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1章给我做一顿饭
    司双愕然,“封凌敢这么做?”

    在她印象里,封凌就是一个被软禁在圣皇眼皮底下的罪人,怎么会胆大包天的伤害萧玉枫?

    萧玉枫冷笑,“怎么不可能?他都对本皇子直接动手了!容绒嫁给他就是一朵鲜花插了牛粪上。偏偏容绒单纯,被他骗的团团转,被利用了还对他满腔情义。本皇子不会放弃的,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封凌,抢回容绒……”

    司双呆若木鸡,不是被封凌的胆大包天给吓到了,而是被萧玉枫骂骂咧咧的话语给震惊了,萧玉枫至今还想抢回容绒,抢回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女子!

    她稳住心神,小心的劝说道:“殿下,封凌确实大逆不道,可是容绒已经嫁人了……”

    “嫁人了又怎么样?本皇子想要什么女人,谁管得着?就算是父皇也不会反对的。”萧玉枫不以为然道。

    司双心头好似被针扎了一样,失魂落魄。

    她当然知道萧玉枫喜欢容绒,她也知道容绒并不喜欢萧玉枫。

    她原以为容绒嫁人了之后萧玉枫就会放弃,谁想到即使容绒嫁给了封凌,萧玉枫还是不依不饶,还想着容绒!

    “你怎么了?”萧玉枫察觉到司双半天没说话,奇怪的看过来,就发现司双脸色像是生病了一般难看。

    “啊……没事,我只是有些走神了。”司双低下头轻声的说。

    “哦,对了,既然你来了容府,就帮我一个忙吧。帮我把容绒叫过来,我有事和她说。”萧玉枫一脸期待的望着她。

    司双两只手纠结的攥在一起,“殿下,容绒是有夫之妇,你这样纠缠,何苦呢?”

    萧玉枫皱眉,“你不打算帮我?”

    司双黯然下来,“我怕就算去说了,容绒也不会来。”

    萧玉枫笑容缓缓消失了,眼中尽是冷厉之色,“不来吗?那就请你帮我告诉她一个消息吧。”

    屋外,容绒在外面不远处的一个小亭子里,远远地望着这边,等着司双出来。

    司双喜欢萧玉枫,在容绒第一次见司双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一个是人族皇子,一个是蝶族的公主,身份地位实力都很般配,所以容绒闲着没事来撮合了一下。

    虽然机会不大,但万一成了呢?容绒就可以彻底摆脱萧玉枫的纠缠了。

    可是她在刚在小亭子坐下没多久,司双就出来了。

    这么快?连三分钟都没到呢!

    容绒讶异,再一看,司双的脸色白的像鬼一样,该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萧玉枫也太过分了。

    “你还好吧,司双?”容绒慌忙上前,怒气冲冲的安慰,“你好心去看他,他还不领情,你别理他了,以后有的是好男人喜欢你。”

    司双回过神来,就知道容绒误会,她不是被赶出来的,只是不想待下去了。萧玉枫十句话里有三句都离不开容绒,她不想再听了。

    “我只是去看看他而已,看他没事了,我就出来了。”司双拍拍容绒的手,“不过他有事要和你说。”

    容绒一听萧玉枫有事说,就立刻回避,“他不是还伤着在吗?等他好了再说吧。”

    “他说你要的无名草药在他手里。”司双淡淡的说道。

    容绒一愣,没想到萧玉枫所谓能威胁她的事居然是这一件,如果这事是真的,她还真的只能去见一见萧玉枫了。

    送走了司双之后,容绒就见了萧玉枫。

    萧玉枫自信满满的望着容绒,露出志得意满的笑意,“容绒,我就知道你会来见我的。”

    容绒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冷冷的问:“那药草不是被西门婉拿走了吗?怎么会在你手上?”

    萧玉枫傲然一笑,“西门婉也不过是我派去的,东西当然是我做主。怎么样,想要吗?”

    “不想。你自己留着吧。”封凌忽然走进了屋中,很不客气的回了萧玉枫一句。

    萧玉枫盯着封凌那漠然的神色,讽刺的大笑,“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容绒,她想要的东西,你都无所谓。容绒,你看见了吗?你跟的这个男人对你没有一点真心。”

    “……”容绒神色无比古怪的望了萧玉枫一眼,萧玉枫这是误会需要卧佛草的人是她,不过她也不想解释,当成是她需要的更好。

    “你想要什么?”容绒无语的问。

    萧玉枫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先给我做一份午饭来,我要吃你亲手做的。”

    封凌眼中杀机涌动,“你在做白日梦。”

    容绒微微皱眉,“我做饭给你吃,你会把东西给我吗?”

    “当然没那么容易。”萧玉枫微笑着道。

    容绒气乐了,“你怎么就断定我一定会照做?万一我不想要那株药草了呢?”

    “不会的。你对那株药草很看重,不会就这么放弃的。”萧玉枫自信的一笑,朝容绒勾勾手指,“先为我做一顿饭,如果这几天你能让我满意,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不行。”封凌抢先一口拒绝,容绒立刻瞪了他一眼。

    封凌有些无奈,他其实已经不是很在乎那株卧佛草了,落到了萧玉枫手里,就和萧天权手里的那缕灵魂一样,再拿回来,几乎没可能。

    但是容绒就是不死心,她铁了心的要用那株卧佛草给他炼药。

    他冷冷的盯着萧玉枫,一股凌厉的煞气在空气中涌动,血腥的煞气碾压在萧玉枫身上,让他冷汗直冒,感到阵阵心悸。

    “封凌!”萧玉枫顶住压力,勉强与封凌对视。

    “你的要求太多了,最多让容绒给你做顿饭,你把草药给她。”

    “你开什么玩笑?那药材也是很稀罕的,怎么可能一顿饭就能抵消?”

    封凌漫不经心,“连名字都没有,能有什么稀罕的?”

    萧玉枫气的半死,“就算没有名字,那好歹也是几千年年份的药材!”

    “野草长上几千年,也不会变的多珍贵。”

    “……”萧玉枫想骂人,生长几千年的野草?你找一株出来给我看看。可惜他没骂出来,反倒被封凌压得吐血。

    容绒赶紧使眼色让封凌收敛点,别真把萧玉枫给弄死了。