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09章遍地毒草
    容少渊捧着手里的十九块令牌,无语的瞧着仿佛在神游天外的容绒,“绒啊,你别发呆了,这一片我们已经找遍了,一块都找不到了,不如换个地方吧?”

    容绒摇摇头,她并不是在找令牌,她在感觉遗忘之地。

    走了这么多天,她终于感觉已经接近了这片地域的边缘。

    她感觉到了厚重的结界,以及越发强大的威压,似乎只要突破这片结界,就能走进遗忘之地。

    可惜这片结界太过强大,那是魔王布置下的结界,还不是普通的魔王,是鸣梭这样的大魔王的手段,想要打破几乎是不可能的。

    容少渊无奈,“容绒,你到底在找什么啊?这些天都是我在找令牌,你到底在捣鼓什么?”

    他这些天就看到容绒到处才摘一些黑色的植物,跟在他后面,将它们捣成粉末,好像准备炼制什么东西。

    他一直忍着没问,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容绒眨眨眼,摊开手中的黑色植物,“你说这个,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毒草,但这边居然很常见,所以我就多采摘了一点。”

    容少渊一听就明白过来,容绒这是想找机会用毒药把一千人全给毒翻了呀。

    他眼睛发亮的问:“毒吗?”

    “不是很毒。”

    容少渊:“……”

    “你干嘛这样看我。虽然不是很毒,但要看怎么用了。”容绒捣鼓着毒草。这黑色毒草在中原几乎看不到,在魔域却几乎遍地都是,它的毒性虽然不大,但是一旦加入另一种药草就能变成剧毒。

    容少渊有气无力道:“随便你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令牌了?再在这里耗下去,我们一个月之后进不了前一千啊。”

    容绒刚想说话,一阵狂风大作,空中一把黑色巨刀陡然出现,仿佛劈开天地一般,朝着容少渊劈来。

    容少渊气势暴涨,滔天的火焰瞬间涌起,如巨浪一般朝着黑色巨刀撞击而去。

    一阵轰鸣声惊天动地,碰撞的余波层层荡起,让空气都掀起了恐怖的波澜,霎时间沙尘漫天,横扫天地,周围无数岩石的化为碎末,厚实的结界也像一块水幕一般波动起来。

    一个高瘦的黑皮肤魔族从风沙中走了出来,血红的双眸紧紧盯着容少渊,眼里闪过一抹诧异,“没想到你还挺厉害。”

    容少渊怒道:“你是谁?”

    那人冷笑,“连我都不认识,真是孤陋寡闻。”

    “你一个只会偷袭的小人,还要我认识你,你哪来的脸?”容少渊毫不客气的骂回去。那人脸色骤变,“哼!才挡下我一招而已,就敢这么放肆。本来我只想要你的令牌,现在就给我去死吧!”

    他抬手又是一刀,这一次,恐怖的刀锋仿佛融入空气之中,从四面八方朝着容少渊碾压过来。

    容少渊大感不妙,浑身火焰环绕,不得已只能硬拼,刚一触碰就感觉到强大压力,这个黑皮肤的家伙力量大的惊人。

    外面,鸣梭魔王饶有兴致的瞧着容少渊和黑皮肤的魔族打起来,对维天说:“维天,你送来那小子和我的义子打起来了。”

    维天一脸苦闷,“是。”

    “你觉得他们谁会赢?”

    “这个……当然是您的义子鸣徊会赢,少渊他还差点。”维天叹息的道。

    他没想到少渊的运气会这么不好,混了十天之后居然被鸣徊给碰上了。

    鸣徊的名声可一点也不比亚瑞小,他之所以能被鸣梭大魔王收为义子就是因为他的实力强大,曾经和两大魔王对拼不败,还从顺利逃脱。

    相比之下,只是毁掉过魔王法宝的少渊就差多了,他只能祈祷着少渊能跑掉。

    夹谷大笑,“原来维天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找来的人不行。亚瑞就不会输给鸣徊少爷,我相信这次的第一应该就是他们两中的一个。”

    维天咬牙切齿,“我不这么觉得。鸣梭大魔王的眼光可比你要好,亚瑞根本比不上鸣徊。”

    他宁愿鸣徊赢也不想亚瑞赢,夹谷幸灾乐祸的嚣张嘴脸实在是太讨人厌了。

    夹谷不在意的裂开嘴笑笑,指指下方,“反正你的人是输定了。”

    这么一会功夫,容少渊已经落在下风了,被鸣徊压着打,浑身像被凌迟一样割出片片刀伤。

    “啊!疼死我了,你这个变态的混蛋,老子不和你玩了。”容少渊扭头就跑,浑身的火焰化作巨大的火鸟,冲开了包围,载着容少渊直奔远处。

    鸣徊一愣,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神通,魔族很少会将自己的力量化作其他的动物,更不要说是火鸟了。

    容少渊也怕会被怀疑,所以没敢用凤凰,只是化作巨大的火鸟形状。

    “哼!再多手段你也跑不掉的。”鸣徊冷笑,直追过去。

    轰——

    一道黑色的火焰宛若皮鞭一样从天而降,直劈到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脚步。

    容绒淡淡的道:“令牌都在我这里,你去追他做什么?”

    这么一耽搁容少渊早已经跑得没影了。鸣徊眼神一变,冷冷看向容绒,“你居然敢拦我,就为了那个把你丢下的哥哥?”

    容绒挑眉,“你知道?”

    “传言有个天境大成的绝色魔女来参战,我怎么会没听说呢?”他冷笑,“可惜你打错主意了,我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敢拦我就去死吧!”

    他扬起刀就毫不客气的一刀横扫而去,划向容绒的脖子。

    在外面看戏的夹谷大笑起来,“你看好的美女要被淘汰了。维天,你要输了。”

    维天不以为然的道:“输给鸣徊有什么奇怪的?输了我也认了。”

    他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还有些窃喜。至少输给鸣徊不会太丢脸,而且容少渊还跑掉了。

    他现在觉得这兄妹两人还是挺聪明的,妹妹应该就是来为哥哥保驾护航,关键时刻牺牲的。容绒现在只要捏碎玉简逃出来就好,令牌丢了容少渊可以再找,反正时间还有的是。

    可是他看向下方时,却发现容绒并没有捏碎玉简,不由的一愣。

    夹谷幸灾乐祸的挑眉,“来不及捏碎玉简逃命吗?真可惜,好好的一个美女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