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0章查看记忆
    西门婉的脸色变的很是精彩,说心里话她还真的不想住进容府,谁知道封凌会不会突然看她不爽,直接劈了她?

    明明是想离间封凌和容绒的感情,堂而皇之的扎根在封凌身边,现在倒好,容绒请她,她都不敢进容府。

    她一脸求救的看向身旁的萧玉枫。

    萧玉枫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道:“既然容绒请你住,你就住进去,反正之后你也是要留在容府的。”

    西门婉的俏脸一白,怨愤的咬着嘴唇,只好干笑着说:“希望容绒公主是真心接受我,我毕竟也坏了凌的孩子。”

    容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真心接受你,你脑子被驴踢了吗?”

    西门婉嘴角一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萧玉枫干咳两声,低声对西门婉道:“你不用太担心,我会派人保护你,封凌现在不会对你动手。”

    西门婉面色依旧不好,她明白萧玉枫的意思,封凌的灵力被封住了,可是这样就能阻止封凌动手吗?想起封凌险些杀了她和萧玉枫,还有在皇宫时,毫无顾忌动手……她就忍不住哆嗦。

    而且除了封凌,容绒也不个省油的灯。现在要是还有人以为容绒是一个软弱可欺的小丫头,那一定是眼瞎。

    不过萧玉枫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也没办法再拒绝,本来按照计划她就是应该住进容府的,现在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她没有理由反而在这个时候退缩了。

    就这样,西门婉带着一大群人住进了容府。

    容绒给她安排了一个相当偏远的别院,西门婉也不嫌弃,十个天境以上的鬼刹卫,十个地圣军,还有两名侍女,牢牢的守在别院四周,连一只苍蝇都不让飞进去。

    “真是有够怕死的。”容绒瞧着远处的院子,无语的看向封凌,“在皇宫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吓成这样?”

    封凌难得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如果一个人在短时间里差点被杀了三次,也会是这种反应。”

    容绒一头黑线,你竟然在皇宫里对西门婉动手,还是两次,也难怪西门婉会吓成这样。

    “你灵力被封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容绒无奈的叹气,有时候她觉得封凌做事很深沉,可有时候他又太冲动。

    封凌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本源之力还能用,我还可以杀了她。”

    “……”用一口气能灭掉十几个天境的毁灭之力去杀一个西门婉,多浪费啊!

    容绒赶紧劝说道:“算了,西门婉的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封凌平静的眼里露出一抹明晃晃的杀意,“你把她留下来就是准备处理掉吗?”

    容绒眼角青筋一跳,“杀她的事还需要考虑,我先解决她怀孕的事再说。”

    封凌郁闷的喝下一杯酒,还不能杀,真是讨厌!

    ……

    西门婉搬入容府之后,几乎就像一直冬眠的熊一样,足不出户,天天呆在别院里。

    将别院里所有的东西都清理了一遍,并且所有进别院的东西都要仔细检查,甚至干脆就不吃不喝,反正天境也饿不死。

    容绒听了之后十分无语,这是怕死到一定境界了,不但害怕封凌冲进去干掉她,还怕她下毒。

    容绒倒没想给西门婉下毒,她就想知道西门婉到底是怎么伪装出脉象的。

    于是她去找了西门婉,西门婉勉为其难的请她进了别院,然后容绒就惊讶的发现西门婉的小腹微微凸起来了。

    不止是脉象,连肚子也能伪装吗?

    西门婉见容绒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立刻面露羞涩的轻轻捂住肚子,笑着道:“姐姐别看了,你以后也会有的。”

    容绒不置可否,在她身边坐下,两名侍女立刻走近了一些。

    容绒一眼扫过去,好家伙,连侍女都是天境强者,萧玉枫这次真是下本钱了。

    “我只是好奇,听人家说,怀孕后期肚子会像吹气球一样变大。”容绒继续好奇的盯着西门婉的肚子,“你还要再过多久才会生呢?”

    西门婉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在暗骂,她哪里会知道,当时调配的药剂只是令人假孕,可不是安札黑龙族的孕期来的。

    不过,容绒会这么问,代表着容绒已经相信她是真的怀孕了,这样就很好。

    西门婉正在放松着,就听到容绒冷不丁的道:“那么,你是怎么改变脉象的呢?”

    一瞬间,容绒的魂力冲入屋中三人的脑海。

    两名天境的侍女立刻僵在原地,脑中充斥着无数的幻象,如今的杀之决有了真之决的辅助,加入了幻象的杀伤,使得中招的人不止是僵住一时,而是被彻底的定住。

    趁着两个侍女失神的时刻,她立刻查看西门婉的记忆,然而西门婉却大喊一声,从椅子上跌落下去。

    容绒大吃一惊,她的神识居然无法侵入西门婉的魂海,这还是第一次她查看他人的记忆失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西门婉脸色惨白的指着她。

    容绒收回神识,连忙过去扶她,“我不知道啊。你突然就摔在了地上,该不是怀孕辛苦,身体不适吧?”

    西门婉慌忙推开容绒,自己站起身,她刚才只感觉到脑子一阵发懵,然后就跌坐在地上了。

    她可不相信容绒的鬼话,但是看着容绒笑吟吟的望着她,心里的疑虑也只能压了下去。

    两名侍女也回过神来,慌忙搀扶着西门婉回到座椅上。

    容绒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端起茶杯悠然的喝了一口,“西门姑娘可要相信安胎啊,你要是在我容府出了事,人家还以为我故意害死你的孩子呢。”

    西门婉勉强露出微笑,“怎么会呢?我相信姐姐不会这么做的,我会好好养胎的。”

    “可是我听说你不吃不喝啊,这样怎么给孩子补充营养呢?”容绒放下茶杯,笑眯眯的道。

    西门婉已经恢复了从容的神色,也笑着回道:“姐姐错了,吃喝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够补充什么了,除非是灵药。”

    “说的对,不过你好像也没吃安胎药吧?”容绒点头,盯着西门婉的肚皮,“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不重视呢?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孩子?”

    西门婉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笑容不变,“姐姐说笑了,不吃安胎药是没到时候,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自然会服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