两人你来我往说的非常热闹。

    容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调整了一下表情,一脸冷漠的走进了厅堂。

    西门婉一见封凌,眼神一变,“原来封凌主将在城里啊,为什么不见我呢?”

    容绒厌恶的撇了她一眼,“什么事?说!”

    子参暗暗给容绒竖起一个大拇指,他家公子就是这么言简意赅,这回答很有他家公子的气质。

    西门婉清亮的眸子转了一下,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美蛇城的守卫,以及军队的一些安排。”

    容绒冷冷的点头,走到座位上坐下。

    西门婉诧异的看着容绒,没想到封凌居然会愿意听她说。

    子参脸色忧郁起来,悄悄的给了容绒一个无语眼神。容绒坐下之后才想起来如果是封凌,大概根本不会听西门婉啰嗦,甩手就将她打发走了。

    封凌虽然话不多,但其实并不好伪装。

    他的性子太冷,又太隐忍,很多时候容绒都摸不清他做事的时候会怎么选择。

    但既然已经坐下了,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再起来走人。

    容绒冷着脸不说话,听着西门婉在那里喋喋不休,一句话也不答。

    西门婉似乎也没指望封凌会回答她的话,所以就一直自顾自的说。

    容绒听了半天突然发现其实西门婉好像就是来和她说废话的,虽然西门婉说的这些事都挺重要,但有司空和云危在处理,告不告诉封凌都没多大关系。

    “你到底想说什么?”容绒忍不住打断了西门婉。

    西门婉一脸无辜的模样,“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啊,你一件都没有解决呢。”

    “如果只是这些你可以走了。”容绒毫不客气的赶人,起身离开。

    等她回到房间,子参很快跟着过来告诉她西门婉已经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她难道真的是来和我说废话的?”容绒一脸蒙圈。

    子参皱皱眉头,“她会不会是怀疑了什么?”

    “怀疑什么?”容绒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我的伪装应该没有问题,气息、气势都和封凌一模一样,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子参也打量着容绒,不得不承认的点点头,“确实。那她有可能只是想要见一下公子。”

    “她想确定封凌在不在城里?她怀疑封凌离开了?”容绒顿时警惕起来。

    子参摇了摇头,“不,也许他只是想看看公子的实力是不是恢复了。她和你说话时,我一直在看她的眼神,她在观察你。”

    容绒一愣,这倒是最有可能的一个解释。只是,西门婉突然来查探这个做什么?难道是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吗?

    怨不得容绒想的多,封凌临走前提醒过她,西门婉有问题,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但她在战场上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可惜在这里,值得信任的人手还是太少了,只有子参和子虚两个人。子参帮忙打理一切事务,子虚被封凌命令留下来保护她,她不可能让子虚去盯着西门婉。

    容绒想了一会,就觉得困了。

    最近她变得更加喜欢睡觉了,检查过自己的身体发现也没什么毛病,大概只是因为春困秋乏,在战场上神经太紧张了,放松下来就想睡觉。

    她倒床就睡,一觉睡到了深夜,迷迷糊糊中听到兵器相交的声音。她睁开眼睛,正巧看到房门被轰的粉碎。

    容绒神色一变,立刻坐起身。

    一个暗红色的明艳的身影走了进来,高冷而妖艳的面容,一双猩红的眸子,带着些许戏谑打量着她。

    “封凌,我们又见面了。”梵念儿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