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1章回封府
    “这不可能!”东方开阳目呲欲裂,惨烈的怒吼,双臂被狂暴的妖气绞杀的粉碎,无力的坠落下去。

    “不!父亲。”东方易惊恐万分,心慌的扑过去接住东方开阳。

    东方开阳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无敌的存在,他从来没想过父亲会输,还输的这么惨,仅仅一招!一招就断了东方开阳的双臂,几乎半死!

    这个黑影的实力到底是有多恐怖?他们怎么会得罪这样的人?就因为一个容绒吗?

    东方开阳没了胳膊,满身血污,发丝散乱,狼狈到了极点,靠在东方易身边,急切的嘶吼,“快走!”

    东方易面无血色,跟着东方开阳飞快的狂奔。

    几位跟着来的长老也逃命的紧随其后,一个个脸色铁青,惊恐到了极点。

    “走去哪里?”黑影眼中冷光闪过,杀气四溢,把容绒伤成这样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无穷无尽的压制笼罩在这片区域,所有人仿佛被大山压住一般,速度骤减。

    “不!不要杀我们!”东方世家的长老们恐惧的大叫。

    死亡的气息扫过,包括两名地境强者在内,所有出现在这里的长老全都变成了尸体,摔落在地上。

    只有东方开阳和带着东方易逃过一劫。

    “他们两个留给你,好不好?”凌低下头,望着满身鲜血的容绒,眼里浮现出难以抑制的心疼。

    为什么每次放你走,你都会受伤?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

    他白玉似的指尖摩擦着容绒的脸颊,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血污,一缕缕灵力缓缓的传入容绒的身体,带着容绒飞掠而去。

    呆站在原地的容火火还在震惊之中,这个突然冒出来黑影表现出的实力实在太恐怖了,东方开阳这样的天境强者居然只要一招就打败了!

    容绒的身后竟然有这样一尊强者,还不是凤族人,为什么不早叫出来?早叫出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容火火嘀咕着,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已经走了。

    “我靠!等等老娘啊!”容火火慌忙紧追而去。

    她紧赶慢赶终于是追上了,进入了圣皇城中,她尽量低调的跟着黑影,落在了偏僻的封府门口。

    容火火震惊的望着牌匾上封府两个字,指着凌,“你是……”

    “你什么也不知道,懂吗?”凌冷冷的出声,没有温度的寒眸扫过她。

    容火火瞬间如坠冰窖,有种被冻僵的感觉,连忙把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凌抱着容绒,走进府中。

    容火火抹了一把冷汗,原来是那个家伙,难怪这么厉害,老娘刚才居然被他吓住了。

    她紧跟着凌进入府中。

    凌径直将容绒抱进卧房中,云危看到满身是血的容绒,眼睛都直了,“我的老天,怎么搞成这样,东方开阳下手也太狠了吧?”

    他可是知道凌刚才干什么去了,猜都能猜到容绒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别啰嗦,你们赶紧给她找个医师来啊!”容火火满心担忧,着急上火的趴在床边。

    云危翻了个白眼,“找医师?是找死吧?你是想让东方开阳知道容绒在这里吗?以他的心胸,这事可不会就这么算了,不能找医师。”

    “不找医师难道让容绒等死吗?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容火火不服气的针锋相对。

    云危挑眉,“我胆小?我这是谨慎。我还没问你呢,你哪位啊,就往封府跑?”

    “你以为老娘想来这个破府邸吗?我容火火可是凤族高贵的炼药师,要不是容绒在这里,我才不来呢。”容火火冷哼。

    两人吵个没完,坐在床边注视着容绒的凌突然淡淡开口,“让子参来看看。”

    “也好,子参也学过不少医术,先让他看看再说吧。”云危瞪了容火火一眼,去找子参了。

    子参来了之后,看到容绒的模样,脸色不自觉的凝重起来。

    稍微检查之后,他叹口气,“伤的很重。内伤严重,外伤也好不到哪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经脉损伤不大,有高品质的伤药话,医治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云危翻了个白眼,“你这简直是废话,如果有7品、8品的顶级灵药,还有什么伤治不好的?”

    “去把百草雪莲膏拿来。”凌立刻吩咐道。

    云危惊呆,“公子,那可是7品伤药,家里就这么一点点了,用完了你以后怎么办?”

    “去拿。”凌冷眼瞥过他,“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云危一百个不情愿,子参倒是没说什么,将百草雪莲膏拿了过来。

    容火火一把抢过药膏,熟练的用泉水稀释调配,将他们全都赶了出去。

    “给容绒擦药这种事,当然是老娘来做,你们这些男人还在这里做什么?特别是你,别以为你救了容绒就可以趁机占便宜!”

    容火火横眉竖目的瞪着凌,防色狼一样的防着他。

    凌没说什么,带着云危和子参走出了卧房。

    “百草雪莲膏足够吗?”凌问子参,毕竟这药已经不多了。

    “三次就可以,勉强够用。”子参神色忧虑,“但这不是主要问题,她灵魂的伤势才是麻烦事,她的灵魂之前是不是有缺失?”

    “不错,是先天缺失。”凌记得容绒说过,她来圣皇城就是为了拿天魂石治疗她的病。

    他从来没有去过问容绒的事,就像他不愿意容绒问他的事。但容绒却毫无顾忌的将她的事都喋喋不休的告诉他,开心,不开心的,哪怕他从来没有回应过。

    “原先的缺失并不多,现在却已经千疮百孔了,必须尽快让她醒过来才行。”子参叹口气说。

    “圣元转魂丹可以吗?”五颗圣元转魂丹他吃了两颗,容绒吃了一颗,还剩下两颗。

    子参却出乎意料的摇头,“圣元转魂丹药效太强,容绒姑娘的灵魂现在很脆弱,需要温和的药力让她的灵魂自己恢复起来。”

    “我知道。”容火火为容绒擦好药,走了出来,“用4品的阳魂水可以滋养灵魂,而且药性温和。”

    “可府里没有。”云危摊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