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00章黑沼军营陷落
    容绒又问了几句才知道,这里的情况其实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凤族等人已经在这片沼泽和魔族对峙快一个月了。

    过了一片沼泽,魔族就能长驱直入,直接打到蛇族的老巢了。

    听说蛇王独天已经回来了,已经和对面的魔王交锋了好几次,可问题是魔族派来的魔王太多了,要不是有她老爹在,黑沼可能已经丢了。

    不过就算这样,这片沼泽大概也守不了太久了,中原各州在准备兵力的时候,魔族也同样也在准备兵力。

    区别就在于,魔族的大军早已经集结,只不过他们并不打算将大量的兵力浪费在黑沼,因为中原的大军还没到。

    但是黑沼久攻不下,他们恐怕已经打算调动大军前来攻打了。

    “你问这些干什么?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还是赶紧回家好了。”容少渊回答完容绒的问题,才觉得有些不对,摆摆手赶容绒回家。

    容绒无语的盯着他,“我也是凤族,来找人的。”

    “啊?!我们凤族有你这样的弱的人吗?”

    容绒:“……”我不过就是收敛了灵力,至于吗?至于吗?

    容少渊最终还是答应带容绒去前线的军营,说是军营,其实就是一片沼泽旁的废弃的村镇,那里暂时容纳了蛇族所有的军队。

    “军营离这里很远哦,你既然也是凤族,不如化作火凤和我一起飞吧,不然我怕你跟不上我啊。”容少渊提议道。

    容绒黑脸,“没事,我一定跟的上你。”

    容少渊怀疑的瞅了容绒一眼,展翅高飞,一眨眼就划过天际。

    容绒踏着凤舞,轻易的跟上容少渊的速度。

    容少渊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身法,好眼熟啊?是我们凤族的身法吗?不如你教教我怎么样?”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那什么时候合适?等到了军营你就教我吗?我好歹也救了你,就当做报酬啦……”

    容绒有些头疼,这位不止自来熟,还是一个话唠!不过他没什么坏心眼,是个很直爽的家伙。

    轰隆隆——

    容绒和容少渊一起向着军营方向而去,却远远的看到那边爆发出恐怖的震动,灵力波动横扫而来,仅仅只是余波就震的二人险些吐血。

    “不好!出事了!”容少渊慌忙化作人形,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刚才一股霸道的气息直扑下来,差点将他从空中打下来。

    他刚落到容绒身边,一只整天蔽日的怪物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高大的身躯仿佛一座高山一般从军营方向走来,紧跟着是大片黑压压魔族,仿佛阴沉的黑云,铺天盖地的碾压下来。

    蛇族、凤族众人爆发的灵力疯狂的砸在黑压压的天空上,激烈的碰撞爆炸出恐怖的力量,地境都无法这样的情况下存活。

    “我的天啦!”容少渊目瞪口呆,一把拉住容绒转身就跑。

    魔族分明已经居中兵力来攻打军营了,双方的战场已经蔓延过来了。容少渊虽然自认为自己本是不错,但也没傻到觉得自己能抗的过这么多魔王。

    容绒见到这种情况也是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军营是保不住了,中原各军目前拼命的攻击也只是希望多杀一点魔族罢了。

    她跟着容少渊转身逃离,但铺天盖地的魔族像洪流一般冲了过来。

    容绒霎时间隐藏了身形,顺便将容少渊也拉到了树顶上,掩盖了他的身形。

    容少渊震惊的看着大片大片的魔族无视他和容绒,从他们身边划过,长大了嘴巴,“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这隐身魔族居然看不穿吗?原来你不是没用的大小姐啊!”

    “闭嘴!你个笨蛋!”容绒要被他给气死了。他惊讶的声音立刻引来了魔族的查探,他们看不见容绒和容少渊,便一掌朝着大树按了下来。

    容少渊大惊失色,慌忙化作火凤,带着容绒飞快的逃离。

    他们刚刚现出原形,一只魔王就抬手拍了过来,他漫不经心的动作似乎十分缓慢,但是容少渊就是躲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恐怖的力量落在他的身上。

    “完了!容绒,你要是能跑就快跑吧,我要死了!”容少渊哭丧着脸大叫。

    容绒暗暗白眼:你都躲不开,还指望我能跑掉?

    容绒看向那个魔王,弑神之矛轰然击出,无形的利刃穿过魔王的脑海,一股危险的气息扩散出来,冰冷的杀意弥漫在山野之间。

    魔王的手缓缓落了下去,轰然倒下。

    容少渊躲过一劫,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他、他是怎么了?突然就死了吗?我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快走……”容绒无语的催促。

    那只魔王确实是死了,容绒发现他的灵魂并不强大,大概就和一个天境的修炼者差不多,完全比不上当初她在妖族学院杀死的封王级强者,这让容绒感到很吃惊。

    她不知道是这个魔族的灵魂本来就弱,还是所有的魔族灵魂都不是很强大。

    要是魔族的灵魂普遍弱小的话,她对付魔族就容易多了。

    容少渊眨眼飞出了十几里,容绒坐在他的背上,可他们还没庆幸多久,又再次遇见了危险,这次的魔王有三只,而且全都盯上他们了。

    容绒的脸白了,容少渊也想哭了。

    轰隆隆——

    就在容绒想着该怎么逃过一劫的时候,冰冷的气息席卷而来,瞬间将三只魔王冻成了冰雕,一道霸道的灵力轰然砸下,将三只魔王砸了个粉碎。

    容帝的身影从两人面前飘过,容少渊仰望着容帝,满眼的星星,“是老祖宗!你看见了吗?这就是我们的老祖宗!他厉害吧?厉害吧?”

    “……厉害。”

    “啊!你看见没有,他朝我们过来了!他是来看我的吗?”

    容绒:“……”这里是战场,是战场麻烦你有点战场的警惕性好吗?

    “哎呀,你来的不是时候啊。”容帝来到容绒身前,摸摸她的头发,“我不是叫你早点来的吗?现在这样可怎么办呢?”

    容绒撇撇嘴,“就算我早点来,还不是会遇到这种的情况。难道你打算把我先送走吗?”

    容帝微微一笑,“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先把你们两个送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