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10章这是可好地方
    一众魔王都无奈的叹气摇头,用一种略带不解和嘲讽眼神瞧着维天。虽然他们不至于被绝色美貌迷昏了头,但是一个绝色魔女死了,他们还是会感到有些可惜。

    维天脸色渐渐发黑,他吸血鬼一般的苍白面容几乎黑如锅底,比皮肤黝黑的夹谷也不差什么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在试炼之地上空响起。

    鸣徊捂住眼睛,愤怒的大吼:“贱人,你做了什么?”

    容绒身形暴退,无数幽冥之水化作一道道的利箭飞射向鸣徊,惊人的腐蚀力将鸣徊的天阶大刀都打得千疮百孔。

    他猝不及防之下,体内的魔力瞬间暴起,全部灌注在刀刃之上,狠狠拍碎了射过来的水箭,可溅射出去的水滴居然也像是有了灵魂一般飞入了他的双眼,让他的双眸瞬间失明。

    容绒站在远处,仿佛没有听见鸣徊暴怒的吼声,两万道魂力瞬间凝聚,化做弑神之矛离体而出,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整个试炼之地都莫名开始颤抖。

    众位魔王开玩笑的笑声戛然而止,全场寂静的望向下方的容绒。

    鸣徊看不见容绒,但那股危险的感觉却像死亡降临一般让他浑身的汗毛耸立起来。

    他大吼一声,双手握紧已经残破的巨型大刀,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一刀劈了出去,恐怖的刀影浮现在天空之中,仿佛一张巨大的嘴巴,即将吞噬一切。

    大半个试炼之地都看见了那尊犹如刀中霸王的刀影,这一刻,所有用刀的人都感觉自己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刀,他们的刀全都不由支柱的朝着那尊吞噬之刀膜拜下去。

    整个试炼之地的瞬间沸腾,上千人望着那尊刀影瞠目结舌。

    “那好像是鸣徊的吞噬之刀啊!是他最强的神通!”

    “果然好强!在这刀影之下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蝼蚁一样……”

    “鸣徊为什么会突然使出这招?他是遇到什么劲敌了吗?这次前来参加选拔的人似乎没有几个值得他用出这招吧。”

    “肯定是亚瑞,只有碰上亚瑞这个变态才会逼得鸣徊用这招!哇,这简直是巅峰对决,好像亲眼看看……”

    远处,亚瑞遥遥的望着那巨大的刀影,危险的眯起眼,“鸣徊居然用了这一招?除了我之外,居然还有人能逼得他用出这招?有意思,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厉害人物,还是你太没用了,鸣徊。”

    刀影遮盖了大半的天空,也几乎遮住了外面魔王们的眼睛。

    魔王们都是呼吸一滞,他们能感觉到容绒的气息十分的危险,但是没想到鸣徊会直接被逼得用了吞噬之刀。

    这一刀用出去,他的魔力几乎就会被掏空,如果不是逼不得已鸣徊绝对不会用,显然容绒带给他的威胁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

    恍若闷雷一般的轰鸣声滚滚而来,刀影朝着容绒落下。

    容绒面色不变,弑神之矛已经来到了鸣徊的身前。鸣徊感觉到一股死亡的预感,如果他不立刻离开就会死!

    这种预感曾经救过他很多次,但现在一个天境大成的魔女给他有种将要被杀的感觉,他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不想相信,但这种感觉是那么的清晰,他害怕了。

    他的刀影开始虚弱,就在这时,一种恐怖的刺痛感在此时刺入了他的魂海,撕裂他的灵魂。

    鸣徊大惊失色,刀影瞬间消散,身影暴退,像是被死神追赶一般拼命想要到逃离。

    可是已经迟了,弑神之矛已经刺入了他的灵魂,不管他逃到哪里都无法驱除灵魂中的利器。

    “这不可能!”他发狂的大吼一声,疼的一把捏碎了传送玉简,离开试炼之地。

    众位魔王愕然的望着逃出试炼之地的鸣徊,就看到他像个木偶一样呆滞的出现在试炼之地的入口处,缓缓的倒了下去。

    旁边的侍卫立刻上前查看,一脸惊恐的像鸣梭禀报:“城主大人,鸣徊少爷他……他死了。”

    全场安静,静的连一丝丝的 微风吹过都可以听见。

    众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鸣梭的表情,不敢说话。

    鸣梭沉默了一会,冷漠的一挥手,“既然死了,还来告诉我做什么?把他埋了。”

    他看向维天,微微一笑,“维天,眼光不错呀,难怪你这么有信心。”

    维天此时已经懵掉了,失神的点头:“是……”

    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那个只是天境大成的女子居然杀了鸣徊,甚至让鸣徊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鸣徊可是鸣梭大魔王教出来的义子,天赋惊人,实力高强,是注定会成为魔王的人,居然败了?他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他看向容绒的眼神变了,所有魔王此刻也都慎重的看向了容绒,闪烁的眼神中各怀心思。

    容绒正在收集鸣徊丢下的令牌,鸣徊不愧是这次可能拿第一的天才,十天时间已经收集了不下三十块令牌。

    容绒一股脑全都收了起来,加上之前她和容少渊一起收集的,一共五十二块,足够他们进入前一千名了,她只要等着时间结束就好,不过她现在不想将剩下的时间就这么混掉了。

    她看向远处波动的结界,眼里闪过一抹深意,“这可是个好地方,不进去看看怎么可以呢?”

    她转身离开试炼之地的边缘,朝着容少渊逃离的方向走了过去。

    容少渊一口气跑的太远了,容绒慢悠悠的往前走着,好半天也没有看见容少渊,倒是遇见了不少魔族。

    “美女,将令牌交出来吧。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淘汰的。”看见容绒腰间挂着五十多枚令牌,这些魔族立刻上前阻拦。

    容绒抬手就是小吞天火,瞬间将一人化为灰烬。剩下众人脸色骤变,立刻联合起来一起出手。

    容绒翻手扔出伪装过的龙吟神火炉挡下,十六柄翡翠匕首霸气的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一个,两个,三个,只是眨眼的功夫,死的死,逃的逃,这一队联合而来的魔族几乎全军覆没,不是死了就是用传送玉简离开了,只有一个人仓皇的逃出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