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4章西门林凡
    这些天,中州的气氛一直很紧张,应该说听到魔族占据了铁山城的消息之后,中原五州都很紧张。

    但圣皇并没有什么动静,五大妖族的王同样十分的冷静,药宗的灵药还在向外输出,武宗则不是他们能接触到的。

    因此紧张的气氛很快就解除了,天底下的强者们都如此冷静,肯定没什么大事,魔族来了就打,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西门家和木家的事就撞上了这个档口,被一众刚刚从紧张氛围中解脱出来的皇城人拿来放松了。

    西门家的名声在圣皇城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当年支持圣皇攻打魔族自然是令人敬佩,但这三百年来他们除了赚钱也就没别的事了,在中州人心里谈不上什么品德高尚,但也不差就是。

    但这个消息一出来,众人都有种黑心商人的感觉。

    这要多没脸没皮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果然是商人,眼里只有利益。

    但很快,西门家开始骂木家过河拆桥,明明是木家确认功劳是他们的,现在发现不对了,又回过头来骂人,还神医呢,连自家老祖谁治好的都看不出来。

    然后木家也开始被议论了。

    容绒看着双方你骂完我骂,好不过瘾。不过最后竟然还是西门家棋高一筹,借用萧天权的名义,直言自己是圣皇派去给木家治病的,木家不感激还倒打一把。

    而一向是萧天权死忠的木家这次却没有得到萧天权的庇护,无法借用圣皇的名义指责西门家,他们想拿回卧佛草大概是不可能了。

    “这就奇怪了,萧天权是觉得西门家比木家价值更高?”容绒托着下巴,想不明白。现在怎么看都木家更有实力吧。

    封凌摆弄着棋盘上的棋子,“这不奇怪,西门家的家主回来了,萧天权总要给个面子。”

    “西门家的家主!?就是当年耗尽财物支持萧天权的西门林凡?他还活着!”容绒吃了一惊。

    封凌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是什么让你认为西门林凡已经死了?”

    “……”因为她在圣皇城这么久都没有见过这位西门林凡,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人提起过,西门家做主的也一直是他的女儿西门婉,容绒很容易就误会了。

    “西门林凡此人很低调,几乎不露面,也很少在圣皇城呆着,上次他回圣皇城,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封凌淡淡的说着,将一枚黑子下在棋盘上。

    容绒嘴角一抽,一百年,这位还真是放心,就不怕她的女儿把西门家给弄没了?不过西门婉还是很有本事的,西门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就是她弟弟没了……

    她摁了一颗白子在棋盘上,很好奇的问,“那他这次回来想做什么?”

    封凌皱着眉头,瞧着棋盘上混乱的棋子,“你应该问,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

    容绒歪着头,“最近好像没什么大事啊……难道是讨伐魔族?他特意回来支持萧天权讨伐魔族的吗?西门林凡居然这么品德高尚吗?”

    封凌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说他是来发战争财的?”

    容绒一愣,品德高尚什么的当然是调侃,容绒可不认为西门婉她爹是个好人,但是发战争财……中原和魔族打仗他也能发财?

    “一旦打仗,灵药和矿石就成了紧缺物资,魔域矿脉遍地,中原有大批量的灵药。”封凌平静道。

    容绒反应过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不跟卖国贼一样吗?!”

    封凌没说话,容绒忽然脸色苍白起来,“三百年前,他不会就是……”

    封凌抬眼看着她发白的绝美容颜,拉着她重新坐下来。

    容绒怏怏不乐的坐下,虽然想要再问问清楚,但也知道封凌不会说,能提醒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很露骨了。谁能想到支持圣皇攻打魔族的西门家,实际上是在两边倒卖物品赚钱呢?

    “西门家,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容绒忿忿的嘀咕。

    封凌终于落下一子,淡淡道,“别想那么多,西门林凡即使回来,暂时也不会和我们有任何交集。”

    容绒随手下了一个白子,“我只是在消化这个消息。”

    封凌叹口气,终于忍无可忍道:“容绒,棋不是你这么下的!”

    和容绒下棋简直就是一团乱麻,容绒除了基本的规则是对的,其他根本就是乱来,随心所欲。

    封凌想赢倒是很容易,但是针对容绒这乱七八、天马行空的下法,很费脑子。

    容绒很无辜,“我都说了我不会,是你非要拉着我下的。”

    “既然容绒不想下棋,不如我陪你出门去玩玩?”萧玉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容绒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更糟了。

    死皮赖脸的要吃她做的饭菜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位大皇子殿下明显不想走了。

    容府并不是普通的府邸,里面还藏着五千兵马!要是不小心被这位给发现了,她是杀人灭口好呢还是把他削成个白痴好?都会让萧天权发现破绽的好吧。

    “我哪也不想去,谢了。”容绒冷淡的回应。

    萧玉枫笑容冷了几度,“五天还没到呢,容绒。晚餐不想陪我吃了吗?”

    容绒很想说真的不想,不过还是去做饭了,做饭比下棋好玩。

    萧玉枫目送容绒离开,锐利的目光立刻像刀子一样射向封凌,“西门家和木家彻底撕破脸了,在皇城里大打出手你知道吗?”

    封凌漠然,他当然知道这个消息,现在圣皇城里的人大概都知道这个消息,他奇怪的是萧玉枫和他说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

    萧玉枫鄙视的看了封凌一眼,负手而立,“木家和西门家都是父皇忠心的手下,却被你闹得势不两立,这一手玩的真漂亮,还说你没有利用容绒?”

    封凌慵懒的靠在椅背上,这两家撕破脸是他们做事不地道,活该!管他什么事?

    萧玉枫不悦的皱眉,“我命令你,立刻想办法让他们和解。”

    封凌挑眉,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萧玉枫,“让我帮他们和解?行啊。只要西门家肯把那株无名草药还给木家就什么事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