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2章流言满天飞
    容火火皱眉,“那凝魂丹呢?”

    “没有。”

    “3品的养魂丹总有了吧。”

    “也没有。”

    容火火嘴角直抽,“怎么什么都没有?难不成要去现买?”

    云危也是发愁,这些丹药只有丹楼有,连医师都能不请,当然更不能去丹楼买药了。

    凌清冷的目光看向容火火,淡淡的开口,“你是炼药师,去买药材回来炼制吧。”

    云危一拍手,“这个主意不错,我现在就去。”

    容火火被凌充满压迫力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追着云危跑了出去,“老娘也去,你们封府的名声这么差,万一别人不卖给你怎么办?”

    凌转身走进房中,容绒安静的躺在床上,像个熟睡的孩子,身上的鲜血已经被擦干净,衣服也换了一套。

    凌坐到床边,漆黑如夜般的眸子默默的注视着容绒苍白的面容,俯下身,冷淡的薄唇轻轻的落在容绒的额头,冰冷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阵刺痛。

    “原来吻是这样的感觉吗……”凌皱眉,向来冷淡的俊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黯然,“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睁开眼睛好吗?”

    他发呆的握住容绒的手,一坐就是一整天。

    容绒浑浑噩噩中感觉到一股暖流温柔的从她心间流过,心弦像被什么触碰了一下,划过淡淡的甜蜜。

    她想睁开眼睛,可惜她的灵魂却虚弱过度,被九凤宝珠给收进了空间里出不去了。

    千疮百孔的灵魂小人在九凤珠的空间里来回的游荡,瞧见了正在睡大觉的毛毛。

    半个月没见,毛毛变大了一圈,身上的白毛更加的浓密绵长。

    一层空间里的灵石被他啃掉了大半,这次陷入沉睡,醒过来之后应该会有不小的变化。

    容绒没去打扰他,又来到了第三层空间,烧的她变死不活的幽影天火果然也被收进了这里,形成一朵小小的火种。

    两朵小火苗各自占据空间的一角,像是敌对一样谁也不搭理谁,中间的地方却飘荡着一股股诡异的力量。

    容绒辨认了一下,居然是魂力!

    这可让她有点吃惊,差点以为九凤宝珠真能自己产生魂力,但仔细感应过后,发现这些魂力还是她娘亲留下的魂力,有着她娘亲的气息,应该是从还未开启的内层空间里飘散出来的。

    魂力可是好东西,特别是对于目前还不能自己修炼魂力的容绒,简直可以当做杀手锏来使用。

    这次的魂力比之前的还要多,容绒立刻端坐下来,开始吸收。

    然而灵魂小人的伤势太重,吸进来的魂力很快又逸散出去了,根本留不住。

    容绒黑脸,既然吸收不了,她干脆直接用这些魂力修炼幻天灵决的第二式,幻。

    所谓幻,就是幻化,变化,幻之决的用处就是伪装,变化万千,毫无破绽,从灵魂到肉身,从气息到血脉全部都彻底的伪装。

    这其中最难的就是灵魂的幻化,但在幻之决中这却是最简单的。

    她已经将灵魂凝聚成了灵魂小人,只要用幻之决改变灵魂小人,就可以轻易将灵魂和气息伪装。

    她用灵魂小人将魂力直接吸过来迅速熔炼,因为她现在没有肉身,直接用灵魂小人修炼,反而事半功倍,修炼速度很快。

    容绒在九凤珠中没日没夜的修炼,外界,云危和容火火也将材料买回来了,容火火没费多少功夫就炼制出了两炉养魂丹。

    凌拿走了养魂丹,亲自喂给容绒吃,除了容火火为容绒擦药的时间,他几乎没离开过卧房,一直呆在容绒身边照顾她。

    容火火几次想发出抗议,将他赶出去,但是对上他那双妖孽邪肆却深不见底的冷眸,到了嘴边话又咽了下去,总感觉说出来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公子……”这天,云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神色来到卧房,支支吾吾的半天不开口。

    凌正在给容绒喂养魂丹,养魂丹药效温和,但效果也很差,每个时辰都要喂上一次。

    他将一颗黑色的丹药喂进容绒还有些发白的唇中,用灵力化开。

    “什么事?”凌漆黑的眼眸倒映着容绒的面孔,没有去看云危。

    云危垮着脸,硬着头皮开口道,“那个……这两天圣皇城多了很多流言你知道吗?”

    “什么流言?”

    “就是有个女骗子冒充凤族的人,偷了东方府的东西,还勾结一个面具人打伤了东方世家的族长。现在这个骗子就在封府……”云危越说声音越低。

    实际上外面的流言已经满天飞了,而且说法很是难听,不少人立刻就认定那个所谓的面具人就是封凌。

    甚至觉得这件事根本从头到尾就是封凌指使,那个女骗子就是封凌派去的!

    这个万恶的罪人居然敢不安分,他一定是在暗中筹划什么阴谋,首先就针对了圣皇的大功臣东方家,简直就是该死!

    凌终于有了点反应,眼底闪过一丝幽光,“东方开阳放出来的流言吗,他们怎么知道容绒在封府?”

    “因为我们去买药材的时候东方昊已经封锁了所有的药材铺,不许人购买灵魂类的药材,我和容火火直接撞上了,傻子都能猜到容绒在封府了。”云危欲哭无泪的说。

    他也没想到东方开阳的动作会这么快,几乎第一时间就找东方昊封锁了药材,为容绒炼丹的药材是容火火直接抢回来的。

    凌听完却是不以为然,“不过是流言,不用搭理。”

    “要只是流言确实是不用管,可是萧天权派人来要带走容绒姑娘,派来的人现在就在偏厅。”

    凌总算知道云危为什么一副要命的模样了。

    圣皇萧天权!

    他可以无视东方开阳,也可以不把萧玉衡当回事,却不能违抗萧天权的命令。

    “原来如此。”凌站起身,为容绒盖好被子,“我去一趟就是。”

    “什么!”云危脸色发白,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去见萧天权?他巴不得找你麻烦,你干嘛要自己送上门去?”

    凌嘴角勾起一丝冷然,“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云危沉默了一会,咬牙道:”你可以把容绒姑娘交出去!反正她现在昏迷不醒,圣皇就算想要问什么,也一定要等她醒过来,送她出去,暂时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