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章我爹叫容帝
    “东方开阳又怎样?”凌傲然勾唇,毫不在意的说。

    云危抓狂的瞪眼,“东方开阳是不怎么样,但让他认出来你就完了!”

    “不让他认出来就可以了。”凌带上面具,一股恐怖的气势弥漫开来,孤傲、冰冷,凌驾众生之上,仿佛整片天地在这一刻都被这股气势掌控,令人心神颤动。

    东方开阳霸道的气势在这股威势面前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不值一提。

    云危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哭丧着脸,“公子,不能去啊,就当我求你了……”

    凌修长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原地。

    云危看向夜空,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

    ……

    容绒拽着火火一路狂奔,背后那恐怖的影子越发的逼近,如芒刺在背,让两人浑身发冷。

    容火火干脆变回凤凰,载着容绒飞向城外,只有出了圣皇城,天大地大,她们才有可能逃过东方开阳的追杀。

    巨大的凤凰燃着火焰从空中划过,闯过城门,直奔城门而去,守在城门口的地圣军立刻阻拦,“什么人?圣皇城禁止飞行,还不给我滚下来。”

    “别理他们。”容绒看也不看他们,自从上次被琥珀追杀之后,她对地圣军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

    容火火点头,毫不犹豫的闯过城门,巨大的翅膀直接将他们统统扇飞出去。

    “混账!竟敢无视我们地圣军。”地圣军们纷纷怒骂,还没爬起来,东方开阳盛气凌人的身影紧跟而来,令人窒息的威压直接从众人身上碾过,压得他们直吐血。

    容绒盯着紧紧黏在身后的身影,心里不安的狂跳,“快,往郊区的山林里飞,那里遮蔽多。”

    容火火二话不说,狂扇翅膀,竭尽全力的往山林飞去,速度已经超出了她的极致。

    迎面而来的狂风撕扯着她的羽毛,难以言喻的压力几乎撕裂她的翅膀。

    轰隆隆——

    闷雷似的响声从她们身后传来,一只红色的手掌遮天蔽日,掩盖住整片夜空,从她们身后缓缓拍过来,千斤重的巨力压在她们身上。

    容绒顿时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压碎了,“快躲开!”

    容火火急速转弯,竭力的侧身躲避,赤色的大手险险的擦过她的身体,拍在了她的翅膀上。

    恢弘霸道的力量让容火火像流星一般失控的坠入远处一片密林之中,将大地砸出一个巨大坑洞。

    “噗——咳咳——杀千刀的混蛋,老娘不逃了,老娘和你拼了!”容火火咳着血,从泥土中爬出来,冲着天空破口大骂。

    “你拼不过。”容绒灰头土脸的拽住她,翻手拿出九凤珠,塞到她手上。

    容火火吃惊的望着珠子,“这是九凤珠?”

    “对,东方开阳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想要这颗珠子。你赶紧带着珠子去找我爹。我爹也是凤族人,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圣皇城找我。”容绒急切的叮嘱。

    “你爹是谁?”

    “我爹叫容帝。”

    “你说什么?!”容火火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差点跳起来。

    容帝!不会是重名吧?不可能,不可能,凤族哪有人敢和容帝重名?容绒居然是容帝的女儿,怎么不早说?早说她绝对不会这么没有礼貌。

    “没听说过吗?也对,他可能不怎么出名,在凤族里应该是很平凡的那种。”容绒很不好意思的叹口气。

    容火火:“……”

    容帝要是凤族里很平凡的那种,那我算什么?凤族里捡垃圾的吗?你不要逗了好吗。

    “你怎么不自己去找他?”

    “我也得跑得掉才行。”容绒翻了个白眼,“你好歹是灵境,还有走掉了可能,我才聚灵四段。”

    “怎么跑不掉?你走,我帮你拖住他们。”开什么玩笑,我走把你扔下,回到凤族我绝对会被打死!

    “你能拖住个鬼!快走。”容绒忍不住想骂人,气急败坏的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走的掉吗?”东方开阳已经到了,巍峨的身影从天而降,昂然傲立在她们面前。

    他抬手一掌拍出,随意的一掌带着无可抵挡的气势,重重的打在容绒的身上。

    容绒瞬间倒飞出去,撞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 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一样,喉咙一甜,一口血涌了出来。

    “容绒!”容火火慌忙想上前帮她,东方易带着一群长老出现,将容火火团团围住,“别挣扎了,炼药师,跟我回去炼药吧。”

    “我炼你的头!”容火火大怒,火海瞬间翻涌而出。

    东方开阳没有理睬那边的打斗,冷冷的盯着容绒,“小辈,你真是太让老夫失望了,我东方府当你是贵客,你却在我家偷窃。”

    他那双压迫性的眼睛充斥着极端狂暴的力量,仿佛无形的大手攥住容绒,要将她的骨头寸寸捏碎,将她的灵魂片片撕裂。

    容绒浑身颤抖,被这股难以抵挡的力量压得几乎要跪倒下去,咬着牙冷然一笑,“东方族长在说笑话吗?说我偷东西,有证据吗?”

    东方开阳神色一变,能在他天境威压下保持清醒的人可不多。

    换做其他的修行者,此刻恐怕早就已经惊恐万分,心神完全被恐惧占据,对着他磕头认错,什么也不敢反抗。

    容绒却条理清晰,还敢反驳他,灵魂不是一般的强大,恐怕已经堪比天境。

    他冷哼一声,将全部的威压压向容绒的身体,“证据,老夫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你伙同容火火毁掉了我东方府的炼药密室,杀害我东方家的长老,偷走了里面的东西,还敢狡辩!”

    容绒身体猛地往下一沉,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抬眼冷冷的盯着东方开阳的虎目,“我不过是拿走了天魂石,放走了容火火,有什么问题?”

    “天魂石是我的,容火火是凤族人。你拿了我的东西不还,囚禁了我的族人不放,还好意思来质问我!东方世家的族长居然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脸皮都可以拿去当城墙了。”

    “放肆!”东方开阳勃然大怒,一耳光甩在容绒的脸上。

    容绒摔倒在地上,半边脸肿的像个包子,大脑嗡嗡作响,几乎要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