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8章猿族的效忠
    容绒就是想要了解木合记忆中西门婉的脉象情况,也只有这样容绒才能判断出西门婉和萧玉枫到底在搞什么鬼。

    木合有些为难,被人查看记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谁能保证自己记忆里的某些**不会被人偷看去呢?

    容绒看着纠结的样子,立刻保证道:“放心,这镜子只能查看最近三天的记忆,而且我保证就看为西门婉诊脉的记忆,你让我看了,我就把夺天长寿丹的白丹给你。”

    木合脸上不由的露出喜色,“容绒公主此话当真?”

    他还想着要怎么才能让容绒松口,愿意帮他救治他家的老祖,结果容绒这么简单就同意了。

    他当然不会再拒绝,反正容绒最多就看到他这三天的记忆,没什么需要隐瞒的,而且他相信容绒应该也不会闲的没事偷窥他那些很无聊的记忆。

    容绒立刻查看了木合的记忆,她根本没用记忆宝镜,而是同时通过神识直接查看,这样可以感同身受,就如同她在为西门婉诊脉一样。

    西门婉的脉象果然如木合所说的,确实很诡异。容绒也可以判断出西门婉是怀孕了,可是除了是喜脉之外,其他的情况完全无法从脉象诊断出来。

    西门婉身上就好像被一层黑纱给笼罩了模糊不清。

    容绒感觉了半天,眉头紧锁。这感觉不对啊,除了脉象是怀孕了之外,西门婉浑身上下也没有哪一点像是怀孕了,跟不要说是坏了五个月了。

    就算她怀的是三年才能出生的黑龙族,五个月也应该有反应了,没道理今天才发现。

    这状况不是怀孕了,更像是吃了什么药,造成的假象!

    容绒若有所思,一抬头,木合已经盯了她好半天,眼里充满了期待,看的容绒有些尴尬。

    她干咳两声,淡淡道:“木合大人觉得西门婉会不会是通过什么药物改变了脉象?”

    “改变脉象的灵药?倒也不是没有。”木合一愣,摸摸下巴,“只不过那样的妖雾根本做不到这样的以假乱真,反正我是没有看出来西门婉的脉象有假。”

    就是因为看不出来才更让人吃惊。

    容绒也没耽搁,随手将一只药瓶丢给木合,里面装的正是另一枚夺天长寿丹。

    木合大喜过望,朝着容绒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容绒公主。”

    这深深的一礼既是道谢,也是在表达歉意。毕竟之前在木府他们木家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容绒捧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淡然道:“不用了,木家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这笔账不如记在圣皇陛下头上好了。”

    木合愕然,神色变幻不定,又听到容绒继续说道:“话说你们木家是猿族,也是妖族中很强大的一支啊,为什么要去听萧天权的话呢?”

    妖族中依附萧天权的不是没有,像蛇族、狐族等等,但是像猿族这样几乎整个种族都变成了萧天权手下的家臣却没有。

    说白了就是猿族对萧天权的忠诚在容绒看来十分的没道理。

    木合解释道:“容绒公主有所不知,三百年前的大战,我们猿族是被圣皇陛下救下的,老祖那时就教导我们,一定报恩。”

    “萧天权救了猿族?!”

    “是的,当时猿族被魔族追上,死伤惨重,只剩下老祖保护下的六个族人,是圣皇打退了追上老祖的魔族,救下了最后一支猿族。”

    容绒目光闪烁,这件事她还真不清楚。按照现在流传的说法,当年圣皇萧天权从天而降,成了整个中原的救世主,被他救过的人不计其数,因为太多了,所以也就提上一两句。

    如果当年即将覆灭的猿族被萧天权所救,那猿族为他效力确实就说的过去了。

    这是大恩,延续种族的大恩。

    “木合大人是其中一个被救的族人吗?”容绒有些好奇的问。

    木合露出一抹诧异之色,笑着摇摇头,“容绒公主误会了,我的年纪没你想的那么大,被救下来的一人是我父亲。”

    容绒嘴角一抽,她还一直以为木合也是从三百年前的战争中活下来的老古董呢,原来他是那场大战之后才出生的人。

    容绒更好奇了,“你父亲和其他被救的人呢?”

    既然有那六个老古董,怎么也轮不到木合来做族长吧?

    木合沉默了一会,沉声道:“当年被陛下所救的猿族人,除了老祖之外,都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是什么意思?都死了?

    容绒望着木合平静的面容,心里莫名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忽然有点明白木家为什么拼命的都要救回自己的老祖,他是唯一的幸存者和知情人了。

    木合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很快离开了容府。

    容绒没得到自己想知道的,却知道了另一些让她浑身发冷的事情。猿族对萧天权效忠,也许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忠诚,木合似乎在怀疑什么。

    不过这些都可以先放一边,目前要解决的是那个怀孕的西门婉。

    护送封凌去皇宫的云危和子参很快就回来了,看他们的表情,容绒就知道情况不好。

    “凌什么时候能回来?”容绒关心的问。

    子参难得的黑着张脸,欲言又止。云危抢先道:“夫人,你今晚就早点睡吧,公子今晚肯定是回不来了。”

    容绒挑眉,“那明天呢?”

    “估计……也很悬。”

    容绒重重的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萧天权的意思吗?都要去和魔族打仗了,这个时候他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把西门婉塞回到封凌身边?”

    实际上萧天权把西门婉塞到封凌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一直没得逞。封凌留她在封府,却只是把她当管家,之后被赶出了封府,几次三番的想回来都没有成功。

    云危撇撇嘴,不屑的说,“我看这次根本不是萧天权,而是西门婉和萧玉枫自作主张,只不过他们没成功,还差点闹得没命了,才惊动了萧天权。”

    容绒也能看出来,之前应该都是萧玉枫和西门婉的意思,但是西门林凡出现之后就不是了。西门林凡分明是拿到了封凌缺失的那缕灵魂,才制住了封凌,他代表的是萧天权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