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5章无耻之极
    萧玉枫没想到封凌会这么说。

    的确,现在木家就是死咬着要回那株草药,但是那株草药正是他让西门婉拿回来的,不能还给木家。

    他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草药不能换,想其他办法。”

    “那你自己想吧。”封凌随意的道。

    萧玉枫火了,“你利用了容绒,造成了这一切,还想逃避责任?只要容绒能将木家老祖治好,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封凌突然抬起眼,冷冷的盯着他,那双黑眸,像是无尽的深渊要将他吞噬。

    萧玉枫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

    “你想让容绒去给木家老祖治病?容绒凭什么要这么做?是我在利用她,还是你想利用她?”封凌一字一句,滔天的威势逼迫而来,无尽的压力拷问着他的心灵。

    萧玉枫冷汗直冒,后背被汗水湿透,狠狠的摇头,“不!我才没有!是你蛊惑了容绒,我不过是想让容绒改正错误而已!”

    “容绒没错,没有人有资格让她改!”封凌忽然挥手,将萧玉枫狠狠的压趴在地上,懒得再理睬他,转身离去。

    萧玉枫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怨恨的目光阴森的让人发寒,“封凌!你三番两次对我动手,真当本皇子没有脾气吗?你给我等着!”

    容绒做好饭菜之后却发现萧玉枫不见了,惊喜的问:“他是走了吗?还是不小心撞进哪个机关里了?”

    “他还没那么精明,应该是回皇宫了。不过可能会再回来。”封凌丝毫不在意萧玉枫去哪里了,在他看来萧玉枫报复的手段都很低级,没必要在意。

    但是没多久他发现他似乎是小瞧对手了,他低估了对方无耻的程度!

    萧玉枫果然又回来了,但是这次他带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西门婉。

    封凌神色冰冷,萧玉枫是萧天权硬塞过来了,没办法,西门婉凭什么进来?

    “你带她过来做什么?容府不欢迎她,让她走。”容绒不悦的赶人。

    萧玉枫微微一笑,“容绒,你别着急啊。木家和西门家在圣皇城了斗殴,都被地圣军关进了监牢,但是西门婉怀孕了,所以地圣军将她放了。”

    “怀孕了?”容绒愕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怀孕了管我们什么事?”

    西门婉幽怨的忽闪着大眼睛,“我怀的可是封凌的孩子啊。”

    这回轮到封凌震惊了,他震惊西门婉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他立刻看向容绒,容绒已经僵住了。

    他慌忙过去抱住容绒,“容绒,别信她,我没碰过她!”

    “凌,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西门婉眼圈红红的,泪珠在眼眶里晃荡,“那晚,你不记得了吗?在漆黑的屋子里,你抱住了我,你叫着容绒的名字,把我当成了她……”

    容绒缓缓抬起头,看向西门婉,“黑灯瞎火?认错了人?”

    西门婉抽泣了一下,缓缓的点头,“是的,凌把我当成了你,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我有了孩子,我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而且凌也没有后代,我觉得他会想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去死!”封凌不等她说完,已经悍然出手。

    巨大的黑龙呼啸而出,萧玉枫特意从鬼刹卫调来了五名高手立刻上前护住西门婉,他们五人全部都有着封王一炼的实力,却被锐不可当的黑龙给震了出去。

    萧玉枫拉着西门婉身形暴退,险险的躲过了封凌的袭击,两人都是心中骇然,封凌是真的起了杀心,刚才这一招绝对是要劈死西门婉!

    “容绒,你不要信她。”封凌紧紧的抱着容绒,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惊慌。

    容绒此时已经从僵硬的状态清醒过来了,有些古怪的看向西门婉。

    这位大概不知道封凌怕黑,黑灯瞎火的屋子里,封凌别说和西门婉生孩子了,能不能动都两说着。

    封凌却误会了,以为容绒相信了西门婉的话,慌忙将容绒的脸掰过来,“容绒,你看着我,我不会背叛你。”

    容绒从封凌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不安,急忙抱住他,“我知道,我不会离开你。”

    封凌眼中的恐惧渐渐消散了,才发现自己将容绒抱得太紧,慌忙松开了手。

    萧玉枫眼神闪烁,沉声道:“容绒,他骗你的,做过了就是做过了,西门婉已经怀孕了,你还不接受现实吗?”

    容绒白了他一眼,“她说怀孕就怀孕?封凌一直和我在一起,她哪来的机会怀孕?”

    西门婉娇羞的道:“是五个月以前。”

    容绒算算日子,五个月以前她还在妖族学院,那确实不在一起,只好郁闷的道:“我确实不在圣皇城。”

    西门婉笑道:“这就对上了。”

    封凌冷冷的开口,“五个月以前我也不在圣皇城。”

    西门婉脸色一僵,萧玉枫冷冷的开口,“封凌,你不必狡辩,你说不在就不在吗?也许你中途回来过呢?”

    这就是找茬了好吧?容绒暗暗翻了翻美眸,“反正我还是不信,谁能证明她真的怀孕了?我要给她诊脉!”

    西门婉僵硬的面容开始惊慌起来,像个被吓到的孩子一样躲到了萧玉枫的身后,“不要!万一你想伤害我的孩子呢?”

    萧玉枫摇着扇子,也笑吟吟的道:“容绒,西门婉有这个顾虑,你还是不要碰她比较好。”

    容绒不再前进,插着腰道,“行啊,我不碰她。但总要有人给她诊脉吧?”

    “这好办,我去找个医师来就是。”萧玉枫挥手让下人立刻去办,封凌却忽然制止了他。

    萧玉枫冷笑,“怎么?你怕了,不敢请医师?”

    “你请的医师我不放心,让木合来。”封凌冷冷道。

    萧玉枫眼神一变,看了西门婉一眼,西门婉眼神闪烁,却微微点了点头。

    “好,就找木合神医来。到时候诊断出来,让你心服口服。”萧玉枫再次吩咐下人,拿着他的腰牌去地圣军那里将木合请过来。

    下人领命而去,然后众人都沉默了,容绒和封凌冷眼看着对面的两人,整个容府里的氛围都冷的像结了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