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9章身份暴露了
    独天心有余悸的看着重伤的容绒,哆嗦着嘴唇,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感觉的出来容绒刚才是想杀他!一个天境小成,竟然要杀一个王者,说出去一定会笑掉众人的大牙。

    可是独天笑不出来,因为容绒真的差一点就杀了他!

    “你、你简直疯了!”独天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司徒恒来到容绒的身边,看到她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眼皮一跳,立刻用强大的灵力笼罩住她,质问道:“刚才那股力量是什么?”

    容绒默不作声,她早就感觉司徒恒的灵魂过于强大,很可能会发现她的秘密。

    因此容绒没有对他使用任何灵魂之力的攻击,还尽可能的避免在他面前用魂力出手,让毛毛去牵制他,不想和他正面交锋。

    事实证明她想的没错,司徒恒果然察觉到了,但他没法确定。

    西门婉跌跌撞撞的走回来,脸上的面纱早已经烧毁,露出一张丑陋的可怕的脸孔,指着容绒大笑道:“你们还和她啰嗦什么?赶紧杀了她,最好一点点把她身上的肉割下来,让她慢慢的死去!”

    司徒恒撇了她一眼,有些头疼,西门婉自从毁容了之后,似乎就有点不太正常,可惜她中的这毒连蛇族都没法治。

    “大皇子的意思是生擒她,没让你杀人。”司徒恒冷冷道。

    西门婉咧着嘴,笑的更开心了,但笑容配上那张脸庞却令人毛骨悚然。

    “不杀她也行,先让我毁了她的脸!”西门婉捡起容绒的匕首,贴在容绒有些苍白的脸上。她盯着容绒的脸孔,心中很是嫉妒。

    容绒其实比她漂亮,只是容绒很懒,很少打扮,因此没有那种让人惊艳的感觉。

    容绒微微蹙眉,被冰冷的刀锋贴在脸上的感觉实在不好。她没好气的道:“你为什么会恨我?又不是我让你中毒的。”

    “你敢说我毁容你没有动手脚?都是你的错!”西门婉一激动,手中的匕首在容绒的脸颊上划出一道血痕。

    容绒感觉脸上一疼,脸色陡然冰冷下来。

    毛毛忽然在这个时候从司徒恒的身后撞了过来,司徒恒冷然一笑,回头一掌劈过去,将毛毛震出老远。

    以为还能在牵制他一次吗?愚蠢!他回过头看向容绒,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入他的脑海,重重幻象纷乱的浮现!

    司徒恒骇然失语,在心里惊恐的吼道:灵魂之力!容绒用的真的是灵魂之力!她不是什么凤族,她是兔族,真正的兔族!

    他拼命的震散幻象,回过神来却看到容绒已经到了独牙身边,制住了独牙,一柄匕首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只要一用力,这位蛇族王子就会命丧黄泉。

    独牙冷汗直冒,结巴的向独天求救:“父王,救我!救救我!”

    独天心中大惊,脸上却保持着镇定,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独牙一眼,“容绒,你想做什么?”

    “把那株无名药草给我。”容绒冷冰冰的开口。

    独天为难的皱眉,司徒恒冷哼一声,“不许给她,她是兔族,圣皇有令,杀无赦!”

    司徒恒话一落音,西门婉的剑就已经刺了过去。

    独天勃然大怒,阴恻恻的眸子里瞬间涌起了杀意:这是不把我儿子当回事吗?

    容绒水眸冰冷,紧紧盯着西门婉,千道魂力如同幽灵一般悄悄的潜入了她的脑海,化作一幅幅鬼魅的画面。

    西门婉手中的剑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一脸惊恐的后退,抱着自己万分恐惧的缩成一团,“不要过来,你走开,走开!啊——你不要过来,我从来没有怀过孩子,我不是娘,你走,你走……”

    险些被刺死的独牙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震惊的看着西门婉,奇怪问容绒,“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不是说她怀孕了吗,她现在看见一个怪胎从她肚子里爬出来了。”容绒淡漠的回答。

    独牙咽了一口吐沫,这是**裸的报复啊。西门婉分明就没有怀孕,看到有孩子爬出来会被吓疯的吧?

    独天和司徒恒也是嘴角一抽,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西门婉。

    容绒不以为然,幽幽的对西门婉道:“西门婉,这就是你的孩子,是你自己说你怀了封凌的孩子。”

    “不!”西门婉抱着脑袋拼命的摇头,“我才没有!是萧玉枫,是他让我假装怀孕,让我吃了蛇族炼制的毒药,这孩子不是我的,封凌根本就没有碰过我……”

    容绒点点头,收回了魂力。

    西门婉渐渐回过神来,看着司徒恒等人的目光,很快想起了她刚才说了什么,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没有任何破绽,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怀了封凌的孩子?”西门婉阴郁的问。

    容绒冷然道:“封凌不会喝醉,也不会把你当成我。”

    西门婉一冷,忽然大笑起来,“是吗?所以你觉得他也不会在漆黑中弄错?他不会在黑暗中碰你,才是最大的破绽吧?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当年他被圣皇关在黑屋中受刑,你知道圣皇陛下做了什么吗?陛下拔掉了他的龙鳞……”

    “够了!”容绒青着脸怒吼一声,打断了西门婉的话,一刀刺进了独牙的肩头,“看来一个儿子的命还不够让蛇王下定决心。”

    满地的兵器一瞬间飞舞起来统统刺向瘫在角落里,还没起来的独元。

    独天顿时被吓得不轻,“住手!住手,我给你。”

    司徒恒见状还想阻止,被独天劈脸吼了回去,“滚!本王不管你是不是代表陛下,现在我只要保全我的儿子。”

    独天二话不说,将卧佛草丢给了容绒。

    容绒收起了卧佛草,放了独元,拖着受伤的独牙,朝大殿外挪去。

    独天一沉着脸,一步一步的小心跟过去。司徒恒沉默不语,始终冷眼在一边看着。

    容绒冷然道:“你不用跟这么紧,我离开后,自然会放了他。”

    独天眼中涌动着阴森的杀意,“希望你可以说话算话。”

    容绒微微一笑,身形忽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独天终于松了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彻底放松下来就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