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78章雷岛的毁灭
    “主母?主母,你还好吧?”睚说完之后久久不见容绒答话,他有些慌了。

    虬等人也慌忙围上来,安慰道:“主母你别太担心了,主人不会有事的!”

    容绒黯然的垂下眼眸,“你们总说他不会有事,他也总说他没事……”

    “容绒公主不必这么伤感,封凌既然敢这么就说明他有把握。”越云横从远处走来,神色肃然的说道。

    容绒瞧着他一脸严肃的模样,摇摇头,“越将军,你并不会安慰人。”

    封凌敢回去就是因为萧天权暂时拿他没办法,但是萧天权难道不会将气都撒在他身上吗?

    容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西门婉说的封凌之所以怕黑的原因。

    看着容绒反而更加忧郁了,越云横有些丧气的道,“我确实不会安慰人,但我可以带人帮你把封凌救出来。不过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抓紧防备。”

    容绒眉头皱的更紧了,“你觉得萧天权会找到这里?”

    敖不屑道:“他怎么可能找到?主人绝对不会说出雷岛的位置。”

    “封凌是不会说,不过你怎么保证别人不会说?”越云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去调派军队去关闭传送入口。

    敖不解的眨眨眼,“什么意思?难道他怀疑我们中内鬼?”

    容绒眼神一变,“封凌身边确实有萧天权的内鬼,不过不是你们……除了雷岛的人之外,还有谁来过这里?”

    五人面面相觑,辰面色深沉道:“说起来,主人身边的人都知道雷岛的存在,但是来过这里的就只有一个。”

    “谁?”

    “子参。”

    容绒还没说话,越云横那边就忽然爆发出一阵巨响,一只巨大的战船传送阵中冲了出来。

    “该死!还是迟了!”虬大骂一声,立刻冲了过去,其他四人紧随其后。

    容绒心一下沉到了谷底,越云横在他们的飞舟到达之后,就发觉不对,立刻关闭传送入口,可还是迟了一步,让萧天权的战船冲了进来。

    越云横砸已经在入口处做了布置,几万军士的灵力瞬间爆发,朝着战船砸过去。

    战船在出现的一瞬间就炸得粉碎,船上众人顿时死伤无数,但是紧接着一道恐怖的灵力从碎裂的烟尘中横扫出来。

    越云横眼瞳一缩,“躲开!”

    但他出声时已经迟了,横扫而出的戾气宛若刀锋,看似很慢实则快的令人无法躲避,一招扫过七八千的士兵眨眼被截成了两段。

    越云横倒吸一口冷气,“萧天权!”

    只有皇级才有这种实力,萧天权亲自来了,显然是要毫不客气的大开杀戒,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赶紧跑!

    “撤!所有人立刻撤离!”越云横大吼一声,带着所有人朝着倒是早已经准备好的传送阵而去,徐伯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准备了几艘巨大的战船。

    虬、敖五人赶了过来,就看到众士兵像潮水一样朝他们这边涌过来,在越家军的指挥下,有秩序的撤离。

    螭眨眨眼:“怎么就跑了?打回去不行吗?我们人多啊!”

    敖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想什么呢?我们有军队,萧天权没有吗?你也不看看他带了几艘船来。”

    传送阵中不断的飞来战船,虽然第一艘被他们抢先摧毁了,但是后面的有萧天权保护,他们就没有机会摧毁了。

    战船上的天圣军和鬼刹卫们立刻下船追杀而来,岛上的士兵立刻和他们战作一团,边战边退,越家军勇猛无敌,萧天权没有出手,他们可一点也不怕圣皇朝的军队。

    雷岛上乱作一团,辰将周围的雷海引进了岛中,耀眼的雷光顿时在岛中乱窜,令人众多鬼刹卫都被带来的浑身麻痹。

    相比他们,雷岛的士兵只要是经过培养的都适应了雷海的淬炼,对这点雷电毫不在意,趁机劈了对面的敌人。

    可即便他们再勇猛,有萧天权在,他们就不可能赢,只能撤退。

    容绒神识扫过混乱的雷岛,萧天权来的太快了,准备也太充分了,显然是有人引路。难道真的是子参将他带进来的吗?这雷岛恐怕是要放弃了。

    “公主,我们也赶紧走吧。”容火火催促道。

    容绒正准备点头,忽然眼瞳一缩,她没有看到子参,但她看到了封凌的身影,她立刻隐身朝那边飞奔过去。

    容火火大惊失色,“公主!公主你要去哪里?”

    传送阵附近的树林边,萧天权一招扫灭了围攻的军队之后,就没再动手,而是好奇的拿着一只瓷瓶很感兴趣的问封凌。

    “这里面是灵魂碎片吗?本皇还是第一次看到灵魂碎片呢。你的两个哥哥当初生祭了自己,没想到还能留下灵魂,这算不算也是一种不死不灭?”萧天权晃着瓷瓶子,冷笑着看着封凌,“或者说是永世不得超生?”

    封凌眼底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沉默不语。

    “你这些年来收集他们的灵魂碎片该不是想复活他们吧?”萧天权掂量了一下瓷瓶,忽然用力握紧,“难怪你想要龙尸,我看还是毁掉比较好!”

    “不要!”封凌眼中闪过一抹惊慌,立刻阻止,被身旁的人一把抓住肩膀,恶狠狠的拦住。

    容绒呆滞的看着那个拦住封凌的白衣人,云危!竟然是云危!

    那个内鬼怎么会是云危?她怀疑过子参,怀疑过子虚,都没有怀疑过云危。

    封凌说过,云危是跟着他时间最长的兄弟,他把云危当兄弟啊!

    封凌看向云危,“你恨我可以,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他?”

    云危冷然,一言不发。

    萧天权冷笑,“这不是应该的吗?他是我的人,自然应该毫无保留的将这些事都告诉我。不想我毁了这些,就求我。你求我,我说不定会放过这些灵魂碎片。”

    封凌冷漠的望着萧天权,“我求你,你真的不会毁掉他们?”

    萧天权哈哈大笑,“我是圣皇,自然说话算数。”

    封凌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绒浑身颤抖起来,不由自主的想要冲过去,越云横从身后抓住了她,“别过去,过去就是自投罗网,你应该不想封凌看着你死吧?”

    “可是……”

    “没有可是,快走……走!”越云横用力拉住容绒,硬是拖着她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