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章东方开阳追来了
    容火火听懂了容绒的意思,顿时抓狂了,“那怎么办?我们会被炸死的!”

    “在爆炸前跑出去就可以了。”容绒开始疯狂的破解眼前的封闭禁制。

    这种禁制相当的复杂坚固,破解可能需要十几天,但容绒不需要彻底破解,她只要把眼前的禁制网破开一个洞,能让她通过就可以了。

    “快,快点。”容火火紧张的盯着容绒。

    石柱上用来提供能量的灵石一块接一块的开始发红,这是力量聚集到极点的前兆。传送阵中心闪烁着光芒,卷起层层气波。

    “该死,要传送了!”鹰钩鼻竭尽全力的朝传送阵中心扑过去。

    传送阵不稳他也感觉出来了,但只要他进了传送阵,就可以立刻去往丹楼,脱离这个危险的境地。

    至于那两个小鬼,伤了他又如何?还不是被他困死在这里,等传送阵爆炸,就会被碾成碎片,最后赢的还是他。敢把他弄得如此狼狈,活该这个下场。

    他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传送阵中央,想要过去,却忽然感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僵硬的趴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我中毒了!什么时候的事?鹰钩鼻顿时冷汗直冒,惊恐万分。

    他居然不能动了,只差两步他就能进传送阵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却中了阴石草的毒,是那个丫头的箭!

    这时,封闭的禁制网终于被容绒撕出了一个洞,两人飞快的冲进阵中,一脚把鹰钩鼻踹到了一边。

    “不!”鹰钩鼻凄厉的大吼。

    容绒和容火火已经消失在了阵中,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两人出现在丹楼中。

    守着丹楼传送阵的侍卫愕然的看着她们俩,“三天前才送过药,怎么又来?你们是谁?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们。”

    “没见过就对了,我是揍你的人!”容火火二话不说就是一拳过去,干脆利落的把两个侍卫打晕了,打破窗子,拽上容绒跳窗跑了。

    两人刚逃出丹楼没多久,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从西城方向传来,明亮的火光把大半的夜空都给照亮了。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密室的传送阵果然还是爆炸了,上千块灵石组成的禁制,这威力,东方府恐怕被炸的够呛。

    密室一爆炸,附近千米都被可怕的气波横扫,东方府几乎被毁掉了三分之一,幸好建在偏僻的地方,没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东方开阳望着一片废墟,脸色阴沉的能滴出墨汁来。他感应到密室的紧急封闭禁制开启了,立刻就往这里赶,谁知道才刚到附近,密室就被炸上天了。

    坐镇的长老死在了里面,收藏的药材、药方还有药炉统统毁掉了,最重要的是天魂石不见了。

    他用神识反复搜寻了废墟的每一寸角落,都没有找到天魂石。

    “爹,没有找到容火火的尸体,一定是她炸开密室跑掉了,说不定通过传送阵去丹楼。”东方易神识扫过废墟道。

    东方开阳冷笑,“不止是她,丹楼刚才发来消息,有两个女子从传送阵出现,逃出了丹楼。”

    “两个女子?难道另一个是……”

    “不错,我们都小看了那个女孩。我们想要九凤珠,她也想要天魂石。敢从我眼皮底下拿走东西,真是有胆!”东方开阳笑着,充满压迫的声音却直冒寒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

    丹楼发现有外人闯入,禀报了东方开阳之后,立刻派了大批人马追出去,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变得很热闹。

    一群人跟在容绒和容火火身后大喊大叫:“站住,别跑……”

    容绒凤舞施展到极致,拽着容火火七转八转,快速的甩开了他们。

    东方府的方向,一个巨大黑影突然冲天而起,霸道的气势遮蔽大半的夜空,宣泄在四周,如同万兽之王发出王者的咆哮,这是天境强者的气势!

    “是东方开阳,他亲自追来了!”容火火哭丧着脸,抓着容绒,“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能躲的地方?老娘可不想刚逃出来又被抓回去。”

    容绒脸色发白,能去哪里躲?圣皇城她才来几天,认识的地方都没几个,难道去封府吗?

    她环顾四周,前方孤立在空地上的大宅子正巧就是封府。她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飞奔过去,焦急的敲门。

    容火火跟在她的身后,抬头望着府门前的匾额,“封府,难道是那个封府吗?”

    开门的是红头发的子虚,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瞅着容绒,“容绒姑娘,你怎么大半夜回来了?”

    “凌在吗?”

    “他还在闭关,你要进来吗?”

    闭关?还在躲着我吗?容绒心里涌起些许失落,回头望望天边那抹越来越近的巨大黑影,摇摇头,“不了,我只是过来看看。”

    东方家的权势太大了,在圣皇城几乎只手遮天,躲进封府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整个封府都要遭殃,还是算了。

    容绒拽着容火火扭头就跑,子虚莫名其妙,“哎?怎么就走了?急匆匆的搞什么?”

    他关好门,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俊逸挺拔的身影站在院子中,吓了他一跳,“公子,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跑出来了?”

    闭关不是一个托词,凌是真的在闭关。他服下了一颗圣元转魂丹,闭关用药效蕴养灵魂,最大程度的利用药效,如果运气好的话,能让他的伤势在半年内都不会复发。

    可是今夜,他的心一直静不下来,感觉到微弱的毁灭之力在附近,他知道容绒来了,他突然感到无比烦躁,干脆出关了。

    “是谁?”凌明知故问。

    “是容绒姑娘,不过她问了两句就走了,说是回来看看。”子虚很是无语的回答。

    “走了?”凌望向晦暗的夜空,看着天边霸气凌云的身影,俊眸微微眯起,“你回去休息吧。”

    子虚没有怀疑的走了。

    凌拿出一个黑色的金属面具,面具妖气弥漫,散发着冰冷的光芒,在月光下闪烁着深入骨髓的寒意。

    “你要干嘛?东方易派人来就算了,现在是东方开阳亲自出马,你可别乱来。”云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前,一脸紧张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