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3章萧玉枫也来了
    云危诧异的望着容绒,“你不信?那样确实的证据,你都不信吗?”

    容绒露出更加不屑的笑容,随意的坐到了桌边,“确实的证据,你倒是和我说说,除了萧天权和他的手下,还有谁可以证明黑龙族真的勾结了魔族?”

    云危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居然怀疑圣皇!他是圣皇,是抵抗魔族的英雄,是他保住了中原,你怎么可以诋毁他?!”

    容绒冷笑,“我为什么不可以怀疑?他还说我勾结了魔族,你觉得我有吗?”

    云危一愣,有些无言以对的皱起眉头,沉声道:“那也是因为你和封凌毁掉了蛇族。”

    “所以他就可以信口开河,随便冤枉我?”容绒恼火的一拍桌子,“我没有经历当初的大战,我也不想知道当初的大战有多么惨烈,萧天权有多么英雄,我只知道他随便给我按了罪名,让我十分怀疑他的人品!你告诉我,这样的人真的是三百年前的英雄吗?”

    云危沉着脸,半晌挤出一句:“人都是会变的……”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变了?也对,有了权力之后是会变的,那你为什么还要为现在的萧天权做事?”容绒失望的望着他,“你跟了封凌两百年,你陪了他这么久,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

    云危彻底沉默下来,眼中充斥着极度复杂的神色。

    “他说他没有做过,黑龙族没有做过,你相信吗?”容绒死死的盯着他,眼里流露出一抹悲伤。

    云危动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容绒大笑,眼里含着泪花,“你不信,没关系,你不信我信!你们抛弃了他,我要!云危,你会后悔的!你最好去告诉萧天权,不要动封凌一根汗毛,否则他的江山坐不稳!”

    云危抬起头,震惊的望着容绒,容绒已经转过身离开了炼药室。

    容火火伤心的看了云危一眼,赶紧跟上容绒。

    “公主,不用把云危留下吗?他说不定会告密的。”火火悄声在容绒耳边建议。

    容绒淡然道:“用不着,他要是还有点良心,就不会把我卖出去。”

    她停下脚步,瞧着火火,“你该不是想把他留下来,陪着你吧?”

    容火火脸一红,恼羞成怒的呸了一声,“我才不要呢!公主你别瞎说,他这么坏,老娘已经决定不要他了。”

    云危回去之后,果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显然他并没有将容绒回到楼外楼的事说出去。

    不过即使他没说,还是有人猜到了。

    比如被萧天权软禁在皇宫里,快要憋的发疯的萧玉枫。他并没有收到请帖,但不妨碍他听说了他父皇和司徒恒的请帖。

    他立刻就断定,这绝对不是容火火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他父皇也能察觉出来,不过他可能觉得那是容绒通过传音玉简远程指挥,并没有想过容绒会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回到圣皇城。

    但以萧玉枫对容绒的了解,他觉得容绒可能是回到圣皇城了。

    如此声势浩大的拍卖会,容绒不在,光靠容火火和万奎,他们没这么大的魄力,也没有这么大的底气,因为东西不在他们的手里。

    萧玉枫在发现了这些之后立刻吵吵着要出去,一天吵三次,连半夜都开始尝试着翻墙。

    萧天权被他气的脸色铁青,忍无可忍的将他招过来,“你就这么死心眼,非要那个容绒吗?本皇告诉你,她必须死,你就别想了!”

    萧玉枫脸色难看,唯唯诺诺道:“孩儿只是闷急了,想出来而已。”

    萧天权眯着眼睛盯着他,“是吗?那你就出来吧。”

    “真的?!”萧玉枫不敢相信他父皇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萧天权冷漠的点点头,“你出来,本皇给你安排选妃。”

    萧玉枫目瞪口呆,“选、选妃?为什么要选妃?我还没打算成亲啊!”

    “你不是一直想娶容绒吗?没打算成亲?”萧天权冷笑,“本皇已经给你选择的机会,你要是不想要,我就随便帮你挑一个。”

    萧玉枫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只得答应下来,先能出宫再说。

    萧天权的命令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他说要给萧玉枫选妃,萧玉枫果然就见到了一大批排着队来找他的美女。

    据说全都是名门世家的贵女,有身份,有实力,有财富。

    萧玉枫黑着脸好不容易从她们当中脱身,逃出皇宫,又碰到了等在皇宫门口的司徒倩。

    司徒倩自从司徒辛死了以后就变了不少,没有了亲爹宠她,立刻懂事了不少。

    在司徒恒的教训下,再也不敢太过嚣张了,但是对萧玉枫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听说萧玉枫要选妃,立刻就跑来了。

    萧玉枫脸色彻底黑透,懂事不少的司徒倩变得心思深沉了不少,比以前更难摆脱了,折腾了一天也没能摆脱掉司徒倩,等到深夜才找到机会去了楼外楼。

    容火火看到做贼一样跳进楼外楼的萧玉枫气的直哆嗦,早上来了一个云危还不够,半夜又来了一个萧玉枫。

    她二话不说拎起一把刀就砍了过去,萧玉枫嘴角一抽,“我是大皇子,你竟然想杀我?!”

    容火火冷笑,“你是贼!大皇子会半夜偷跑进来吗?”

    萧玉枫无言以对,没好气的道:“行了,去叫容绒过来,我要见她。”

    容火火眼神微变,一脸气急败坏的冲过去,“我家公主都被你爹通缉了,她怎么可能回来?你脑子有病吧!”

    萧玉枫扬起桃花扇,轻巧的挡下容火火的大砍刀,皱眉道,“本皇子不想和你啰嗦,让容绒过来!”

    容火火冷笑,“没有容绒,只有禁制。”

    她一刀砸向旁边的立柱,顿时无数的火焰朝萧玉枫袭来,他的脚下霎时形成一圈圈的杀阵。

    萧玉枫吓得魂飞魄散,他不过就是来见容绒,用不着这么狠吧?

    他飞快的冲出火海,却被火海迎面拍在地上,顿时烧的一脸黑灰。他气急败坏的咳嗽着,“告诉容绒,我知道封凌的下落,让她来老地方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